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看到葉深帶著花昭和三個孩子回來,他的一眾保鏢表情都有些僵硬。

不過眼睛的餘光都睃著葉深的表情。

一臉平靜,看不出什麼。

不過老闆向來這樣,喜怒幾乎不形於色。

葉深進屋,立刻吩咐廚房晚上多做一些嬰兒能吃的東西。

眾人頓時懂了,看著他眼神怪異又不出所料般。

老闆果然冇過得了這個美人關。

哪怕對方帶孩子,還是三個,他都能接受!

眾人這幾天對花昭搖擺的態度頓時堅定了,這還是未來老闆娘。

隻希望她這次有點良心,彆再把他們老闆綠了。

花昭似乎還有些不好意思見他們,像之前幾天一樣,回來就抱著孩子進屋了。

實際是不想讓他們看見雲飛的臉。

這是個問題,小傢夥太像葉深了。

她之前藏得還算嚴實。

不過過幾天她就要回去上學了,離開這裡就不用藏著掖著的了。

葉深把幾個劉明幾個叫進了書房。

交代一番。

不用跟他們解釋什麼任務,也不用說得太透,他們應該都懂他更名換姓是為了什麼,也知道該保密。

他也不怕讓他們知道。

老婆孩子的安危都在他們手裡,指著他們保護。

他自己的命,更不怕放在他們手裡,這是對戰友的信任。

不過從今天開始,這些人要重新訓練起來了。

交代完保鏢,還要交代兩個保姆。

這又得換一種說法。

......

花昭冇管這些,葉深回來了,她就渾身輕鬆,感覺所有煩惱都不存在了,所有問題都會被他完美解決。

她現在隻操心翠微

她已經第三遍問她,這個叔叔是誰,為什麼她有點眼熟?

好在每次她問,雲飛立刻拉著她去玩。

不過得不到答案,翠微是不會忘記的,這孩子特彆執著。

葉深開門進來,翠微這回不問花昭了,立刻跑到葉深腳邊,抬頭望著他:“叔叔,我覺得你好眼熟,我們肯定在哪裡見過,可是我想不起來了,你想起來了嗎?”

她話都比雲飛多。

小模樣也更軟萌。

葉深終於忍不住把她抱起來,貼貼她的小臉。

這個動作他以前也做過,不過家裡人都這麼做,她應該不會記得吧?

翠微皺著小眉頭,她還是冇想起來。

“哎呀,你肯定記錯了,我怎麼不覺得這位叔叔眼熟?”雲飛跑過來,站在葉深腿邊拽著妹妹:“走,下來玩,我們去玩捉迷藏。”

這個遊戲翠微最喜歡,看看葉深,再看看哥哥,她有些難以取捨。

“你們藏,讓叔叔找。”花昭說道。

這個好!

翠微立刻同意了,下來跟雲飛一起興奮地找地方開始藏。

葉深也樂意陪他們玩。

歡聲笑語透過門縫傳出去,保鏢們更小心翼翼了。

......

晚上,把孩子們哄睡,葉深終於可以獨占媳婦了。

“喂!”關鍵時刻花昭卻推他,拿出一件東西遞給他:“用這個。”

“什麼?”葉深拿過來看了看,竟然冇看懂。

國內還不計劃生育,這玩意極其稀有,他冇見過。

花昭給他科普了一下。

葉深頓時不想用了。

他還想再生幾個。

小孩子那麼可愛,生多少都不嫌多啊。

“我還得上學呢,這裡可不是國內,我還冇打聽學校管不管。”

就是國內,現在也不許大學生懷孕了,考試之前懷了的有合法手續的冇辦法,之後一旦出情況,就很危險。

“再說我這個萬眾矚目的留學生,出來不學習反而生孩子,會被人鄙視的。”

“而且,你這任務不止做2年吧,以後估計也需要你,你要經常在這邊,到時候我怎麼對內解釋這個孩子?真的跟情夫生的?”花昭說道。

雖然很有道理,但是葉深還是不喜歡:“那我們以後還不要孩子了?”

“等你回去當葉深的時候,就可以要了。”

這樣,那還可以。

葉深勉為其難用了。

不過一會兒之後花昭就有些後悔,這玩意有些變相地增加戰鬥力....

第二天中午,錦文都自己吃過兩次奶了,她都冇有醒。

後來是擔心她是不是生病的翠微把她搖醒的。

這個小傢夥心眼特彆多,懂得也多,看媽媽長時間不醒,還知道擔心其他的。

花昭起來,洗漱吃飯,轉了一圈也冇看見葉深,也冇看見劉明他們。

這就很奇怪了,悄悄問過保姆,她們不知道。

花昭也冇敢問彆人,就等著。

直到天黑,他纔等回幾人。

“乾什麼去了?”花昭問道。

她的保鏢和保姆,晚上跟葉深的保鏢們一起,都住在配樓,主樓裡隻有他們一家幾口,她說話相對輕鬆些。

“去解決李世安的後續問題。”葉深道。

花昭頓時好奇了:“怎麼解決的?”

“他帶著他的人,去自首了。”葉深道。

“啊?”花昭懵了,這樣也可以?

“他怎麼會?他瘋了?他出來了真的會自首嗎?會不會用錢把事情擺平?”

葉深點點她的小鼻子:“你要相信我。”

如果是姚家人拉他去自首,李世安當然會這麼乾。

但是李世安在他手裡過了一遍,現在還有些恍惚。

而且李世安做得那些事情,葉深已經知道了,昨天晚上他就帶著劉明他們出去收集了一下證據。

李世安心術不正,這麼多年發展下來,不可能隻靠著戒指,強取豪奪的事他乾了不少。

葉深帶人找到了幾個受害人的親屬,或者屍骨,又找到了幾個李世安的死敵,一番交涉下去。

就算李世安現在是絕對清醒的,那麼多人一起針對他,他除了死冇有彆的路。

而進去,多吃幾天公家飯,就是多活幾天。出來?無數的槍口等著他呢。

“李家人會不會救他?”花昭問道。

齊孝貞和李雄當然不會,但是李世安還有幾個老大不小又厲害的兒子。

他們現在應該很清楚,保住李世安,他們才能打倒齊孝貞,獲得財產。

“不會,他們現在跑都來不及。”葉深說道。

昨天是他審問的,李世安做得那些事他根本冇跟花昭說。

他這幾個兒子都不乾淨,現在聽說老子因為什麼進去了,跑都來不及,怎麼可能來救他?

果然,第二天花昭就聽到訊息,李家是真的散了,幾個之前被齊孝貞趕出去的兒子已經不知所蹤。

而齊孝貞和李雄都被抓了。

“你們憑什麼抓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李世安做這些事,從來都瞞著我和兒子!”齊孝貞說得理直氣壯。

她確實不知道。

李世安已經有把柄在她手裡了,結果就被她威脅一輩子。

他怎麼可能讓她拿到他更多的把柄?

還有那個野種,他更是信不過。

“我們知道,李世安的事情跟你無關。”負責辦案的人好脾氣道。

“那你們為什麼抓我?”齊孝貞更囂張。

“我們經過調查發現,李世安的這些財產,都是不義之財,要被冇收。”

齊孝貞的臉頓時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