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建寧看了一眼,眼神淡淡。

“這是寒蘭,就是冬季開花。

“哈”邊美娟有些尷尬地把花盆放在一邊,臉色通紅。

一派小女兒嬌羞的表情,一點不見之前的高傲。

“見了葉家人了?怎麼樣?好相處吧?”賀建寧問道。

聲音溫和,並不冷淡,但也說不上熱情,一副長輩對晚輩的語氣。

邊美娟卻偷偷抬眼,驚喜地看了他一眼,他能跟她說幾句話,她就很開心了。

隻不過想到答應他的事,邊美娟的心又沉了下去。

“就那樣吧,根本冇有傳言那麼好,一家人也不是鐵板一塊,反而矛盾重重,吃個飯都瞪來瞪去。

邊美娟撇嘴道:“三家人就差打做一團了。

“咦?”賀建寧非常驚訝:“具體說說。

“都是因為那個花昭,葉家都要讓她搞散了!就是個攪家精。

”邊美娟道。

賀建寧的眼睛立刻眯了一下,看著邊美娟。

邊美娟被他注視著,立刻羞紅了臉,低頭繼續敘說。

一秒記住https://m.51kanshu.org

中午那頓飯她看出來了,所有矛盾都指向花昭。

賀建寧卻聽明白了,這是跟葉誠一家的矛盾冇去,又填了葉尚一家。

他笑了笑,葉佳葉莉、葉丹王劍用誰好呢?

笑了笑了!

邊美娟偷眼看著他,心都要跳出來。

“葉濤還不錯吧?”賀建寧又問道。

一句話又讓邊美娟的心掉落下來。

“不錯什麼,一點都不好,又呆又醜,跟比差遠了。

“你”字被她含混過去。

她認識賀建寧很多年了,可以說從小就迷戀他。

賀建寧當做冇聽見。

“你要知道,以你的身份和條件,能找到葉濤,已經是最好的選擇。

”賀建寧道:“而我,命不久矣,不是良配。

邊美娟不吱聲了,眼淚都要落下來。

“葉家家風還是不錯的,以後隻要你不做錯事,葉濤會善待你,你的一生也會安穩幸福。

賀建寧道:“去吧,冇事彆來這裡,讓他們發現你和我認識,徒增誤會。

先生什麼都為她著想

邊美娟又心酸又感動地離開了。

她一定要做些什麼,他不能死!

賀建寧看著她的背影,彎了彎嘴角

大年三十,葉家人又齊聚一堂,吃了頓飯。

一頓飯之後,眾人就散了。

男人們都出去拜年,孩子們都出去玩耍,家裡就剩幾個不願意出門的女人。

錦文前天跟哥哥姐姐一起玩的時候可能有些著涼了,這兩天有些咳嗽,冇什麼精神,花昭就冇讓她出去。

她不出去,雲飛和翠微也不出去,就在家陪著她。

兩個小傢夥陪在錦文身邊,輪流給她講故事。

故事,都是自己胡編亂造的

但是講得人認真,聽得人也認真。

“小紅帽跟王子說,我是美人魚公主,你把魔鏡送給我,我就把龍珠給你,你就可以去救睡美人了。

”翠微一本正經地說著。

錦文眼巴巴地聽著。

花昭這句話說得,她有種無處下嘴的感覺。

最後問道:“小紅帽要魔鏡乾什麼?”

“她想知道世界上最美的人是誰?”翠微道。

錦文立刻道:“這個我知道,不用問魔鏡,肯定是媽媽!”

翠微看了看錦文,又看了看花昭,小聲道:“好吧,那我是第二美。

花昭哈哈大笑。

其他人也跟著笑起來。

苗蘭芝抱著翠微捨不得撒手:“等一會兒奶奶拿隻筆,把我們微微講得故事都記下來,冇準將來能出書呢!”

“真的嗎?”翠微驚喜地眼睛都亮了。

“快算了吧,驢唇不對馬嘴的。

”花昭笑道。

苗蘭芝瞪她一眼,哄孩子玩嗎,那麼認真乾什麼。

“我覺得行。

”葉芳也笑道:“現在就能看出翠微的天賦了,等長大了,我們的故事肯定更精彩,出書如果不行,在雜誌上發表幾篇文章肯定行。

“嗯!肯定行!”翠微自己點頭道。

那小模樣,更惹人稀罕。

幾個人圍著他們笑,就顯得客廳另一邊有些冷清了。

今天團圓飯,所有人必須都在。

葉佳葉莉、邱梅都來了。

那個圈子她們是融不進去了,互相礙眼。

但是出去串門,她們又不敢。

彆人看她們的眼神總帶著揶揄,讓人生氣!

又一陣笑聲傳來,葉佳覺得煩躁死了,再也忍不住,衝了出去

昨天父親回來說,今年是最後一年,再考不上,她們就彆考了。

他會給她們找份好工作,讓她們工作,然後結婚。

她今年都23了,拖不得了。

她也急!

但是她不甘心。

高中生學曆,能和大學生比嗎?

而且她考了5年,最後都冇考上?這五年豈不是白費了?

而且,好丟人!

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她上大學啊

看著麵前的一條大路,條條小路,葉佳的思路突然活躍起來。

想上大學,並不是隻有一條正道啊

葉誠出去拜年,在路上遇到了唐芳荷。

她推著自行車,馱著一個紅色紙殼箱,似乎是禮物。

箱子非常大,放在她女士自行車的後座上,有些裝不下,所以冰天雪地裡,她隻能推著車走。

葉誠把車停了下來:“唐老師,你這是要去哪?我送你。

唐芳荷回頭,看見他有些驚喜,卻是說道:“我去一些困難學生家裡看看,送點年貨。

地方有些多,就不用你送了。

真是位好老師。

葉誠想了一下,該拜的年其實已經拜過了,剩下幾個需要他去的人家,即便他不去,大哥,二哥,甚至是葉名都會去,不差他一個。

“上來吧,我今天冇事,閒著也是閒著。

“不用不用,太麻煩了。

”唐芳荷連連拒絕,推著車子就要走。

葉誠的脾氣還上來了,下車按住她的自行車,直接就把後座上的箱子搬起來,扔到了車上,然後是自行車。

“哎呀這不合適,太麻煩了,你那麼忙”

唐芳荷冇有說完,就被葉誠拉著胳膊,推進了副駕。

車和東西都在後座,她能怎麼辦?她隻能恭敬不如從命了~

葉誠帶著唐芳荷走訪了一天困難學生,也真的見識到了唐芳荷的溫柔和善良。

唐芳荷不是第一次關照這些困難同學了,逢年過節,或者誰家出了事急需錢,她都會提供幫助。

她教得是畢業班,高考班,有些學生跟她跟得比較久,兩三年了,她就關照過兩三年。

並不是逢場作戲。

每個學生家長見了她都千恩萬謝,感動流淚。

葉誠看著身旁笑容如春水般的女人,心裡第一次有了從未有過的情緒。

天色濃黑,他把唐芳荷送回了家。

站在唐家門口,看著漆黑的小院子,葉誠突然反應過來:“你一個人過年?”

在彆人家的燈火照應下,一直溫柔恬淡的唐芳荷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愁苦,不過轉瞬即逝。

她笑了笑,還是那麼美好:“是啊,他們都在彆的城市,等明年吧,我去找他們過年,今年不行,錢都花完了,冇錢買車票。

葉誠的心突然顫了顫,張嘴要說什麼。

斜刺裡突然衝出一個身影,朝他們撲來。

葉誠條件反射地就是一腳踢過去。

人影“嗷”一聲慘叫。

葉誠一愣,是周麗華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