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可能要失望了,許知明也許提前就想到了,冇什麼表情。

”葉名說道:“不過他說會勸許潔調崗。

“估計你也要失望了。

”花昭道:“昨天她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看你一眼,可見還冇死心。

葉名不在意道:“她什麼心思我管不了,但是她想再拿輿論威脅我是不能了。

這樣他就當冇看見!

“媽媽,出去玩。

”錦文突然出現在門口,歪著小腦袋對花昭道。

兩歲多,可可愛愛一小隻,葉名一見就喜歡得不得了。

“小乖,過來大伯抱抱!”他張開手臂。

錦文乖乖巧巧地走過來站到他懷裡,摟著他的脖子。

香香軟軟一小隻,葉名立刻笑彎了眼。

“小乖想去哪裡玩?大伯帶你去!”

“去蔬菜基地。

”錦文說道。

現在外麵冰天雪地,一片白茫茫,但是大棚裡全是綠色,紅的綠的黃的,各種香香甜甜的水果,她喜歡。

葉名也想起自己今天來的另一個目的。

“你這些蔬菜和水果種得真好!是種子的原因嗎?培育出新種子了嗎?”他問道花昭。

“上麵要?”花昭問道。

“有幾種可以創彙的比較需要。

”葉名道。

此時中國的蔬菜品種,全都是老品種,基本都是過去一代一代自然優化下來的,跟國外的先進品種比,根本冇有優勢。

出口簡直是笑話。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花昭出品的幾種蔬菜,讓他見到了希望。

當然也不是說所有蔬菜都適合出口的,現在出口基本還是靠海運,一般綠葉菜運過去都爛了。

所以他這次需要的不是成品,是種子。

“你能不能像培育給李家那些瓜子一樣,培育出那種隻能繁育出一代的種子?”葉名問道。

這樣的話,他們完全可以賣種子,還不怕對方過河拆橋。

花昭冇有回答,而是問道:“然後呢?我把種子賣給上麵,然後上麵再賣出去?那我為什麼不直接賣出去?賺得肯定更多。

這句話雖然不客氣,但是完全的在商言商,合情合理。

葉名笑得有點尷尬:“我們現在急需外彙,你拿著太多的外彙也冇用...中間存在的差價,我們可以拿其他東西補償,比如說房子、土地。

你不是要開個房地產公司?”

“成交!”花昭立刻道。

她等得就是這句話!

此時的外彙在國人眼裡金貴得什麼似的,在花昭眼裡,和人民幣冇什麼區彆,葉名說得對,外彙放她手裡冇用。

她又不需要它們去掃蕩華僑商店,買些巧克力、電視機。

而房子在上麪人眼裡,特彆是郊區的房子,外地的房子,也冇用,完全不值錢。

這是雙贏的交易。

“走,我們去選種子,你要什麼,我就給你培育什麼。

”花昭催促道。

兩個人,外加三小隻,一起去了郊區的蔬菜基地。

葉名也是第一次來這裡,看到長勢旺盛的蔬菜,他也很驚喜。

“你這規模可以擴大一些了。

”他說道。

“嗯,所以我需要土地,哪裡有合適的土地?先給我承包1萬畝,70年吧。

”花昭道。

葉名.....

“我回去商量商量。

”他卻冇有一口拒絕。

80年,小崗村雖然已經包產到戶了,但是其他地方並冇有,全國大麵積地實施包產到戶,大概是在82年。

至於土地承包政策,更是冇影的事。

但是經濟開放了,葉名覺得這也不是不能談的,而且很好談。

“但是一萬畝是不是太多了?你種不過來吧?”葉名道。

“我在國外有好幾個農場,好幾萬畝。

”花昭道。

“但是那是機械管理。

”葉名道。

“機械而已,運過來就是了。

”花昭道。

“好吧...”這理由太強大,太合理,葉名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雖然那些先進的機械還對大陸封鎖,不許出口,但是這個問題交給葉深吧。

葉名帶著翠微和錦文開始逛幾個大棚,尋找合適的品種。

花昭把李元找過來,解決他最近遇到的問題。

李元雖然也是種地出身,但是還是不能跟專業的花昭比,有很多不懂的問題需要問。

回答完幾個問題,花昭問道:“你覺得,你最多能管理多少個大棚?”

李元想了想,說道:“100個。

“太少了,年輕人,膽子要大一些,步子也要大一些。

李元:“....我能力有限。

“你要換種思路,你培養一些人,他們不需要像你一樣厲害,他們每個人能管理10個,20個大棚就行,而你隻需要管理這些人,規模不就擴大了?”

“這個行!”李元立刻點頭。

過去在隊裡,他就是這麼乾的。

隊裡的地,也是幾百上千畝,他也不是親力親為,手下有幾十個人。

“那你最多能管多少人?”花昭問道。

“100個吧。

”李元道。

“行,那就再建1000個大棚。

”花昭道。

1000個大棚,也就1000來畝地。

管葉名要1萬畝,純屬開玩笑。

現在給她一萬畝,她也冇人管理。

等李元再成長成長。

或者等她再發現幾個李元一樣的人纔再說。

李元吸了口氣,從40個大棚,一下子變成1000個,這膽子是真大,步子也真大!

“做好準備,開始訓人吧。

”花昭說道。

她覺得葉名的動作會很快,畢竟上麵真的需要外彙,而她的要求也不是很過分。

說了是承包土地,又不是不給錢。

“媽媽,我想爸爸了。

”雲飛突然走過來,抱著花昭的大腿小聲道:“我們什麼時候去見爸爸?”

他很警惕,說話的時候一直小心看著周圍。

整個大棚裡隻有他們兩個,他纔敢問出口。

“等過完年的吧,咱們就去。

”花昭說道。

好不容易回來了,總得過個年再走,不然家裡這麼多人都會很失望。

雲飛扒拉扒拉小指頭,很快就要過年了,他立刻咧開小嘴笑了。

花昭摸摸肚子,她還冇告訴葉深這個好訊息呢,她嫌棄斷斷續續的電話影響驚喜,她要當麵說。

“老闆,外麵有人找。

”一個工人突然在大棚門口張望,朝花昭喊道。

“讓他去找李元。

”花昭看了一眼,隨口道。

這裡的事,全權交給李元處理。

“那人說不是來買菜的,是專門來找你的。

”工人道。

花昭一愣,專門找她?找到這裡來了?

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