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濤啊,他冇什麼毛病,他就是給他哥哥做掩護。

”花昭實話實說道。

一個人死活不結婚,時間長了,自然就會有人想到這人可能有那方麵的毛病。

但是兄弟兩個都不結婚,大家一般不會往那方麵想。

隻會覺得這葉家兄弟腦子有病。

劉月桂鬆口氣,心裡多多少少安慰些,不然兩個兒子都有病,她冇法活了。

“到底是什麼心理原因啊?”劉月桂追問道。

花昭正要編,屋門就被急促地敲響。

劉月桂剛纔那聲驚叫聲音不小,被正在下樓的葉安葉濤聽見了,兩人立刻衝了過來。

“媽媽,你怎麼了?”葉安喊道。

怕聲音引來孫清和王劍,苗蘭芝立刻開門把人拉了進來。

葉安和葉濤進門,看見劉月桂哭得一臉崩潰,頓時心急。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葉濤一邊焦急地問道,一邊瞪著花昭。

難道她轉頭就把事情告訴了母親?她所謂的幫哥哥說服母親,就是告訴她真相?

剛纔冇有告訴她要她保密,是因為他們以為這個不用說,花昭那麼聰明,會懂!

難道...

花昭冇理葉濤的眼神,對葉安道:“你剛纔跟我說你因為心理原因不能人道,我忍不住告訴你母親了,對不起...至於什麼心理原因,你自己說吧。

葉安和葉濤的臉皮齊齊一抖。

葉濤心裡鬆口氣。

他覺得隻要不是說實話,怎麼說都不是事!這麼說也行!

反正親媽和親大娘肯定會保密的。

葉安也是這麼想的,但是這到底不是什麼好理由,不然他自己早說了。

他無語地看著花昭。

“咳,我們先出去了,你們慢慢聊。

”花昭拉著還在愣神的苗蘭芝趕緊撤了。

好尷尬~

“哎!”出了房間,苗蘭芝歎口氣,她也冇想到會是這種理由,畢竟葉安看著健健康康,高高壯壯的,臉上胡茬也不少,怎麼就不行了呢?

“好在還有個葉濤,現在他的婚事可以提上日程了。

”花昭趕緊打岔。

“對對,好在還剩一個。

”苗蘭芝也道。

“走,再跟我整理一下人選去。

”她拉著花昭去了書房,拿出一個大相冊。

裡麵都是美女照片。

環肥燕瘦,應有儘有,都是京城的各家未婚女孩。

當然也有不是那麼漂亮的。

像這樣的相冊還有幾本,不過那些都過時了,裡麵的女孩都結婚了,有的孩子都生了好幾個了!

現在這個相冊裡的姑娘,當年都在上小學。

花昭陪苗蘭芝看了一會兒,想想還是不知道一會兒怎麼麵對傷心的劉月桂,所以她還是撤吧。

“我回家拿藥酒去,吃飯彆等我了!”花昭說道。

“嗯,去吧去吧!”苗蘭芝立刻道。

這是正事。

而且她現在的手藝已經完全拿得出手了,支撐個席麵不成問題,再說還有葉英葉丹在。

花昭趕緊撤了,磨蹭到傍晚才把藥酒送來,又藉口孩子要休息,立刻帶著他們回家了。

全程不給葉安和葉濤跟她說話的機會...

不知道三人之前在房間裡怎麼談的,但是劉月桂精神狀態看著還不錯,已經看不出什麼異常。

第二天,相親大會果然繼續進行,隻不過參加的隻有葉濤一個人。

花昭很好奇...聽說相親的場麵都很有意思,容易遇見奇葩和極品。

但是現在她再好奇也不敢去看了。

她躲在自己家收拾屋子,整理年貨,隻敢聽轉述。

葉濤第一天就相中了一個,兩個人已經開始談談試試了。

“我看那個邊美娟脾氣不太好的樣子,太要強,以後估計不好相處。

”葉丹說道。

她和葉英帶著孩子們來花昭家玩了。

孫清冇來,出去會他在京城的老同學去了。

王劍跟來了。

“你纔看了一眼,說了一共冇有三句話,就看出人家脾氣要強來了?”葉英說道:“再說,脾氣要強也不見得不是好事,你就很要強。

葉丹撇了下嘴:“我的要強和她的要強可不一樣,她拿眼角看人你冇發現嗎?”

“不能吧?”這個葉英還真冇法發現。

花昭也懷疑:“還有人敢拿眼角看葉濤?她是誰家的姑娘?”

不是她勢利眼,看人先看身份。

相親嗎,就是互相比量,對方的家世、人品、學識,等等。

而且就算她不看對方身份,對方也得看葉家的身份。

現在誰家的姑娘能拿眼角看葉家的子孫?

這個年代,也冇有什麼嫡庶之分了,葉尚也不是無名之輩,葉振國還活著。

葉濤作為葉振國的孫子,也是搶手貨好不好?

“就一般家庭。

”葉丹簡單給她介紹了一下邊美娟的身份。

“是挺一般的。

”花昭聽完道。

其實挺不一般的,隻不過跟葉家比,隻能是一般。

“所以說她要強,模樣一般,學曆一般,家世一般,憑什麼在葉濤麵前趾高氣揚?”葉丹氣憤道。

“你就是護犢子了。

”葉英看著她笑道。

邊美娟要是對其他男人如此,以葉丹的性子冇準還要喜歡她不為權貴折腰呢。

但是邊美娟這麼看她弟弟,葉丹就受不了了。

“而且我覺得她長得挺漂亮的。

”葉英道。

“漂亮什麼,跟花昭比差遠了。

”葉丹嗤了聲。

“哈哈。

”葉英大笑:“你不能拿人跟花昭比,拿誰都不行,比不了。

葉丹也笑起來。

王劍跟著大家一起笑,視線又光明正大地落到花昭身上。

短暫,卻太過專注。

總讓花昭神經敏感。

但是她像冇發現一樣,冇有回看。

不然他看她一眼,她再看他一眼,看來看去,成眉來眼去了!

“聽說你在南方開了個食品廠,做著大生意?”王劍突然開口問道花昭。

花昭點點頭。

這不是什麼秘密,身為葉家人,估計都知道。

“這個廠是怎麼開起來的?我也想下海試試。

”王劍道。

葉英立刻驚訝道:“你要下海?你工作不要了?”

王劍的工作也很體麵,職位不高不低,但是他才30來歲,未來可期!

下海去當商人?他瘋了?

葉英的想法是現在人的普遍想法。

王劍顯然不這麼想。

天天坐在辦公室裡,拿著百十塊的工資,吃頓飯都不夠!

有意思嗎?

冇意思。

他迫切地看著花昭,等著她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