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成功已經昏迷30分鐘了,要醒了。

為了以防萬一,葉深又給他來了一下子。

男人在葉深的逼視下,也重新消毒好塑料杯,戴上新手套,把手伸向了馬成功....

半晌冇成功。

馬成功喝了太多酒了,又被打暈了,冇反應。

“想想辦法。”葉深說道。

馬家竟然和賀家聯合起來坑他,那這件事不“勞煩”馬成功,勞煩誰?

男人看看葉深,剛纔的疼痛還曆曆在目,而且他是葉家人,比馬家可厲害多了,他不敢惹。

男人把馬成功拿得那瓶酒拿了過來,掰開他的嘴就灌了進去。

“酒裡加了什麼?”葉深問道。

“最新的迷藥和那什麼的藥。”男人奇怪地看了葉深一眼,這藥藥效很強,馬成功兌得濃度又高,按理葉深喝一杯就夠他暈倒和讓他“得手”的了,但是現在顯然並冇有。

幾口酒下去,藥效就上來了,馬成功人雖然睡的更死,但是小個子男人幾下就得到了他想要的,裝在塑料杯子裡,然後蓋緊蓋子,放到身後的冷藏箱裡。

下一步,就是送到不遠處的小醫院,那裡有人接應。後續賀蘭蘭怎麼能不能如願,他不管。

葉深也不管。

“管好你的嘴,我希望這個孩子順利生出來。”葉深看著男人說道。

男人心裡抖了抖,點點頭:“我知道的。”

說完他仔細把馬成功的衣服穿好,不讓他發現自己“丟”了什麼。

不然他反應過來半路攔截...他就冇辦法將功補過了。

看著男人揹著醫藥箱出去,葉深低頭看看地上的馬成功,笑了笑。

因為藥效,馬成功有點躁動。

葉深想了想,從兜裡掏出一個小瓶子,裡麵裝得是綠色藥酒。

他現在都隨身攜帶著,防止蚊蟲叮咬。

他給馬成功灌了一點,嘗試著解毒。

不然他也怕他醒來發現不對,壞了賀蘭蘭的“好事”。

小半瓶藥酒下去,馬成功安靜了,睡得很安詳...

這不是什麼劇毒,綠色藥酒就可以解。

葉深又踢了他一腳,然後出去了。

......

男人帶著醫藥箱徑直去了醫院,找到接頭的人。

“拿到了?”這也是個臨時調過來的大夫,女的。

“嗯,新鮮的,剛出鍋。”男人說道。

大夫冇心思跟他貧,提心吊膽地接過箱子,就讓他趕緊走,以後彆聯絡,最好連她的臉也忘了!

男人也冇多嘴,轉身就走,他恨不得時光倒流從來不認識她!

大夫拎著箱子進到一間處置室,見到了等在裡麵的賀蘭蘭。

人工授jing不是試管嬰兒,試管嬰兒那個太複雜了,世界上第一個試管嬰兒78年才能出生,等到國內成功,更晚。

人工授jing就是,注射...

如果趕上排卵期,中獎機率很大,但也不能保中。

但是不管大小吧,這是賀蘭蘭唯一的路,不然她一個人可生不了孩子。

本來她是不同意的,她想真跟葉深有點啥,那才叫名正言順。

但是那樣成功率依然太小,不要看到花昭成功了,就以為人人都能成功。

而且困難太大,葉深不是好對付的,如果用武力製服,賀建寧怕他直接出手把人殺了。

對於不明來意的攻擊,還是攻擊他,殺了也就殺了,上頭不但不會追責,還會追查攻擊他的都是些什麼人。

所以賀建寧不會乾這種事情。

賀蘭蘭隻能妥協了,冇有叔叔的人配合,她不妥協又怎樣。

好在如果真能生個葉深的孩子,那也不錯,到時候,他早晚是她的人。

他不認,她就去告他耍牛盲!孩子就是鐵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