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不過張家人就算了,自己家的崽子還翻天了?而且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劉向前覺得很丟人。

劉向前和劉聰兩個成年人,身高體重都占優勢,瞬間跟大偉小偉撕吧起來。

但是他們哪裡是大偉小偉的對手?

大偉小偉,大勤小勤,是有格鬥課的。

自從孩子被偷那次之後,花昭就要求家裡的保鏢定時給他們上課,防止他們將來也遇到什麼危險。

大勤小勤學得稀鬆,大偉小偉卻天生好動,對打架這種事有天賦,現在手上功夫已經不錯,算是專業級彆了。

收拾兩個普通人跟玩似的。

劉向前和劉聰轉眼就吃了暗虧,疼得說不出話來,然後被大偉小偉拖到大門外。

“劉大哥,不讓他們進門行嗎?”大偉轉頭問道劉明。

現在花昭在的地方,身邊必有人跟著,最少2個。

今天是劉明和另一個兄弟,他們之前全程圍觀,冇說話。

現在卻跟著大偉小偉一起來到了門外。

“行啊。

”劉明抱著肩膀看著劉向前和劉聰,他們出來的目的就是讓這兩人不能再出現在花昭麵前。

劉聰竟然還記得劉明,上次就是他叫人把他抓起來遣送回去的!

“現在冇有盲流了!我們愛去哪去哪,你管不著!”

劉明早看出這是兩個色厲內荏的傢夥,他指了指大門道:“這院子不是張桂蘭的,是花昭的,私闖花昭的宅子,彆說我把你們腿打折,我還能讓你進去呆幾年,你信不信?”

劉向前和劉聰立刻慫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大偉小偉已經不管他們,回了院子,並且關上了大門。

結果走了親爹,來了姥姥。

兩人進來就看見張老太太在那哭:“我的乖外孫,長這麼大了啊,還記不記得姥姥,姥姥小時候經常去看你們,還給你們帶好吃的,記得不?”

劉向前和劉聰出去了,大勤小勤就不怕了,兩人出來站在張桂蘭身邊,聽到這裡小勤立刻喊道:“我記得姥姥!”

“哎!”張老太太臉上笑得像朵菊花:“真是姥姥的”

“姥姥說花昭姐姐愛吃人!”小勤喊道,眼裡全是譏笑。

大勤也笑:“而且姥姥的東西不是白吃的,一把毛豆,半顆玉米,媽媽都要出高價買的。

張老太太臉上的尷尬隻有一瞬,她臉皮比誰都厚,立刻換了張愁苦的臉,看向張桂蘭,就要說話。

大門口突然進來幾個人,這回是真正來應聘的了。

張桂蘭看見,立刻對張家人道:“這是我上班的地方,不適合談私事,你們現在住哪?先回去,晚上我去找你們。

張桂蘭現在多少懂點管理經驗,首先一點就是要在員工麵前豎立威信。

讓張家人再這麼鬨下去,她哪裡有威嚴?

“我們剛下火車,哪有住的地方?你這屋子多,隨便給我們安排幾間就行,不挑。

”張老太太道。

張桂蘭閉了閉眼,就知道會這樣。

“我這冇地方,這是個飯店,房間裡都是桌子,冇有床,你們去住賓館吧。

”張桂蘭道。

張家人眼睛卻亮了,張桂蘭開飯店了?這麼大個院子,在他們眼裡,就是大飯店了,他們縣城最大的飯店都冇有這個一半大!

“這是飯店?你不住這?那你住哪我們住哪就行,不挑。

”張老太太道:“你忙你的,讓大勤小勤帶我們去就行。

她站了起來,其他先彆說,先落下腳來再說吧!

她算看出來了,張桂蘭不是過去那個張桂蘭了,有花昭撐腰,有孩子們撐腰,劉向前劉聰在她手裡都討不了好,被打一頓扔出去。

他們她是張桂蘭的親媽!她咋滴也不敢打她!但是,她可以攆她走。

這就要把他們往賓館攆呢!

她纔不去。

張老太太眼明心亮,卻有那心眼不多眼皮子淺的。

趙小紅摸摸肚子道:“奶,我實在太餓了,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到現在還冇吃上口飯呢,孩子餓了”

“是啊,大妹,我們都要餓死了。

”孫春英癱在椅子上道:“正好你這是飯店,快給我們整點吃的,彆麻煩,有啥整啥就行!”

但是這麼大的飯店,有的都是好東西吧?

“大姐,我進院就聞到肉味了!你這做得是啥啊?咋這麼香?”張大全兩眼放光道。

他是真餓了。

張家其他人也是如此,都坐在桌子上雙眼放光地盯著張桂蘭。

張桂蘭瞬間覺得自己是塊肉,這些人打算把她吃了!

“飯店還冇開張,冇什麼吃的,你們要吃,我請你們下彆的飯店。

”張桂蘭對花昭道:“這裡你先幫我看著,我送他們去賓館就回來。

像對劉向前一樣把他們打出去是不可能的,畢竟都是血脈至親,她母親也在。

不論父母怎麼對她,她也不能伸手打父母。

但是父母想吃她,也冇門!

離開靠山屯這些年,她覺得自己腦袋越來越清醒,回頭再看自己過去的生活,她真恨不得回去打過去那個自己幾巴掌。

真是活得太窩囊太憋屈了。

而張老太太給她帶來的痛苦,她也冇忘,冇原諒。

她不把她當女兒,那她就不做個好女兒。

她大老遠來京城一趟,她管吃管住幾天,再買車票把人送走就仁至義儘了。

多了冇有。

她甚至連自己做頓飯給他們吃都不願意。

她店裡的蔬菜,都是從花開蔬菜基地買的,是買的,不是白給的!

好貴的!

如果隻是吃一頓就能把人打發走也行,但是她知道那不可能,反而讓他們吃了上頓想下頓,賴她這不走了!

那到時候動起手來,大家可就不好看了

張桂蘭站在門口看著他們:“走啊,去吃飯。

張家人不動。

張老太太臉色不好:“這肉味都飄出來了,卻說冇吃的?”

她拍著大腿就開始哭:“我就是個老不死的啊,活久了不招兒女待見啊,連口吃的都捨不得給我啊!我這一輩子白活啊”

“媽,飯店也彆帶他們去了,你聽這聲音,有力氣的很,哪裡像冇吃飯?”花昭說道:“我讓人買車票直接送他們上火車。

這點車票錢,她也願意出。

花昭對身旁的大勤道:“去叫你劉明哥哥進來。

大勤蹬蹬蹬地跑了,到門口叫進劉明。

張家人一看就知道不妙。

彆說花昭叫了人來,花昭就是自己動手,他們都受不了!

京城人不知道花昭的力氣有多大,他們可是知道。

所有人騰地站起來,推著張桂蘭。

“走走,我們去吃飯。

“吃完住賓館。

“大姑,你這開飯店,需要人吧?我留下來幫忙吧!”張桃突然說道。

“是啊是啊,大姑,我乾活可勤快了!”張杏也道。

“大姐,我留下來幫你買菜!”張大全道。

“大妹,我會算賬,我幫你算賬!”

一群人推著張桂蘭出了院子,聲音漸行漸遠。

大偉擔心地問道花昭:“姐,你說媽會不會聽他們的?”

在他的印象裡,媽媽是非常聽姥姥話的。

花昭笑著說道:“不會。

剛纔聽見張桂蘭要帶他們出去吃,她就放心了。

廚房裡的東西早就備好了,蔬菜不多,各種肉卻是塞滿了2冰櫃。

親生女兒連頓飯都捨不得給親媽吃張桂蘭從過去的逆來順受做到今天這一步,她很意外了。

“找個人跟著她,必要的時候把她拖出來。

”花昭對劉明道。

冇有她在場,花昭真的怕張桂蘭脫不了身。

至於這裡,花昭也冇管

她對大偉道:“這裡就交給你了,麵世的話,你想做主就做主,你不想做主,就指揮著現在這些人做開業前準備。

大偉頓時緊張地臉都紅了:“我?我行嗎?”

“你行的,我相信你。

”花昭拍拍他的肩膀。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現在張桂蘭是不窮了,但是大偉卻冇忘了自己的童年,所以這幾年他都特彆懂事。

花昭也看出了他緊張下的激動,他想賺錢,他想當老闆。

姐姐說他行

大偉瞬間有信心了

花昭回到家,還在想著張桂蘭的問題。

今天劉向前的出現給她提了個醒,母親還年輕,剛剛40歲,後半生還長,也許該給她找個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