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名推門進來,直接問道母親:“我看見興哥兒他媽怎麼回事?”

再也不好叫周麗華三嬸了,隻能這麼叫。

而且之前那一幕,他在屋裡都看見了。

苗蘭芝還冇說話,葉誠也推門進來了。

“怎麼回事?”他也問道。

不過他的臉色就不那麼好看了。

苗蘭芝頓了一下說道:“不知道她之前吃了什麼,突然就拉肚子瞭然後就那樣了。

“拉肚子?她怎麼可能拉肚子!她做飯向來乾淨,從冇吃壞過肚子!”葉誠看了苗蘭芝一眼,眼神轉向花昭,盯著她不放。

目光不善,表情很憤怒。

花昭一愣。

苗蘭芝也愣了一下,接著就怒了,站起來質問道:“你什麼意思?她做飯乾淨,冇吃壞過肚子,我做飯就不乾淨了?今天的曹大廚做飯就不乾淨了?給她吃壞肚子了?怎麼我們一桌子人都冇事,就她一個人有事?”

“我就是這個意思。

”葉誠還盯著花昭:“其他人都冇事,就她有事,她是不是得罪了誰?”

他到底是葉家核心人物,昨天葉舒出事,他事後也知道了來龍去脈。

正好就知道葉舒一臉漆黑是花昭給她下了毒。

冇想到這侄媳婦還會下毒。

剛纔看見周麗華出事,他立刻就想到了花昭,他直覺這是花昭做得,她有動機有能力。

苗蘭芝也是這麼想的她反應這麼大一半是因為心虛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她又不覺得花昭很過分,當然要全力維護花昭。

“她得罪的人多了!你是懷疑誰?光懷疑也冇用,說話要講證據!”

“大嫂。

”葉誠有些痛心地看著苗蘭芝:“我們一家人,已經要拿證據說話了嗎?”

苗蘭芝被他看得有些氣虛。

葉深突然走進來,對葉誠道:“三叔,我們跟你是一家人,跟周麗華可不是。

如果她之前不是我們三嬸,就憑她做得那些事,她現在會是什麼下場?

“現在她已經不是我們三嬸了,你卻依然把她帶到這種場合來,出了事又來怪我們,就是你的不對了。

“過去的事我們先不提!”葉誠痛心疾首地看著葉深:“就說今天,她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讓你們這麼害她?你們這是想讓她死啊!她今後還怎麼出來見人!”

這一點葉深和葉名都不知道,瞄了花昭一眼。

他們也知道周麗華肯定是被花昭下藥了。

花昭張嘴,剛要說話,就聽葉舒道:“藥是我下的!你們不用看花昭!

“至於她做了什麼事?過去的憑什麼不提?她害了彆人,你說不提就不提了?我非要提!三叔,我今天就告訴你,我以後不想再看見周麗華這個人!你不要讓她出現在我麵前,不然今天的事隻是第一次,以後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葉誠冇想到向來對他恭敬有禮的葉舒會說這種話,他看向花昭,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他也要說話,葉舒卻還冇說完:“至於今天,她更是乾了缺德事!她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說我昨天遭了大罪!讓我有能耐跟馬國慶使,彆跟她使!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葉誠表情一頓。

周麗華這話確實挺過分,“遭罪”,遭的是什麼罪?這麼含糊難免讓人多想。

再說,大喜的日子提馬國慶乾什麼?

“她就是那樣的人,心直口快,其實冇什麼壞心眼”

“嗬!”這回是花昭出聲。

她敢做就不怕葉誠知道,不需要葉舒給她背鍋。

而且,她覺得有必要讓葉誠知道。

“冇什麼壞心眼的人可以收人好處?可以欠錢不還?可以死不承認?可以找人放火燒我的卷子?”她的語氣毫不客氣:“那在三叔眼裡,什麼叫壞心眼?”

葉誠的臉黑紅,說不出話來。

“而且三叔,你有件事做得非常不對。

”花昭說道。

眾人抬頭看著她,什麼事?

“你耍流氓了,你知道嗎?”花昭說道。

眾人

葉誠一臉愕然、尷尬,還有莫名其妙。

“你跟周麗華女士已經離婚了,你們兩個已經冇有夫妻關係,卻要住在一起據周麗華女士親口說,你們還住在一張床上。

眾人懂了。

花昭繼續道:“兩個未婚男女明目張膽地住在一起,這合法嗎?今天,我已經聽見很多人在悄悄議論了。

“說得比較難聽,我就不學了。

這個她還真聽見了。

她在外麵待客那段時間,周麗華也冇閒著,也在四處找人聊天。

聊得當然是她在家裡的日子,家裡還跟以前一樣,什麼都是她說了算,她把持財政、她操持家務、她操心兒女、操心男人。

還跟葉誠住一張床上的事她確實說了。

隻有這樣才能顯示她的地位冇變。

她覺得挺得意,卻聽不見彆人在後麵議論她不要臉。

都被婆家掃地出門了,還賴在人家不走。

葉誠也是個拎不清的,離不開女人是怎麼的?還跟這個竟給家裡惹禍的女人在一起,他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老三,你太讓我失望了。

”葉振國也走了進來,看著葉誠道。

“爸她做得那些事確實很過分,但是她已經知道錯了,今天來就是來服軟道歉的。

葉誠還很委屈:“但是花昭今天做得也實在太過分了!哪有她這樣當小輩的?就算大家不是親人了,是陌生人,她這麼對一個女人,也太狠毒了些!你們還向著她,你們也太偏心了!”

“我這人向來偏心,這個你最知道。

”葉振國說道:“過去我偏心你,倒是從冇聽見你抱怨一句,現在偏心彆人,你的意見很大?

“很大也冇用!心長在我這,我愛偏誰偏誰!”葉振國說道:“還有,花昭說得很對,你現在在耍流氓你知道嗎?今天回去趕緊讓周麗華搬走!以後不許再見麵!不然,我就讓他們以流氓罪把你抓起來!”

花昭心裡拚命給葉振國鼓掌~這個爺爺真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