-

不過花昭現在一點反對的表情都不敢露出來。

不然就是阻礙葉名的人生大事了。

她一個弟妹,乾這個不合適,還容易讓人誤會....

趙慧羞羞答答地跟在苗蘭芝後麵,花昭的旁邊,把丁蘭和她帶來的女孩送走了。

不知道的見了,還以為她已經是苗蘭芝的兒媳婦了呢。

葉名當然也被叫出來送客,不用花昭說,他就看出來了。

眼底頓時一片陰雲。

等人一走,他轉身就回房間閉關去了,晚飯都冇出來。

苗蘭芝生氣了,卻不好發火。

趙慧在她看來哪哪都好,人漂亮,會來事,心思也單純,也不嫌葉名年紀大,一門心思撲在他身上。

身體還健康,明年就能生大胖小子!

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離過年還早著,那春聯不急著這一兩天寫完,總不能飯都不吃了。”苗蘭芝對花昭道:“你去把他叫過來吃飯。”

她不顧趙慧在場,說道:“你們兩個說得來,你好好勸勸他,實在不行把他的心裡話掏出來,問問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苗蘭芝的眼神,是認真的。

不想結婚,這是什麼理由?是個男人哪有不想結婚的?

有人照顧自己生活,白天晚上的...有人給自己生孩子,有人老了給自己作伴,哪裡不好?他為什麼不喜歡?

葉名給的理由,苗蘭芝完全不認可。

花昭的額角都在跳,真是接了個燙手山芋。

但是苗蘭芝現在的表情,她根本不能拒絕,不然就是跟她唱反調。

她對葉名的不滿,轉眼就得落到她身上。

彆說是兒媳婦,就是親女兒,敢阻擋大哥的婚事,都得挨噴,冇準還得捱打。

花昭看出來,苗蘭芝這次是認真的,她的忍耐已經到極限了。

“好的,我這就去。”花昭趕緊撤了。

來到小書房,葉名在認認真真地寫字。

寫得還挺開心。

“我明天就去鵬城,不,我今天晚上就走!”花昭道。

葉名的開心頓時冇了。

“你竟然要仍下我一個人跑?!”他脫口而出。

說完就覺得這句話有點不對,但是已經說出去了,也收不回。希望花昭彆誤會....

花昭冇有誤會,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苗蘭芝那最後通牒的眼神。

“我留下乾什麼?給你當盾牌?媽媽的眼神太可怕了,我受不了。”花昭道:“我好不容易經營的婆媳關係,不能因為替你擋刀就消失殆儘了。

“大哥,你於心何忍啊!”

葉名抖著嘴角,確實有點不忍心。

“但是,我也冇辦法啊...不行,我現在就出差。”葉名扔下毛筆就要走。

花昭趕緊攔住他:“你這是要坑死我,我不來找你談倒好,一談倒把你談跑了,媽媽回頭就得吃了我。”

“要不,咱倆一起出差吧!”葉名說道。

說完又覺得不對,趕緊接道:“你去鵬城,我去海南,正好有事要去一趟。”

花昭的思緒一下子被帶歪,她也想去趟海南呢,種榴蓮!

隻不過一直冇機會。

“你什麼時候真去海南的時候提起跟我說,我有事拜托你,幫我買片山,或者幾萬畝地,我有用。”花昭道。

“成交!我現在就去!”葉名掙紮著就要走。

但是花昭的力氣,誰也抗衡不了。

她隻是用她一隻雪白的小手攥著葉名的胳膊,葉名就像被一條鏈子拴在了柱子上似的,一米都走不出去。

而花昭紋絲不動。

他終於領教了花昭的力氣。

花昭朝他笑笑:“我是說將來,你去海南的時候,不是現在,現在,你不親自把媽媽搞定了,哪都去不了。”

“能搞定,我早搞定了。”葉名有些頹敗道:“但是她的思維跟我們的思維,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說不通。

“我跟她說我覺得婚姻很累,她卻以為是冇找對人。”

花昭說道:“也許,她說得是對的呢....遇到對的人,婚姻還是件很開心的事情,你看我和葉舒,還有徐梅,她其實也挺開心的...”

葉名斜她一眼,徐梅那種開心,他可不想要。

“就算你說得對,那也得靠運氣。”葉名道:“而我的運氣顯然不在趙慧身上,我對她冇感覺。她就像個小孩子似的,天真又幼稚,我冇時間哄大孩子,我看到她就頭疼。”

“這個你彆跟我說,你去跟趙慧說,也許會有效果。”花昭道。

葉名頓時陷入沉思。

花昭又一瞬間後悔,好像在教葉名乾壞事似的。

“算了我不管,你自己去搞定媽媽,我,我回去收拾行李去了!”花昭說道:“還有,就當給我個麵子,出去吃頓飯....顯得我勸說成功了!”

說完飛快走了。

“我給你麵子你給我麵子嗎?”葉名朝她的背影嘀咕道。

不過他到底是寫完最後一副春聯,起身去吃飯去了。

見到他果然來了,苗蘭芝有些高興,她突然找到了竅門似的,過去確實用錯了方法,年輕人的問題,就得讓年輕人解決。

她說不通,就讓花昭說!

不過看到隻有他自己回來,花昭不在。

苗蘭芝問道:“花昭呢?她還冇吃完。”

葉名道:“她去鵬城了。”

苗蘭芝.....

“你們一個個的,都討厭我了是不是?都想離我遠遠的是不是?”苗蘭芝有些生氣道。

剛想著用花昭呢,她就跑了!

“不是。”葉名笑道:“她著急讓您再抱孫子呢,您不是說了,等爭分奪秒?馬上就快秋天了,一年又要過去了,我有訊息,明年政策會更緊。”

“哦。”苗蘭芝臉色頓時緩和了。

雖然知道葉名可能是在騙她,替花昭說好話,不過他說得也是事實。

懷孕還得小一年呢,如果不在政策落實之前把孩子生出來,那就不讓生了!就是懷**個月了也得打掉。

想想萬一要是有那種可能,苗蘭芝覺得自己得當場死掉。

“那讓她快走吧,兩個孩子就放在家裡,我們幫忙看著!”苗蘭芝道。

也正好用孩子拴住葉名,不讓他也一副要跑的樣子,彆以為她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