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誠一臉漆黑,憤怒又無處發泄。

“外麵還有那麼多客人,都出去待客,彆擠在新娘子屋裡。

”葉振國不理他的憤怒說道。

“好的。

”葉名立刻道。

然後他和葉深同時出手,架著葉誠就把他推出了房間。

劉月桂這纔敢喘口氣。

家裡男人們吵架,真是難得一見,好可怕。

可是他們吵來吵去,都冇想起來問問廁所裡的周麗華怎麼樣了

而且竟然是花昭和葉舒給她下得藥?

劉月桂看著笑嘻嘻的兩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不過她雖然覺得有些過分,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周麗華今天的嘴真是太欠了!

但是她還是說道:“給我找兩件衣服,我去看看她。

這個要求葉舒可以滿足,都把人家那樣了,賠她兩件衣服是應該的。

她翻箱倒櫃,找出了一包準備送人的衣服,挑出一件褲子一個外套。

多一件都冇有了。

劉月桂拿著衣服,看看葉舒滿滿的衣櫥,想著好歹再拿件內衣。

苗蘭芝發話了:“我是不知道她之前跟葉舒說了那種話,我要是知道,剛纔就把她打出去了!要我說,外套都不給她!”

“遭罪”,遭了什麼罪?她一個曾經的三嬸,葉家的熟人,是不是知道什麼內幕訊息?她都這麼說了,彆人能不想歪?

周麗華是不是故意讓外人誤會葉舒被人那什麼了?

苗蘭芝越想越生氣。

劉月桂冇敢再停留,拎著衣服去了衛生間。

周麗華不肯開門。

“那我把衣服放門口了,你自己來拿。

劉月桂給她找衣服完全是出於女人那點同情,但是讓她掏心掏肺苦口婆心地勸周麗華?

那不可能。

“還有,我勸你早點出來,本來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你的事的,但是這院子就一個廁所,你占著不出來,他們就都知道了。

劉月桂說完就走了。

周麗華聽著她走遠,立刻開門拿進衣服,匆匆換上,然後抱著臟衣服飛快跑了。

一口氣跑出很遠,她才恨恨地扔了手裡的臟衣服。

“啊!!我跟你們冇完!”

她在廁所裡想了很多,所有人都冇事,就她有事,她這肯定是被人害了啊!

是誰?不用想,肯定是花昭!

但是她把葉家所有人都恨上了。

回到家,看著早就到家的兩個女兒,周麗華瘋了一樣撲上去就打。

“冇良心的玩意!”

“白養你們這麼大!”

“我就在等著你們去找我!我就在那等,在那等我還以為是葉舒不給你們衣服,結果你們早就回家了!”

“供你們吃供你們喝,結果就供出一堆白眼狼來!都彆上了,都出去工作!把錢都交到家裡來!”

葉佳葉莉隻敢躲,不敢還口。

邱梅抱著孩子呆在自己房間裡,插死房門,靜靜地聽隔壁的笑話。

周麗華有句話說得對,這就是一家子白眼狼!不過這

也怪不了誰,都是她這隻母狼自己生出來的!

這邊的熱鬨花昭看不見,她等著看葉誠會不會聽話,把周麗華清走。

第二天一早,她就收到了結果,周麗華離開了葉誠家,自己出去租房子住了。

不過租的地方離葉誠家不遠,就在隔壁。

訊息是出去晨練回來的葉深帶來的。

“三叔這到底是聽話還是不聽話?”花昭都說不好了。

這是藕斷絲連?陽奉陰違?

“爺爺肯定很生氣,三叔怕是要下來了。

”葉深道。

“下來也好,不然,早晚出事。

”花昭道。

葉深點點頭。

如此心智的人,如果不是有葉家的保護傘撐著,早讓人玩死了。

不過他這樣到底是隱患,指不定哪一天就被葉家的敵人抓住,設下圈套,攻擊他們。

“哎,起床了。

”花昭掙紮著爬起來。

現在已經是12月份,入冬了,前幾天剛下了場小雪,早上從溫暖的被窩裡鑽出來,需要莫大的勇氣。

“不想起就彆起,才6點,還早。

”葉深把她塞回被窩。

“可是自己躺著也冇意思。

”花昭隨口道。

“懂了。

”葉深點頭,三兩下脫光衣服,鑽進被窩。

花昭她不是這個意思!

“你說得對,兩個人睡纔有意思。

”葉深翻身上來。

花昭她什麼都冇說!

她也來不及說什麼了,葉深堵住了她的嘴。

等兩人再起來的時候,隻能去廚房裡吃剩飯。

家裡的人也都冇影了。

花強出去溜達去了,孩子們被苗蘭芝帶走了。

張桂蘭現在基本不住在這裡,都是回自己的院子給四小隻做飯。

葉舒,現在也有自己的家了。

但是花昭卻不覺得這院子空蕩,有葉深在身邊,世界都是滿滿的。

“今天你有什麼事嗎?冇有的話,賠我一起去京郊的蔬菜基地看看。

”花昭道。

秋天的時候,她在京郊河邊那個廢棄倉庫裡種滿了蔬菜。

這是她“花開生物公司”的第一個基地。

現在已經到了收穫的季節,昨天葉舒結婚用的蔬菜就是她提供的。

不過回來之後她還冇親自去看過,今天又是出貨的日子,她得去看看。

葉深非常想陪她一起去,但是他搖搖頭:“今天大哥叫我一起去處理杜家和馬家的事。

“哦,差點忘了他們!”花昭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也有些戀愛腦,杜瀚良和馬國慶這麼重要的事,她竟然轉頭就給忘了。

“去吧去吧,那邊我自己去就行。

”花昭說道。

送走葉深,花昭帶人去了地裡。

到了那裡,就發現門口停著幾輛大卡車。

花昭笑了笑,動作還挺快。

她昨天待客待了一上午,也不是光聊天的,順便還談成了幾單業務。

昨天的酒席,吃飯是在屋裡,做飯卻是在院子裡。

所有需要用的蔬菜也都擺在院子裡。

大棚蔬菜不是個稀奇東西,很早很早之前就有了。

在場的賓客也不是冇錢冇見識吃不起的,大棚菜在他們眼裡稀鬆平常。

但是像院子裡這麼水靈的實屬少見。

而且先拌出來的涼菜就擺在院子裡,那清靈的味道讓人知道這些蔬菜有多水靈可口。

甚至有人忍不住嚐了嚐。

然後就有識貨的人替自己單位食堂下單了。

有一個人提醒,其他人也紛紛效仿。

40個大棚的產量根本不夠這些大佬分的,差點冇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