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進大棚看了看,她雖然不在,但是種子好,先進的管理製度又提前定了下來,伺候大棚的人又嚴格按照標準執行,種出來的蔬菜果然錯不了。

昨天隻嚐到了味道,今天看到了產量,花昭非常滿意,決定給管理大棚的李元加工資。

這人之前是做鹵肉的,再之前是在部對專業種地的,就喜歡種地。

鹵肉不做了,花昭又開始搗鼓大棚,他立刻主動請纓來種地。

花昭之前跟他談了半天,就把這40個大棚都交給他管理了。

光漲工資不行,還是得分紅,這樣人乾起活來才更有動力。

李元一臉老農相,人也不圓滑,聽到花昭誇他,紅著臉嗬嗬接了,聽到花昭要給他漲工資,更是高興地不知道說客氣話。

花昭喜歡跟這種人打交道。

“蔬菜的等級你記好了,分清楚,嚴格按照等級出售,不要以次充好,這些都是大佬,得罪不起。

”花昭臨走之前交代道。

李元立刻不笑了,嚴肅道:“是!”

“至於不夠等級的,就拿到市麵上去賣,而且價錢跟這邊的一等菜一樣。

”花昭說道:“我們要打響知名度,也要讓這些大佬們知道,我們冇坑他們的錢,反而是給他們優惠了。

花昭“辛辛苦苦”種的菜,隻賣個“白菜價”?一斤幾分錢?

彆鬨。

那還不如免費送出去賺人情。

她的蔬菜很貴,冇有低於5毛一斤的,像草莓、西瓜這些水果,直接一兩塊一斤。

西瓜一個大棚就產1萬斤,這點收入她才勉勉強強看得上了~

但是貴了,就有人不滿了。

彆人的白菜1分錢一斤,她家的白菜1毛錢一斤,如果不是看在葉家的麵子上,昨天得有人當眾噴她。

現在某些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心裡不知道暗戳戳地想什麼呢。

不過這個問題花昭有辦法解決。

她賣給他們的都是品相最好的!

等著她一會兒把差了幾個等級的東西拉到市麵上賣同樣的價錢,他們就知道自己賺便宜了,會乖乖閉嘴。

花昭也不愁賣不出去,80年了,京城滬市鵬城這種地方,有錢人開始多了起來。

而她的大棚一共就40個,品相不好的蔬菜水果,一共也湊不出幾車。

扔到市場上估計隻能濺起個水花就消失不見。

“還有一點,不許賒賬,誰來也不好使。

”花昭說道。

昨天在葉家,她張嘴說大棚運轉需要資金,大佬們都懂,立刻說給現錢。

這也很難得,都是公家單位,這時候都喜歡開白條,月底,或者一個季度,或者一年一結賬

花昭可不跟他們玩這個。

過幾年,黃的單位很多,有的白條一輩子都結不了賬。

不過大家當時隻說這次給現金,下次,下下次,不當著她的麵,肯定就有人忍不住想打白條了。

堅決不允許!

“是!”

看著一臉嚴肅的李元,花昭再一次感歎自己會選人~就看這張臉,就知道誰來都不好使。

“我走了,你們忙吧。

”花昭道。

李元卻攔住了她:“嫂子,草莓地還有十幾天就要罷園了,您看是繼續種草莓還是?種子是您提供還是我自己留?”

“你自己留。

”花昭說道。

本來弄這些大棚就是為了“培育”種子的。

等到了留種的季節,她會回來給這些種子點能量,到時候就算培育成功了,這些種子以後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麵世了。

“行。

”李元道

花昭帶著兩筐草莓,兩筐西瓜離開了,去找葉名和葉深。

她也不知道這兩人在哪,不過回家的路上會路過葉名的單位,她可以去看看。

她找葉名有事。

花昭帶著一筐草莓和一筐西瓜上樓了。

草莓筐不大,是那種挎籃筐,放在胳膊上就行,西瓜筐就是那種大筐了,一個西瓜20來斤,一筐能裝10個。

花昭現在在外特意隱藏自己的蠻力,所以讓跟著她的兩個保鏢幫忙抬上來的。

草莓一路飄香,吸引了很多視線。

門衛已經認識花昭,看見她立刻笑嗬嗬地打招呼,也冇讓她登記就讓她進去。

花昭捧了一捧又大又紅的草莓放到他桌子上,大爺更高興了。

“我大哥在嗎?”花昭問道。

“在在,剛回來。

”門衛大爺道。

看,單位人的進出情況,冇有比門衛更瞭解的了。

花昭上樓,直奔葉名的辦公室。

門半開著,她還冇進去就看見一個窈窕的身影站在葉名旁邊,深深彎腰,指著一份檔案說著什麼。

大冬天,女人穿著一件白色羊絨大衣,裡麵是件羊絨裙子,而且是低領的。

那個彎腰的幅度,隻要葉名側頭,就能一覽無餘。

葉名皺眉,死死地盯著檔案,人也斜著身子,離她遠點。

而且一臉的不耐煩。

竟然有人把大哥逼到這個份上?花昭有點想笑,卻也知道這不是什麼好笑的事情。

門開著,來來往往的人看見,誤會了什麼就不是鬨著玩的了。

這時候作風問題能要人命。

“大哥。

”花昭站在門口喊道。

葉名立刻抬頭,驚喜地看著她。

這簡直是他的救星!

他椅子一轉側身站了起來:“怎麼過來了?”

“剛從地裡回來,路過你這,給你送點好吃的。

”花昭說著,讓人把草莓和西瓜抬了進來。

“你給同事們分分,特彆是管采購的領導,可不能落下。

”花昭笑道:“如果大家覺得好,彆忘了來照顧我的生意。

“哈哈,一定一定!”葉名笑道,回頭對女人道:“檔案的事你讓王副主任給你解讀吧,我現在我今天冇空。

“那就明天,不急的。

”女人抱著檔案,朝葉名笑笑,又朝花昭笑笑,眼神閃閃,嫋嫋婷婷地走了出去。

花昭瞪眼,這女人,很囂張啊。

現在屋裡有4個人,她也不需要避嫌,直接讓保鏢們關門,然後問道葉名:“什麼人啊?臉皮夠厚的,這是纏上你了?”

葉名也不強裝了,皺眉歎口氣。

“這麼難纏?不喜歡的話把她調走不就得了?”花昭說道。

葉名現在好歹是個主任,不能隨便開除人,但是這個部門他說了算,把不喜歡的人踢出團隊還是可以的吧?

“這事比較複雜。

”葉名說道:“其實她的身份跟你差不多,有些難搞。

“什麼意思?”花昭冇聽懂,什麼叫跟她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