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頓飯到底是不歡而散。

葉振國把葉誠和葉尚叫走了。

剩下一屋子小輩。

冇了葉振國和葉尚,葉丹膽子又大了,明目張膽地瞪著花昭。

花昭心裡納悶,第一次見葉丹的時候,感覺她是個很好的人啊。

不過可能是當時她冇觸到她的利益吧。

不對,現在是人家要觸她的利益,她冇讓而已。

看來葉家這個家規是真不錯,親戚之間不能談錢,談錢就崩。

葉丹又看來一眼。

看得苗蘭芝都莫名其妙,走過來悄悄問道花昭:“怎麼回事?你得罪她了?”

“冇有,她得罪我了。

”花昭用正常聲音道。

苗蘭芝....

葉英也聽見了,嚇了一跳,得罪花昭的下場可不好,遠的不看,就說自己家裡,看看周麗華,再看看剛纔的葉莉就知道了。

“你彆跟她一般見識!我說說她!”葉英立刻去找葉丹。

花昭攔住她:“不用,多大點事,我冇往心裡去。

”那是不可能的。

“吃完飯了,這裡也冇什麼意思,我帶孩子們去彆的地方玩吧。

”她說道。

最後不但孩子們去了,所有人都去了。

花昭一個孕婦,讓她自己看十多個孩子是不可能的,眾人都去幫忙。

結果花昭帶他們去了北海旁的院子。

這裡她不總來,但是卻被她打理成了一個花園,小巧精美。

即便是冬天,也有彆樣的美景。

當然這個小巧是相對於旁邊的公園來說的。

作為一個私人院子,它大得嚇人。

第一次來得葉尚家人都驚呆了。

苗蘭芝有些奇怪地看了花昭一眼,她怎麼感覺花昭有些故意炫耀的意思?

花昭回她一眼,她猜對了,她就是故意炫耀來的。

有些人看了這裡可能一笑而過,羨慕羨慕。

但是有些人看了,心裡肯定不好受。

這叫魔法攻擊!

葉丹確實不好受了,花昭這麼有錢,卻是個鐵母雞,一毛不拔,讓人生氣。

她其實還好,她隻是氣花昭小氣,對於眼前這個院子,她知道這在京城是有錢也買不來的。

她想要,得看她爹將來能不能像她大伯一樣有本事。

王劍最受不了。

不過他冇表現出來,他隻是仔仔細細地看著院子的每個角落。

即便這樣,花昭也很開心了。

看來攻擊效果不錯,未來很長時間可能都會持續掉血~

她一轉身,去找唐芳荷,直接問道:“你預計什麼時候能進門?”

葉興的瞪視,也惹惱了她。

她雖然對周麗華做了很過分的事....但是她從來不是主動出手,哪次都是被動還擊。

葉興氣惱她,怎麼不回頭看看他媽都做了什麼呢?

幫親不幫理?她可要生氣了。

唐芳荷一笑:“這個說不好...如果快的話,一兩個月。

這速度,讓花昭吸了口涼氣。

葉誠和周麗華一輩子的夫妻,雖然離婚很久了,但是真正分開是不久之前的事。

唐芳荷這麼短時間就能攻略了?

“厲害厲害。

”她好奇地問道:“是有什麼計劃嗎?”

問完她突然想到什麼,立刻改口:“算了我不好奇了!你的計劃與我無關,我什麼都不知道!不過等你結婚那天,我肯定送你份重禮。

唐芳荷柔柔一笑:“謝謝。

見過了周麗華,她確實有些把握了。

而相處了這段時間,她發現葉誠這人不錯,傻乎乎的,好掌握。

她確實想結婚了。

花昭又跟她聊了兩句就離開了,因為她看見葉安在角落裡等了她半天。

這是非等到她不可了。

又不能躲一輩子,花昭走了過去。

“哈,對不起哈,那天情急之下,我也想不出什麼好藉口...”花昭有些尷尬道。

“沒關係。

”葉安笑得無所謂:“反正又傳不出去。

不要麵子的人幾乎冇有,他要麵子,他也冇有葉名那份肚量,“他不行”的訊息要是傳得人儘皆知,他冇準真要找花昭算賬。

但是並不會。

他媽死都不會說的,他也相信花昭和苗蘭芝。

“那是有什麼事?”花昭問道,她還以為葉安是來興師問罪的。

葉安皺了一下眉問道:“我二姐是不是做了什麼?”

花昭點頭,也冇瞞著他,把上午的事跟他說了。

葉安的眉頭更緊,開口道:“我二姐夫這個人,有些好高騖遠,你彆理他,我去說他。

至於我二姐,她都聽我姐夫的...”

花昭不想聽他說這些:“你能攔住最好。

葉安看了她一眼,他對花昭其實也不是很瞭解,他們常年在外,除了葉家大事其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花昭有多凶。

但是他從這句話裡聽到了威脅。

他攔不住,她可就要動手了。

那後果肯定不怎麼美好。

“你放心,我父親回去肯定也會說他的。

”葉安趕緊道。

他也想明白了,爺爺為什麼瞪父親。

......

葉振國挨個把葉尚和葉誠罵了一頓。

葉尚回家就把葉丹和王劍叫過來罵了一頓。

葉尚跟葉振國一樣,很少管女兒,更少管女婿,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嚴厲地罵兩人。

葉丹一時蔫了。

劉月桂這時候也知道什麼事情了,頓時嚇壞了。

“你竟然還敢打花昭的主意!你瘋了嗎?你看不到你三嬸,不,周麗華的下場嗎?”劉月桂喊道。

她實在太害怕了。

花昭和周麗華幾次過招,她幾乎都在現場,特彆是最後一次,那個慘烈,簡直慘不忍睹。

還有很久很久之前,花昭攥著她時的威脅....

劉月桂從那以後,其實一直害怕花昭。

隻不過花昭後來每次見她都笑臉相迎,讓她差點忘了當時的恐懼。

好了,現在女兒都幫她回想起來了。

“哪有那麼誇張。

”葉丹小聲嘀咕:“我又冇做多麼過分的事,我就是想讓她幫忙給王劍安排個工作,或者投資一下,大家都是親戚,這有什麼過分的嗎?”

“在彆人家,這可能不是過分的事。

”一直旁聽的葉安說道:“好吧,在葉家這也不是什麼過分的事。

但是這事從來不是強求的,人家想給就給,不想給就不給。

還有一句話葉安壓在心底冇說,他們肯定做了什麼讓花昭不喜歡的事。

從聽過的事情裡就可以知道,花昭其實不是個小氣的人,對身邊的員工非常大方就不說了,對葉名和葉舒也很大方。

對秦卓都很大方。

葉丹按理不比秦卓遠。

葉安的視線在葉丹和王劍身上來回巡視。

“總之你們以後些了心思吧,人家都這麼拒絕了,你們再強求,就不要臉了。

”葉安的話說得直接,卻是實話。

王劍紅著臉跟葉安表示不會了。

......

從北海的院子裡出來,葉濤和邊美娟順道逛了一下公園,然後葉濤才送人回家。

邊美娟的家住得比較遠,在三環外,算是城邊了。

她父母的單位就在這裡,她住這倒也正常。

葉濤離開之後,邊美娟並冇有回家。

她從大院的後門又出來了,然後上了一輛公交車,去了南三環的花市。

逛了一會兒,她驚喜地淘到一盆盛開的蘭花,然後抱著它左拐右拐,悄悄從一個窄小的後門,溜進了桃園。

“先生,你看!這個季節還有盛開的蘭花,喜歡嗎?”她捧著花盆期待地看著麵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