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你有意見?”花昭伸手撫平他的眉心問道。

“他今年好像才25。”葉深道。

比葉舒小8歲!

“這傻子是不是還不知道?”葉深問道。

本來姚坤在他眼裡,起碼是個正常人。

但是此時此刻,姚坤就是個傻子了,以後都是!

花昭又笑:“你這是弟弟對姐夫的天然敵意吧?”

“姐什麼夫?”葉深斜了她一眼。

那眼神,頓時把花昭勾住了。

剛剛吃完午飯,現在是午休時間了,她有兩個小時....

“來來來,恒哥哥,我有事找你談談!~”花昭拽著他的領帶就把他拽進屋裡。

葉深眼角眉梢都是忍不住的溫柔笑意。

姚坤掃了一眼看見,突然想起,他上次來的目的,其實是要問問花昭是不是被強迫跟蘇恒這個可怕的男人在一起的。

結果被餃子一打岔,忘了。

但是現在他發現,他也不需要問了。

就剛纔蘇恒那眼神,甜得都要擠出蜜了。

他轉頭看向一旁正在看電視的葉舒,他要是這麼看她,她能不能看懂?

不知道看到什麼,葉舒哈哈笑了起來。

那笑容,乾淨又純粹,像個小孩子。

啊,她肯定看不懂!姚坤無奈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葉舒可以像花昭看蘇恒一樣看他。

“你不看電視看我乾什麼?”葉舒突然轉頭,隨口說道。

“哦哦,我在想事情。”姚坤立刻道。

“那你慢慢想吧,我要睡覺去了。”葉舒扔了手裡的蘋果核,瀟灑地走了。

但是關上房門的一瞬間,她就靠著門上扶額。

如果說一開始冇往那方麵想,冇發現是正常。

但是現在姚坤都在她身邊晃了一個來月了,而且表現得越來越明顯。

她看不出來就是傻子了。

她是什麼人?她身邊追求者好多的!

她也演過愛情戲,哪能不懂這個。

“造孽啊。”葉舒歎口氣,想去找花昭聊聊。

突然想起,這時候去不合適,剛纔她可冇有專心看電視,她寒毛都豎起來盯著周圍呢。

葉深發現姚坤的異常她都聽到了。

而且好像非常不看好。

她也看不好,她比他大八歲呢,這個傻子還真不知道。

不行,現在就去跟他說說。

葉舒又不睡覺了,溜溜達達地下樓了。

姚坤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過仔細看就會發現他眼睛是直的,實際在發呆。

“想什麼呢?”葉舒突然出聲,嚇了姚坤一跳。

不過見她下來,姚坤自然驚喜。

“想...工廠的事情。”姚坤道。

“哦,那你等會再想,現在趕緊想想下個月送我什麼禮物吧。”葉舒說道。

主動要禮物?什麼情況看?姚坤希冀地看著她。

“我下個月過生日!33歲生日!驚喜吧?讓你趕上了。”葉舒笑道。

姚坤明顯一愣:“多少歲?33?開玩笑吧?你看起來就像23!”

33歲,在他的印象裡,應該是輕度大媽了。

原諒他在這裡長大,金髮美女最漂亮的時候可能是13,18都像28,過了30,真不好說了。

而葉舒,真的太年輕了。

葉舒其實緊緊盯著姚坤的眼睛,發現他眼底隻有驚訝,並冇有什麼失望、嫌棄。

她也是一愣,不過心底莫名地鬆口氣,心情也飛揚起來。

“真33了,不信你看我駕照。”葉舒把駕照遞給他。

姚坤看了看,果然冇騙他。

“那你可真厲害了,保養得這麼好。用的什麼護膚品?之前你都在國內,用的國內品牌?這也許也是個大生意...”姚坤竟然道。

葉舒眨眨眼,這是什麼思路?

“你不是勵誌要創辦飲食帝國嗎?又要賣化妝品了?”

“冇有,但是我有個朋友專門做這個的,我可要介紹給他,賺個抽成。”姚坤道。

葉舒,好吧,她無話可說。

“你這腦子轉得真快,什麼事情都能想到賺錢。不像我前夫,隻想著花錢。”葉舒又道。

姚坤的眼神這才驚了:“前夫?”

“是啊,我離過婚。”葉舒自然道:“三年了。”

姚坤呆愣了半晌,竟然鬆了一口長氣。

還好,是離婚,不是結婚。

還好,是前夫,不是丈夫。

嚇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