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不是很年輕,但是很漂亮,一身衣服也很時髦,笑起來溫溫柔柔,說話也輕聲細語,讓人如沐春風。

跟爽利、話多、愛出風頭的周麗華完全是兩種風格。

花昭眼睛一亮,猜到她的身份,唐芳荷。

苗蘭芝表麵上跟唐芳荷寒暄著,但是眼底一直有些莫名其妙。

看到花昭進來,她像鬆口氣般趕緊把孩子們都接過來,挨個親親抱抱。

“花昭來了,有什麼事你問她吧。”苗蘭芝說道。

嗯?

花昭一臉疑惑。

“我一直想見見你。”唐芳荷溫柔開口:“我是六中的老師,你的高考成績,現在還無人能超越,我想問問你有冇有什麼學習方法,可以傳授給學弟學妹們?”

花昭恍然,原來她是以這個藉口讓葉誠帶她進門的,高明。

她立刻熱情配合,跟唐芳荷聊了起來。

花昭很會聊天,幾句話下來,就讓唐芳荷“無意中”暴露了很多優點。

跟葉茂在一旁聊天的葉誠幾次看過來,眼底有意外和讚賞。

唐芳荷也很驚喜,認真打量著花昭。

她怎麼感覺,花昭是在故意“幫”她?

又聊了一會兒,花昭把“戰場”交給了葉名,她被苗蘭芝叫到了廚房。

“你三叔竟然會帶女人上門,雖然藉口冠冕堂皇,但是我怎麼感覺不對?”苗蘭芝跟花昭說道。

出於女人的直覺,她覺得唐芳荷和葉誠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對。

“你覺得她人怎麼樣?比周麗華好吧?”花昭問道。

苗蘭芝立刻看向花昭:“怎麼回事?”

“大哥找的人!”花昭立刻甩鍋。

苗蘭芝看她的表情,立刻嗔了她一眼:“你們兩個!”

花昭既然知道了,這裡麵肯定少不了她的事!甚至主意就是她出的!不然這種事葉名纔不會主動跟她說。

在一起這麼久,苗蘭芝也有些瞭解她了。

“嘻嘻~”花昭傻笑。

“不過媽,你到底覺得怎麼樣?”她追問道。

苗蘭芝抻著脖子通過玻璃往外望瞭望,從這裡也能看見唐芳荷,身姿優雅地坐在那裡,姿態優美地跟眾人聊天。

“我以前就聽說過她,聽著是不錯,但誰知道真人到底如何?”苗蘭芝道。

她也有點一朝怕井繩了。

“當初周麗華看著也不錯。而且這人現在是端著架子,展現得最好的一麵,誰知道她撒起潑來什麼樣?”

哪有女人不撒潑的?

花昭攤手:“這個真的隻有到時候才能知道了。”

“你們兩個,就冇事找事。”苗蘭芝竟然反對給葉誠找對象:“周麗華要是知道了,能打上門來!”

“她又不知道是我們介紹的,大哥不說,唐芳荷不說,她就不知道!”花昭覺得唐芳荷如果聰明,就不會說。

“不管你們了。”都已經這樣了,多說無益,苗蘭芝端著水果出去了。

唐芳荷在家裡吃過飯才走,走的時候當然是順便搭了葉誠的順風車。

社會條件越來越好,葉誠也終於配上車了。

葉誠親自開得車門,請唐芳荷上車。

唐芳荷抬頭,朝他溫柔一笑。

葉誠自然地回了個微笑。

花昭看得手捧心口,她感覺她的計劃要成功!

苗蘭芝怕周麗華鬨,花昭卻盼著那一天呢。真來鬨,說明她已經失去了葉誠。

“彆高興得太早,我看三叔還冇反應過來。”葉名在一旁說道。

“這樣纔好,這叫潤物細無聲,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泥足深陷,無法自拔了!”花昭道。

不然一開始就看透,葉誠肯定一開始就拒絕了。

葉名看了她一眼,女人的心思....他覺得自己越來越不懂了。

又在葉家呆了一會兒,等外麵的雪小了一些,花昭就自己開車回家了。

剛到家,就在門口看見了許知明。

他肩上頭上落了一層雪,門口也有一圈來來回回的腳印,但是大門前的台階上卻乾乾淨淨。

他根本冇有敲門,隻是在門口徘徊。

“怎麼不進去?”花昭問道。

“我,就是來看看。”許知明摘下眼鏡,擦了擦重新帶上,看著花昭道:“雖然道歉不能替,但是我還是要替我的家人向你們說聲抱歉。”

他說得很真誠。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花昭拒絕不了。

她點點頭:“我知道了。”

許知明又頓了一下,說道:“你媽媽心情肯定不好,你勸勸她。”

說完,轉身竟然要走。

花昭一愣,攔住他:“勸什麼?勸分還是勸和?”

許知明停下腳步,又走了回來。

他又看了看花昭。

她臉上的表情很冷靜,很理智。

也是,這不是個單純的20歲普通女孩。

有些話跟她說她也許會懂。

而且,似乎非常有必要提前說一聲。

“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跟你母親繼續。”許知明袒露心聲:“我很喜歡她,她完全符合我對伴侶的要求,溫柔、賢淑、心地善良、通情達理、廚藝還好。

“我非常希望餘生能跟她一起度過。

“我的家人也很喜歡她...”

花昭眉毛一挑,看著他。

“當然,他們的喜歡跟我不一樣,他們其實喜歡的是你,是葉家,是權勢。”

許知明歎口氣:“這讓我有些羞愧,這樣的家庭環境,結婚後,你母親也會很難,所以,我猶豫了。”

花昭的另一邊眉毛也挑了挑,看著他不置可否。

這人像葉名說得,是真的清醒理智,竟然把家人的心思都對她說。

也是真的聰明。

許家人那點心思,她就是現在看不出來,將來他們肯定也會暴露。

既然看中的是她,是葉家的權勢,以後少不了要“沾光”,提許多要求,自然就暴露了。

他現在說出來,卻顯得坦坦蕩蕩。

“那你慢慢猶豫吧。”花昭說道:“如果你搞不定你的家人,就真的不要再出現在這個門口,做一副癡情的樣子了。我母親的下一個相親對象,已經在路上了。”

說完不再理他,回身把車開進了院子。

剖開心給她看冇用,她看不見。

不過她還是給他留了餘地,因為到底要不要跟他繼續,還得問過張桂蘭的意見。

花昭進門,就看見張桂蘭其實就站在大門口,跟許知明一門之隔。

人在廊下,身上雖然冇有落雪,但是雪地上冇有她的腳印。

她也在門後站了不短的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