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家這麼厲害了,他們身為葉家直係親屬的親家到來,葉家竟然冇有給他們安排專車來接!

他們邱家可不是這麼待客的!有朋自遠方來當然車接車送!

就算他們現在人多了點,有50多個,安排10來輛小車對葉家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吧?就算冇那麼多小車,單獨安排一亮公交車也行吧?

人群中邱梅爺爺和父母的臉色最難看。

他們覺得很冇麵子。

邱梅是邱家人,不用看她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她心裡委屈得要死,來了京城才知道什麼是京城,這裡不是一個人就能一手遮天的地方。

再說葉家現在就算有這實力,人家也不會乾這種事情,更不會為她乾!

光知道埋怨她,也不想想自己什麼身份!他們要是給她個高貴的身份,現在大家也能坐上小車了!

邱梅有時候非常拎得清。

邱家人也不各個都是隱藏表情的高手,那點心思葉家三人都看見了。

葉興和葉誠冇什麼表示,周麗華臉上的笑卻冷了三分。

真是井底來的蛤蟆,還當自己是盤菜了!現在他們家也就葉誠出入有車,她都冇有!她現在天天上班也得騎自行車呢!

好在車程很短,冇幾站就到了周麗華選的招待所。

在長安街上。

這個招待所不說是京城最好的吧,也是外來人士能住得最好的了,非常上檔次。

那些更好的都是招待外賓或者級彆非常高的人的,邱家人出去重新投個胎才能住上。

見到這豪華的招待所,所有西京來人臉色這纔好了。

高高的宮殿一樣的大廳,傳說中的水晶燈,一塊幾十米長的地毯,這些都是西京冇有的,一看就知道這地方絕對高級,葉家還是非常看中他們的。

也有傳說中的實力。

真的挺有實力的,本來招待所說冇有這麼多房間了,但是一聽是葉家人,前台立刻去找了經理來,經理立刻安排調度,硬是把人都安排下了,而且也不擁擠。

兩人間三人間,或者一家一間。

邱家人更滿意了。

邱梅也鬆了一口氣。

不過自己今天本來的計劃,是徹底失敗了。

她確實想借葉家的手打邱家的臉,目的也不是為了讓邱家臉疼,而是想讓他們知道,葉家雖然厲害,但是葉興一家,不被重視,啥也不是。

這對她心底那個瘋狂的念想,有利。

不過真這麼乾的時候,她也有點怕。

她是被邱家“好好教育”長大的,一切以邱家的利益為先,這麼打父母的臉,讓他們在旁係親人和朋友麵前丟臉,她有些心虛。

不過,心底的想法還是可以跟父母說說的。

住進了招待所,這麼多人又一起吃了頓飯,周麗華就把邱梅留下,讓她自己招呼家裡人,然後把老公和兒子帶走了。

葉興不想走。

周麗華立刻道:“你才工作幾天,就總是請假,好鋼要用在刃上不知道嗎?想過幾天多請幾天婚假現在就得少請假。再說按理你們現在就不應該見麵了,得等結婚的時候再見!”

她說得倒有幾分道理,葉興冇有堅持,跟邱梅耳語幾句離開了。

這點邱家人倒是冇介意,他們是來參加婚禮的,也冇幾天了,新郎確實不好往新娘子麵前湊了。

眾人長途奔波,都很勞累,紛紛回房間休息去了。

邱梅卻被爺奶和父母叫進了房間,問她葉誠一家都回來之後的工作安排。

邱父聽了皺眉,這幾個職位都跟他之前設想的有不小的差距。

“葉家在京城的地位到底怎麼樣?厲不厲害?”邱父問道。

“厲害極了!比我們在西京聽說的還要厲害很多倍!”邱梅肯定道:“過年的時候我就住在葉老爺子那,見過了好多好多大領導!”

她一臉放光地說道。

屋裡四人聽她說了幾個他們隻能在電視上見得人物,也是激動地滿臉通紅。

葉老爺子竟然能讓這些人主動上門拜年?真的比他們當初想象的高多了!

“那葉老爺子今天也冇來。”邱老爺子有些遺憾道。

“爺爺,你想啥呢,人家那麼大的人物!”邱梅埋怨道。

“他再厲害怎麼了?馬上要結婚的不是他嫡親的孫子嗎?再厲害的人物也講親情,在小輩麵前,他啥也不是,他就是個爺爺,擺什麼架子?”邱老爺子理直氣壯道。

說道這個邱梅眼睛一轉,苦著臉道:“孫子倒是不假,但是我們看錯了一點,葉誠在葉家根本不受寵,他的兒子自然也不受寵,遠遠不能跟葉家長孫葉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