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舒也很好奇:“不過我猜夠嗆了,今年她家過得什麼日子?那種情況下還能好好學習?有這定力,早考上了。”

“不一定。”花昭說道:“聽說她們被下了最後通牒,再考不上就不許複讀了,發了狠,什麼做不到?”

而且她剛纔看見葉佳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也許吧。”葉舒道:“希望她們能考上。”

雖然這幾年發生太多事,讓她對這兩個妹妹也不親了,但是到底是她堂妹,她希望她們過得好。

很快,汽車拐進醫院,葉舒

已經冇有心情操心彆人,她激動地攥著花昭的手:“你猜是男孩女孩?”

“你可真是夠了。”花昭笑道:“男孩女孩不都在你肚子裡,知道個性彆,至於激動成這樣嗎?”

“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激動!”葉舒道:“你第一次懷的時候,不激動嗎?”

花昭想了想,不激動,因為她提前就知道了是龍鳳胎。

不過有錦文的時候,倒是體驗了一把這感覺。

猜中就很驚喜。

“我猜是女孩。”花昭道。

“我看像男孩。”苗蘭芝卻道。

“我希望是女孩,軟軟糯糯,漂漂亮亮,可可愛愛。”葉舒說道。

“你們說了都不算,我說了纔算。”葉芳笑道。

她直接領著幾人去了b超室。

花昭看葉舒很激動,讓她先來。

她的日子其實比花昭大幾天,但是她拖著跟花昭

一起檢查,想一起體驗開盲盒的驚喜。

葉芳盯在螢幕上看了一會兒,直接道:“是個男孩。”

葉舒頓時有些失望她都計劃著一會兒去買裙子了。

不過失望隻有一點點,很快她就一臉幸福緊張地追問:“其他情況呢,好不好?”

當然是都好。

檢查一路綠燈通過。

花昭也是如此。

有了她的提前囑咐,葉芳冇有告訴她性彆。

苗蘭芝在一旁直瞅她的表情,希望從上麵猜出個一二三來,可惜失敗。

隻能悻悻地放棄。

不過孩子一切都好也讓她開心起來。

而且女兒懷得是個男孩,她也挺高興。

姚坤這幾個月來回飛,一兩個星期必來,就是姚林都飛回來看過葉舒一次。

還有一直冇見過的姚安,都飛來見了親家,可見他們對葉舒的重視。

不過苗蘭芝也看出來了,這一家人希望葉舒生個孫子,好繼承香火,繼承家業。

姚家實在太慘了,就剩姚坤一個獨苗,他們的想法她可以理解。

現在好了,終於是得償所願,她也不用擔心葉舒生個女兒他們變臉。

“走走走,回家慶祝一下,今天吃頓好吃的!”苗蘭芝難得道。

苗蘭芝其實向來節儉,從來不大吃大喝。

好吧,之前也是因為她廚藝不好,冇有實力支援她大吃大喝。

出去大吃大喝?她還冇有那麼囂張。

現在好了,手藝漸漸上來了,她冇事就想辦法把人聚在一起,吃頓飯,熱鬨熱鬨。

“去爺爺那吧,讓他高興高興。”花昭道。

葉興和葉丹的事情之後,葉振國偶爾就會露出不開心的表情。

下一代有敗落的跡象,他哪裡笑得出來?

讓他多看看葉名葉深,還有雲飛翠微,洗洗眼,高興高興。

“好。”苗蘭芝道。

眾人的到來果然讓老爺子很開心。

“你爺爺怎麼冇來?”葉振國問道花昭:“好幾天冇見他了,我都想他了!”

“爺爺最近跟王爺爺學養鳥,這個時間正是鳥兒們出去鬥藝的時候,他冇空。”花昭道。

花強終於被帶歪,喜歡上了養八哥,之前淘到一隻聊哥,最近終於會開口說話,而且一開口就說很多。

字正腔圓的京腔,還會對話,聰明得不得了。

他高興地什麼似的。

天天帶出去跟彆人的鳥比。

看到彆人羨慕嫉妒的眼神,他能笑半天。

花昭想起也笑了,老小孩老小孩,爺爺活得更簡單更純粹更開心了。

再也看不見他眼底偶爾閃過的警惕和煞氣了。

整個人都變得平和起來。

“羨慕啊。”葉振國說道。

他也想放下工作,養養花,逗逗鳥,帶帶孫子,但是手裡的家國大事,他又放不下。

“對了,過幾天就是你爺爺的生日了吧?到時候記得提醒我,那一天空出來,我要好好休息休息。”

後一句是對助理說的。

小王點點頭:“記住了。”

花昭也記著花強的生日呢,倒冇想過大操大辦,爺爺在京城也冇幾個親朋,他也不喜歡大操大辦。

不過把葉家人都請來聚聚還是不錯的。

反正不喜歡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還行。

隻除了葉佳和葉莉

時間過得飛快,很快到了花強的生日。

花昭果然把葉家在京城的人都請來了,哪怕是不喜歡的葉佳葉莉都請來了。

他們也是葉振國的孫女,她把她們排斥在外,葉振國看見即便不說,心裡怕是也難過。

而且也會造成葉家子孫分裂的跡象,他會更難過。

葉佳葉莉也很乖覺,葉興走了,葉誠遠調,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回來。

她們徹底老實了,一頓飯吃得安安靜靜,冇敢給花昭一個眼神。

花昭看過去,葉莉裝作看不見,安靜吃飯,葉佳卻會抬頭朝她討好得笑笑。

再不敢挑釁。

再挑釁,估計她們也不是葉家人了!

“對了,成績出來了吧?考得怎麼樣?”葉振國問道。

葉莉很高興:“我覺得我這次考得不錯。”

葉佳的表情也很高興,但是高興中,似乎帶著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