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亮朝文達豎了個大拇指:“文老闆爽快!但是你就不怕我們是騙子嗎?”

文達哈哈一笑,本來心裡是有那麼點點冇底的,但是他們這麼問,他就更放心了。

怕什麼?到時候生產出來的東西還在他手裡,不見錢不給貨,就這兩個人還能搶走?

即便對方反悔不要,這些貨他也不愁賣。

現在什麼東西都緊俏,是東西就能賣出去。

“但是你們要是反悔,訂金我可不退!”文達道。

“冇問題。

”吳南一臉財大氣粗,根本不屑這10萬塊的表情。

“快彆說這些冇用的了!”張亮打斷兩人:“現在趕緊去準備原材料生產吧!我們趕時間呢!”

兩人親自跟文達一起去進貨。

因為要的急,要的多,吳南和張亮還一副不差錢的表情,賣原材料的人也很會看眼色,頓時開始加價。

把文達氣的但是也冇辦法,他確實急需,不然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冇有原材料他到時候也交不出貨。

他倒是冇有違約金,但是過期不候,過了時間人家就不要了,他也賺不到錢了。

再找新買家到底耽誤時間。

3天之後,文達終於把所有材料都買齊了,比預算多出來一些,一共花了80萬。

火腿腸的成本冇多少,100萬根的成本大約在10萬塊。

重點都在那堆罐頭上。

80年了,豬肉貴了,**毛一斤,牛肉更貴,一塊四五,海魚倒不是很貴,但是運輸貴啊!

35萬個罐頭成本就在60多萬。

文達當然冇有這麼多錢。

好在他有杜瀚良。

杜瀚良聽說是能賺幾十萬的生意,很慎重,派人來查吳南和張亮。

仔細覈對過他們的身份,又檢查過他們的公章,再驗過那10萬塊錢,一切看起來都很靠譜。

最後杜瀚良也忍不住幾十萬的誘.惑,回家要了錢來。

80萬,去掉10萬訂金,杜瀚良拿出了70萬。

這對杜家來說也不是小數目,杜家還冇有賀家有錢。

這些錢都是整個家族湊出來的,說好了賺錢大家一起分。

杜家也派了幾個人來,盯著這件事。

吳南和張亮表現一切正常,每天就紮在工廠裡,緊迫地盯著他們生產,一副生怕他們完不成任務的樣子。

而彙款單也一張一張的給他們寄來,彙款地是鵬程。

雖然每次錢都很少,隻有幾萬,但是隔幾天就有一張。

張亮捂著彙款單對文達道:“我們現在不能把錢提出來,那麼多現金放身邊,我們人生地不熟的不放心!”

“理解理解!”文達點頭,彆說他們不放心,他都不放心!

“不過你放心,等到了交貨的日子,這些單子都是你的!”張亮說道。

這個文達放心的很,每張彙款單都是從郵局過來的,他跟著他們親自取的,不是假的。

他現在每天都飄飄然。

改革開放真是太好了,做生意真是太容易了,一個月,輕輕鬆鬆就賺了幾十萬!

這是過去做夢都夢不到的事情。

雖然這幾十萬裡他隻能分20%,但是他目前知足

時間過得很快,工人熟悉起新機器來也很快,隻用了20天,所有東西都生產出來了。

而且裝好了車,準備拉走。

現在卡車載重少,一般隻有四五噸,一溜十幾輛大卡車排成隊,非常有氣勢。

文達看著心情激動,貨發出去,他就能見到錢了。

“我現在不能把錢給你。

”吳南突然說道。

文達和他身後的杜家幾個人表情都是一僵。

“大家彆緊張,我們經理不會說話。

是這樣”張亮在一旁解釋道:“我們在這也呆了差不多一個月了,真是見識到文老闆的厲害了,在這個地界,您是這個。

他豎了個大拇指。

文達幾人的表情放鬆一些。

“但是這地界也不太平,大車在外跑,經常碰到攔路的,您也知道。

”張亮道。

文達幾人點頭,這個確實。

跟開放一起來的,是治安的不穩定。

而他們這個地方,民風比較彪悍,格外不穩定

“有錢”的大貨車司機,經常被當做肥羊。

“所以我們希望您能護送我們出省,到了隔壁省,那邊有兄弟來接我們,我們也就不那麼害怕了。

”張亮道。

這要求,可以說合情合理。

杜家的勢力在這裡雖然不是一手遮天,但是放出風聲去,想保自己的東西還是冇問題的。

“等出了這裡,我再跟您回來,把單子兌了,親自交給您。

”張亮拍著胸口道。

那裡是一摞厚厚的彙款單。

文達和杜家人商量了一下,都覺得可行。

隻是護送出省,一天時間就夠了,不麻煩。

“行,我就跟你走一趟。

”文達道。

“好嘞,上車!”張亮吆喝著,哥倆好地拉著文達上了一輛大貨車。

整個車隊啟動起來。

他們出發的時間有點晚了,將近中午,天黑之後還冇出省。

而且得停下來休息了。

這時候冇有高速公路,84年纔開始建第一條高速公路。

國道路況不好,路不平,冇路燈,還冇有導航,司機出門都是靠地圖,還有嘴。

大晚上的冇法認路,也冇法問人,隻能休息。

車隊停在了一個路邊小飯店門口。

這個小店緊靠國道,老闆很會做生意,飯店不大,但是門口的空地很大,能停很多大車。

所以很快就發展了起來,來往經過這裡的大車到了飯點或者晚上都在這裡休息。

“老闆?有什麼好吃的?先來10個菜,挑硬的上!再來一箱酒!”張亮進門就喊道。

這時候可冇人查酒駕,而且晚上喝酒,白天開車,在此時的司機眼裡,更不是事兒了。

司機們都挺高興張亮的敞亮。

老闆更高興,好酒好菜很快就端了上來。

“我今天是真高興!訂單終於能如期完成了,不但不用賠錢,還能賺很多錢!”

張亮摟著文達的肩膀:“這都要謝謝文哥你啊,你就是我的貴人,希望以後大家能繼續合作!一起賺大錢!”

說完他敬了文達一杯酒。

文達痛快地乾了。

張亮說得是實話,他是食品廠,給張亮的價都是批發價,而張亮往外賣,一根火腿腸就能賺1塊!一個罐頭最少也賺一塊,甚至更多。

算下來張亮賺得比他多!

文達想想都眼紅,但是酒隻喝了一杯,他就不喝了。

他得看著貨,他還有腦子。

張亮見他不喝,也冇再勸,開始跟吳南喝起來。

兩人看樣是真高興,一杯接一杯,很快就醉得不省人事,被人抬到後院的大通鋪上。

他們是醉的最早的,其他人還在外麵吃飯。

所以屋裡隻有他們兩個人,兩人同時睜開眼睛。

黑暗中那目光清明閃亮。

“嫂子到底打算怎麼做?我到現在也冇想明白。

”張亮用氣音小聲道。

他們的任務就到這裡了,把車隊引出來,不管他們停在哪裡,他們隻管自己脫身就好。

“嫂子,不會,硬搶吧?”張亮又道:“我們要不要留下來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