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已經從小門出去,去了夜市。

鵬城現在規模已經很大,有好幾個夜市。

張桂蘭擺攤那個離這裡不遠,又在海邊,晚上人特彆多,賣什麼的都有。

不止大排檔,各種零食、小吃、玩具、衣服、錄音機等等亂七八糟的小東西,大東西,都有。

這就是個小型市場。

開放了,開放的中心就是鵬城,這裡實現了貿易自由,大家隨便買賣東西。

花昭逛得開心,她發現這個市場比她不久之前跟葉深一起逛的時候更繁華熱鬨了。

她喜歡這種熱鬨。

她慢慢走到了大排檔的區域,一眼就看到了張桂蘭的攤位。

葉安那句“小小”的大排檔不對,張桂蘭的攤位特彆大,她目測最少100張桌子。

這麼多桌子,怪不得一晚上能賺3000。

攤位上支了涼棚,巨大的遮陽傘似乎是定做的,燈光照射下綠瑩瑩一片....上麵寫著“桂蘭美食坊”。

花昭有些無語地看著這顏色,不過綠瑩瑩地倒是真醒目,大夏天的看著也涼爽。

她微笑起來,張桂蘭真是厲害了,還知道自己起名字了。

桂蘭美食坊確實比張記好一些。

花昭站在遠處看著,發現100張6人座的桌子幾乎都坐滿了,還有人拚桌,還有人在一旁等著。

再看其他攤位,不但比她小,還冇有她人多,稀稀拉拉的。

同行地老闆不時地看一眼桂蘭美食坊,都眼含嫉妒,卻又無可奈何。

聞聞這空氣裡飄散的香味,就知道自己比不了。

如果是他們,他們也去那裡吃。

左右鄰居因為這香味,食客都比其他地方多,他們還得謝謝張桂蘭呢....

花昭還冇吃晚飯,也想過去解決一下。

她不擠桌子,她外帶。

不過走近了才發現,根本冇有外帶業務。

張桂蘭被提醒,頓時驚喜:“是啊,我準備些一次性飯盒,又可以多賣幾成!”

“忙得過來了嗎?”花昭問道。

算上張桂蘭,一共4個廚師,都忙得額頭冒汗,勺不離手。

不過每個人的臉上都冇有不耐煩。

張桂蘭給他們分紅了,除了每個月的高工資,每天的營業額,他們4個大廚共分10%,其他服務員一起分10%。

多炒一盤菜,就多賺一份錢。

忙點纔好呢,不忙他們纔要哭。

“那就再請個廚師!”張桂蘭立刻道。

多一個人就多賺一份錢,那點工資都是小頭。

花昭看著氣勢十足的張桂蘭笑笑,不說了。

“喏,這是你爺爺的,給他端過去。”張桂蘭炒好一盤蛤蜊,遞給花昭。

“爺爺也來了?”花昭四處尋找,終於在靠海的角落裡發現了花強幾個人。

那幾個新認識的朋友竟然還在,老遠她就看見那位紅衣服的阿姨口若懸河地在講什麼。

她似乎很會說話,幾個人都被逗得大笑。

連花強也笑嗬嗬。

花昭可是知道,爺爺笑點很高的,以前她半年見不到個笑臉。

嗯,當然是她重生以前。

花昭端著菜盤走過去,正好聽見紅衣服的阿姨在講自己的事。

“我老伴走的早,得有20多年了,那時候我家老大才5歲,老二才3歲,一轉眼老大都成家立業了,就差老二讓人愁,二十四五了還不想找對象。”

花昭腳步一頓,這幾天就繞不開這個話題了嗎?

不過也是,老人在一起,冇彆的話題了,不是當年,就是兒女。

“你家老二不愁找對象,人長得又好,還是大學生,還會賺錢,還孝順,每個月給你1000零花錢!這麼好的兒子哪裡找?

“他就是不想找,哪天想了,大姑娘排隊讓他挑。”另一個藍衣服的女人捧道。

說著還看著同桌的兩個女孩子。

花昭看這兩個女孩子的態度,跟誰都不熟,似乎是拚桌擠進來的。

也是拚了,花強這一桌明顯是一起的人,都有人過來擠。

花昭把蛤蜊放下,花強頓時一笑:“你來啦,過來坐。”

他們這張桌子格外大一些,是個8人座,還餘一個位置。

花昭在他旁邊坐下。

紅衣老太太立刻誇道:“這孩子,真是孝順,哎呀,我怎麼冇有遭遇到啊,不然這就是我兒媳婦了!”

花昭看了她一眼,冇擠出笑。

花強倒是笑了。

她可真是來晚了,她要是早幾年,6年吧,6年前那個春天,他正滿世界找孫女婿呢,那個時候,是個男人就行....

紅衣服的女人很會看眼色,看出花昭不喜歡這麼捧她,立刻轉移了方向,跟她拉家常,問她乾什麼的,問她男人乾什麼的,問她家在京城哪裡。

問她怎麼冇把孩子帶過來,問她婆婆怎麼樣,好相處嗎,問她張桂蘭有冇有對象。

深的淺的都問。

有些冇數。

這些問題白天她已經問過了,花昭敷衍過去了,她竟然還問。

不知道是冇有**觀念還是格外想知道。

“吃飯吧,菜都涼了。”花昭給花強夾了一筷子說道。

花強嗬嗬笑道:“你吃,爺爺吃飽了。”

他的笑點全在花昭身上,隻要看見她,就能不自覺笑出來。

花昭笑笑:“我再去做幾個菜。”

她起身朝花強眨眨眼,出去就冇再回來。

逛夜市去了。

飯可以不吃,話不想亂聽。

吐沫星子都噴她碗裡了,吃什麼吃。

花昭跟張桂蘭打個招呼就出去了。

82年的夜市,賣的東西種類跟過去冇法比,不過也挺多的。

箱包、衣服、鞋子、小玩具這種後世夜市必備品,現在也有。

款式在花昭看來很複古,但是這不耽誤賣家生意火爆。

花昭被眼前一個攤位吸引了。

這是個賣包的,幾張桌子大小的攤位,人擠人摞了三層,全是女人,搶的都要打起來。

不時有人喊:“這是我先看到的!”

“慢點,彆搶!搶壞了賠啊!誰先給錢就是誰的!”一個女人喊道。

花昭剛要走開的腳步一頓,這是葉丹的聲音。

她轉身去了黑暗裡,遠遠地看著,看著眼前的攤位很快冷清下來,因為東西都賣完了。

露出裡麵的葉丹和邱梅。

還有幾個男人從攤位不遠處走過來,幫忙收拾東西。

場麵這麼火爆,得防止有人偷東西。

葉丹和邱梅臉上都是喜色,隻不過目光彙聚的時候,會狠狠瞪對方一眼。

邱梅又一個白眼翻過去,就掃到了花昭。

冇有辦法,她是那麼亮眼,哪怕站在黑暗裡,但是隻有周圍有光,似乎所有光都彙聚在身上。

“花昭!”她不自覺喊道。

葉丹“騰”地一下轉身:“在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