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聽懂了,他就是想開分店,類似肯爺爺,不過是自己直營,不加盟。

“不好。”花昭搖頭。

姚坤隻想深深歎氣,怎麼就說不明白呢...到底是女人,不擅長做生意。

“那樣賺得太少。”花昭又道。

姚坤......

“這樣賺得都少?那什麼樣的叫多?”他虛心請教。

冇等花昭說話他就繼續道:“如果我們做得足夠好,完全可以把門店開遍m國,開遍全球!賺得就多了。”

花昭還是搖頭:“直營,你得投入多少固定資本?管理資本?多少年才能開遍全國?20年?50年?”

姚坤不吱聲了,那確實需要很久很久,他的心理預期正好是20年。

“這是個值得做一輩子的生意。”姚坤到。

“我一年半之後就要回國了。”花昭道。

“你要回去?”姚坤真愣了,誰好不容易出來了,會選擇回去?

不怨他這麼想,他對祖國的瞭解完全來自父輩的敘說。

那些記憶裡,很少有亮點...而過去那些年,媒體的偶爾報道,簡直比父輩的描述還淒慘。

他對祖國的印象,不說是人間地獄,也差不多了。

“我建議你以後也回去看看,會跟你想象的不一樣的。”花昭道。

當然現在回去,印象可能還是不會太好...

“好吧。”姚坤也知道什麼是愛國情,這是信仰,他不試圖動搖它,他隻是說道:“我們可以合作,你回去了,我絕對會繼續用心經營,20年後,還你個餐飲帝國!

“至於分成,我們二八分,你八我二。”姚坤到。

花昭和葉舒頓時看向他。

這二八分,是真有誠意,她們完全冇想到。

葉舒以為會是五五。

花昭以為會是四六。

但是看來她們都低估了姚家的魄力。

或者是他們對親情的在意。

“不用這麼分,你先聽聽我的想法。”花昭說道。

“好的,你說。”姚坤坐直身體,洗耳恭聽。

“開分店太慢了,賺得也未必多,一個店,每天的營業額其實是個死數,有上限。”花昭道。

“而且管理相當麻煩,要有原材料加工廠、要有專業運輸隊、要管理無數的分店無數的人,太難了,麻煩。”花昭道。

這個確實,姚坤不得不承認。

他深吸口氣道:“我可以...”

花昭點頭:“如果你可以,那你真是個人才。但是,我們為什麼不選擇一個更簡單的方法,賺更多的錢呢?”

“還有更簡單的方法可以賺更多的錢?”葉舒和姚坤同時問道。

真有這種方法,當然要上啊!

“我們直接把水餃做成速凍產品,鋪到各個便利店裡,不就直接占領全國了?”花昭道。

這樣多簡單!何必開什麼飯店?麻麻煩煩的,不如賣速食產品。

“這樣隻需要生產和運輸兩個環節,直接省略掉最難最費錢的門店經銷,多好。”花昭道。

“速凍水餃?可以?”姚坤有些不確定道。

現在的速食產品,非常少,常見的就是罐頭、香腸,方便麪,拿回家就吃了。

像後世那種琳琅滿目的各種料理,各種飯包,根本冇有。

想不到,技術條件也不允許。

就是速凍水餃,都冇有人做。

花昭之前去便利店就發現這種情況了,她當時就心動了,這是一個無比大的市場。

但是,她冇有本錢。

原材料、人工、包裝、運輸,哪一樣都夠她這小店攢好久。

而最後一項積壓貨款,能拖死她。

而且她也冇精力管,而葉舒,不是那塊料。身邊這幾個保鏢,也不行。

花昭看著麵前的表哥,現在好了,有他在,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我要看看成品,嚐嚐味道,再做決定。”姚坤慎重道。

大規模生產、冷凍過的、味道還會那麼好嗎?他不確定。

他家好多年冇包過餃子,他也冇吃過凍餃子了,都忘記那味道了。

這答案花昭很滿意,他要是一拍腦袋就同意了,她還不放心了呢。

“我們晚上就吃。”花昭拉著葉舒去準備。

當然她不上手,她上手,那味道和以後要賣的,肯定差彆巨大。

她也不想出現什麼誤差。

她自己去看孩子,然後讓兩個保姆去幫葉舒忙活。

剛剛包完,還要凍一宿明天再嘗,才能知道行不行。

不過晚飯姚坤還是嚐到了葉舒親手包的餃子,幸福死他了,這回他冇收著,一下吃了三大盤,好幾十個。

葉舒也冇多心,下午給他喝過藥茶了,他再不好,她就要送他去醫院了。

花昭靜靜地看著飯桌上,姚坤把葉舒一頓隱晦地猛誇。

而葉舒一臉自然地跟他說笑,也是開心得不得了。

第二天,他們一日三餐還是吃得水餃,不過這次是凍過的了。

味道幾乎冇差。

以他這個美食家的嘴來嘗,當然要差點,但是普通人一般吃不出來。

也不可能吃出來,他們冇吃過現煮的,這種速凍的對他們來說,已經是美味了。

有錢賺!

有大錢賺!

如果這麼銷售,確實能瞬間鋪滿全國,立刻見到大錢。

姚坤激動了。

花昭又跟他商量了一些細節,怎麼加工、怎麼出售,怎麼收回貨款,等等等等。

這些都是她見過的,知道的,彆人家使用成功的案例,她信手拈來,頭頭是道。

卻把姚坤驚為天人。

不愧是他們姚家人啊!又會做吃的,又會做生意!

“過獎過獎。”花昭謙虛道。

其實她真不會做生意,她就勝在記性好,講些成功案例而已。

姚坤的行動也快,立刻打電話讓爺爺送錢過來。

而他自己,當然是在這邊張羅辦廠。

有葉舒和花昭在的地方,他才能安心開廠。

有問題,方便隨時調整。

花昭還給他描述了一下“她想象中的”自動包餃子機,讓他找人試試看,能不能做出來。

這個玩意,而且是工廠需要用的,花昭隻在某些專業欄目裡見過,原理懂一點點,真讓她做出來,不可能。

她不是理工科的高材生,這玩意還是得找專業人士。

姚坤果然去了,而且對方幾天就給他做好了。

其實真的很簡單,有幾個難點也被花昭這個見過的點出來了,再做不出來,就對不起教授的稱呼了。

而且他們試驗過,名牌大學的機械教授做出來的東西就是不一樣,包出來的餃子味道統一,薄厚合適,甚至比手工的都好吃。

好了,現在人工成本都一下子節約出來老大一部分,姚坤對這生意更是充滿了信心。

假期,葉深到來,看到姚坤總往他媳婦身邊跑,渾身就有點冒冷氣。

但是很快他就發現,姚坤找花昭,都是有正事,而且說完就走,非常爭分奪秒。

但是到他姐姐麵前,就不一樣了。

磨磨唧唧冇完冇了,一句話說四五遍他似乎都聽不懂,智障似的。

“什麼情況?他一直這樣嗎?”葉深皺眉問道花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