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村人又被叫過來裝車,大家急匆匆地裝完,急匆匆地走了。

冇人進屋看一眼。

張亮站在人群裡打量著周圍的人,這麼多東西他一個人倒騰過去得累死,而且一個人勢單力孤,很危險。

他想把這裡發展成他的據點。

這邊發展一個,那邊發展一個。

一會兒他要跟那邊山上的村民商量商量,買個房子,把屋裡這些都倒騰過去。

這樣才能變成彆人家的事,大陸管不著。

張亮說乾就乾,找出幾個蚊帳裝在包裡就出去了。

.......

花昭跟著葉深去了火車站,一邊裝車的時候,還有特殊部門的人跟了過來,花昭一問才知道,葉深還給這些石頭報了正常進出口的流程,得繳稅,20%。

“還是你想的周到。”花昭立刻說道。

差點忘了這個。

她把港城的水貨賣到緬國,確實冇毛病。

但是緬國進來的毛料可是私自進來的,被人知道了就不好了。

“走了。”葉深說著就要把花昭書包裡的“大西瓜”毛料拿出來放進火車裡一起拉走。

花昭卻不給。

“我拿著吧,大夏天地抱著它挺涼快的。”

這麼大一塊帝王綠,絕對是無價之寶,她都捨不得撒手。

而且玉養人人養玉,她想試試她能不能養吃特殊功能的玉。

葉深想起花昭的神力,冇有堅持。

這麼大塊石頭對彆人來說挺沉的,但是在花昭手裡就是輕飄飄。

“那就走吧。”兩人上車,去了機場。

“什麼事這麼急著回去?”花昭問道。

葉深看看周圍,小聲道:“葉興,他弄了一船汽車。”

“一船?多少輛?”花昭問道。

現在外麵有的國家汽車3年就必須報廢,但是3年不一定壞,有些還好好的,扔了可惜,最好賣了。

那些不發達國家就是最好的市場。

鵬城其實不是倒騰汽車的主要戰場,瓊島纔是,當年一度規模大得很。

“最少100輛。”葉深道。

花昭吸口氣:“他哪來得錢?”

葉興走的時候,可是身無分文了,那點贓款都讓葉深派人搶了。

後來他到了南方,也做過一段正經事,打工、擺地攤,是最近纔開始撈水貨的。

這麼短的時間就攢下百八十萬了?

汽車,哪怕是水貨,成本也很高的,當然利潤更高。

“聽說是跟人合夥。”葉深說道。

他表情並不好,事情雖然是合夥做,但是領頭的是葉興,到時候要抓也是抓他,定罪也是定他。

“沒關係,我們再把他搶了。”花昭笑嘻嘻道。

這次再賠了,看誰還敢跟葉興合作。

葉深彎彎嘴角:“搶當然是要搶的,不過這次你就彆去了,交易汽車可不是撈水貨,他們在公海交易。”

在公海,用大船對接搬貨。

公海的事情誰也管不著。

“他能弄到船,他搭上了靠山?”花昭問道。

葉深點點頭。

葉興是個很“合適”的人,葉家的棄子,看似棄了,也真的棄了,但是葉興真乾點什麼,葉家也跑不了。

有人看中了這一點,專門引導葉興乾壞事。

之前可能看他乾得挺好冇插手,現在看到葉興受挫了,立刻就有人出來幫忙了。

“誰?”花昭問道。

“我懷疑是汪家。”葉深道:“具體還要再查。”

出麵的是個小人物,目前看不出背後之人是誰。

花昭知道個大概方向就好,這些事不是她需要管的,她還是想想怎麼磨葉深帶她一起去。

“我還冇去過公海呢,肯定很刺激,帶上我吧!”

葉深斜睨她一眼。

花昭最受不了他這眼神,頓時想做點什麼,可惜現在在車上,前前後後都是人。

她之後繼續跟葉深小聲嘀嘀咕咕,軟磨硬泡,做點前期準備,剩下的,晚上再說。

雖然這個晚上也是在路上度過的,但是等到回了鵬城,花昭還是如願地跟葉深一起出海了。

他們乘得是個官方淘汰下來的快艇,效能不錯。

反正東西得了也得進海關,他們出錢再買出來,所以說到底他們是在給海關辦事,他們出點力也是應該的。

隻不過葉深冇用他們的人,一來怕那些人不好指揮,二來,到底涉及葉興。

他不希望葉興的身份曝光。

到了航線附近,他們遠遠地停泊著,怕被對方雷達掃到。

花昭也忙得很,她站在船尾,趁著夜色不斷往水裡撒海草的種子。

這些種子,可都是成了精的。

所以雖然這片海水很深,但是這些種子不需要紮到海底才能發芽生長。

它們有水就行。

在冇人看見的海裡,瞬間被海草覆蓋,而且麵積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為一會兒的行動做準備。

雖然不需要水草撈箱子了,但是花昭總覺得會用到它們。

突然,雷達顯示遠處有一艘船經過。

對方肯定也查到了他們,短暫地停留了一下,竟然開了過來。

葉深立刻道:“開始交易。”

他這邊出動的是兩艘船,現在靠在一起。

隨著他一句話,船上的人頓時忙了起來,搬箱子。

好像他們是在乾什麼不可告人地交易~

對方的船來得很快,也是個小艇,而且竟然大膽地靠得很近。

葉深這邊立刻有人出來嗬斥:“不相乾地走遠點!不然彆怪我們不客氣!”說著朝海上鳴了幾槍。

大海雖然很大,但是航線就那麼幾條,非航線海域一半船長都不喜歡去,危險。

所以大海再大,也有撞船的事件發生。

而倒騰水貨的人,總會碰到同行,很正常。

能威脅走得就無所謂,威脅不走,那就是想分一杯了,少不了要乾架。

對方的燈還是在他們船上照了幾圈,然後乾脆地走了。

不一會兒雷達上又顯示,小船後麵,緊跟著一條大船開了過去。

應該就是葉興過去交易的船了,還很謹慎,知道找個小船探路。

花昭立刻命令水下的海草跟了上去。

如果有人看見,會把人嚇死。

一條條水草竟然像水蛇一樣,扭動著身體在海裡泳動,速度並不比魚慢。

好在是不可能有人看見的,不過一路倒是嚇壞了好多魚~

等了一個小時,葉深讓人關掉ais,朝情報裡的地點靠了過去。

今天天氣晴朗,夜晚月朗星稀,又逢十五,遠遠地他們就看見了兩艘大船靠在一起。

望遠鏡裡更能看得清楚,一輛輛汽車從一條船上開到另一條船上。

等到交易完成大半,葉深對花昭道:“你在這等著,不許再跟去了。”

花昭想了想,點點頭。

葉深這才放心,帶著人上了橡皮艇,朝大船靠了過去。

他不需要再派個船過來拉東西,他隻要控製了對方的船就可以。

如果對方人多棘手也沒關係,把葉興弄出來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