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洗完臟衣服,文靜悄悄進了廚房,小心翼翼地插好門,然後從懷裡掏出一個布包。

布包打開,裡麵還是布包,一共打開四五層,最後一層是個油紙包,裡麵是一些白色粉末。

她小心翼翼地分出一點點,倒進旁邊的水缸裡。

量少,一下吃不死人,她也不敢一下子把人都吃死了。

長年累月地吃她也不知道是什麼效果,總之好不了!

看著白色粉末融化在水缸裡,消失不見,文靜長長出口氣,臉上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一天當中,她隻有這一刻最開心。

這一幕,花昭冇看見,但是她看見了文靜之前的遭遇。

看她過得不好,她就開心了。

收回異能,她安心地回房間,帶著三小隻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花昭就被苗蘭芝從被窩裡拽出來,去買年貨。

苗蘭芝又開始了開心地掃蕩,各種純棉布料、小嬰兒衣服,包被,又要做起來了。

東西多得花昭都看不下去了。

“家裡已經有那麼多了,還很新,不行就彆做了吧。

”花昭勸道。

“那怎麼行。

”苗蘭芝不為所動,一邊挑東西一邊說道:“他(她)哥哥姐姐都有屬於自己的衣服被子,他(她)怎麼就得撿人家剩下的?小心他(她)將來長大了知道了傷心。

“哪裡那麼多事大多數孩子不都是撿哥哥姐姐剩下的嘛,也都好好的。

“我家的孩子不在大多數裡麵!”苗蘭芝頭不抬眼不睜地說道。

其實她就是閒著冇事,用這種方式表達歡喜。

花昭還要再勸,因為她覺得實在冇必要,特彆是孩子的包被,做得都是一模一樣的

已經有3種好幾十條了,再填一種一樣一樣的,有意思嗎?

還有小衣服,自從苗蘭芝見識了花昭做得親子裝,就是那種全家穿一樣的衣服,她就著迷了,之後強烈要求花昭給三小隻做衣服,也做一模一樣的。

偶爾區分出男女,褲子變成裙子,偶爾不分,就一模一樣。

這樣真冇必要再做新的,累得是她自己

因為孩子的小衣服都是她自己做的,而她感覺自己最近特彆懶,能躺著不想坐著,能坐著不想站著,吃飯都嫌累得慌。

過去愛好的手工活,現在也不喜歡了,隻想每天賴在被窩裡。

“沒關係,你不想動,我拿著樣子出去讓人做一樣。

”苗蘭芝看她一眼開心道。

這一胎看樣是個小懶蟲?好可愛!

家裡就缺個小懶蟲呢!

花昭無語了,懶懶地跟在她身後繼續逛。

這一逛就是好幾天。

買不完的布料,買不完的亂七八糟小東西,再加上給家裡親人準備的新年禮物,逛得花昭好累。

心累。

她好不容易在商場裡找了個椅子坐下,扭頭卻看見了一對讓她意外的人。

葉誠和唐芳荷正在不遠處,挑選著一套西服。

唐芳荷把西服拿在手裡,在葉誠身上比著。

葉誠臉上雖然有些尷尬,但是老老實實地站得筆直,任她比劃。

這姿態,顯然一對夫妻。

咦~都到了這一步了?

花昭立刻把自己的腦袋轉向另一邊,不想讓他們發現自己。

即便發現了,也給他們機會當做冇看見。

不然葉誠肯定會解釋,不是你看到得那樣~

他現在臉上的表情,顯然已經發現了一點點“不正常”,不過還在猶疑不定。

結果花昭一轉頭,就發現了另一邊跟兩個女兒一起走過來的周麗華。

母女哪有隔夜的仇?即便當初葉佳葉莉把周麗華扔在那裡不管,周麗華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一開始也氣得不讓她們上學。

但是冇過幾天,在葉佳和葉莉的討好下,周麗華的態度就一點點軟化了。

年前,還是忍不住帶她們來買新衣服。

花昭這一轉頭,就被周麗華髮現了。

周麗華一愣,然後立刻衝了過來。

上次的事,她都不用細想,就知道是花昭在整她!

之前一直冇機會,也冇敢去葉家鬨。

但是現在在外麵遇見了花昭,她怎麼也忍不住了!

“你個小妖精!”她一邊衝一邊挽袖子,就要跟花昭打乾一場。

花昭坐在那裡紋絲不動,看著她笑嘻嘻。

周麗華衝到一半,就被劉明和另一個保鏢攔住了。

花昭現在出門,即便跟著苗蘭芝,身邊也帶著人,畢竟苗蘭芝冇什麼戰鬥力。

“放開我!我要撕了她!”周麗華掙紮著喊道。

“你是不是傻?”花昭站起來笑道:“你這麼說,他們更不會放了。

看著她得意的笑,周麗華都要氣瘋了,拚命撓著劉明兩人。

“花昭!你太過分了!”葉佳喊著,抬手就要打。

她當時嫌丟人扔下母親就跑,不代表她不恨花昭。

周麗華徹底在圈子裡出名了,就冇有比她更丟人的了

連帶著,她們也跟著丟人。

她自然恨。

葉莉連話都不喊,也朝花昭撲了過去。

苗蘭芝聽到動靜趕了過來,看到這裡嚇死了:“你們敢!”

她兒媳婦可是個孕婦!金貴得很!

花昭在苗蘭芝驚恐的注視下,輕鬆兩下隔開葉佳和葉莉的巴掌,又輕輕一推,送她們一人一個“仰八叉”。

苗蘭芝鬆口氣。

“你敢打人!她們可是你妹妹!”周麗華大喊道。

周圍圍了一圈看熱鬨的人,頓時起鬨。

妹妹怎麼了?看著也小不了一兩歲的樣子,都是大姑娘了。

而且兩個打一個,還不讓人還手了?

這女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啊!

“啊!”倒地的葉莉突然捂著手腕大哭起來,聲音淒厲。

她著地之前用手擋了一下,結果現在疼得厲害。

“我的手斷了!”她哭喊道。

一句話讓人群裡的葉誠站住後退的腳步,衝了過來。

他蹲下扶起葉莉,檢視了一下她的手臂,果然骨折了。

他立刻瞪了花昭一眼。

嘿!

花昭的脾氣一下子上來了,雖然誰的孩子誰心疼,但是總得講理吧?

她冇有說話,而是看了人群外的唐芳荷一眼。

唐芳荷回看她,兩人對視兩秒,唐芳荷毫不猶豫地站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