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陸峰把高層全部叫來開會,在之前的風險防範基礎上再次加碼,將外包公司進行拆分,核心人物轉移到新的公司,找一些不重要的人丟出去擋槍。

當然了,各種局可不是傻子,想要化解這場危機,根本上還是要從領導入手,該花錢就得花,在商界有一句話特彆有名,那就是聰明的商人隻賺有限的利潤,因為那些想獨吞利潤的人會被弄死的。

下午一點鐘,市場監管局的人在一處五星級酒店宴會廳裡控製了佳峰電子團隊之一,對現場的產品進行的扣押封存,罪名是虛假宣傳、非法集會。

相差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愛丁堡市監局當場查封了佳峰電子位於該市做宣傳的佳峰電子另一個團隊,給出的理由也是一樣的。

電話不斷的打來,分部在英國各地的團隊陸續出事兒,陸峰臉色陰沉,站在辦公室門口沉聲道:“通知所有團隊,暫停一切商業活動,正在進行的,冇有被查的,全部改為聯誼會,配合當地所有部門前來檢查。”

電話一個個打出來,辦公室內所有高層神色陰沉,整個大辦公室內壓抑的可怕,大家這麼長時間的努力,怕是要付之東流了。

外包公司的負責人走了進來,朝著陸峰低聲道:“核心成員已經辦完了離職手續,現在隻剩下不到五十號人,我們找了一個人。”

“人來了嘛?”陸峰問道。

負責人帶過來一個四十多歲的英國人,四十來歲,大鬍子,看上去整個人有些潦草,看著陸峰神態慌張,顯然是個生活在窮困的窮人。

“你在公司裡乾什麼的?”陸峰問道。

“負責舞台搭建什麼的,主要是後台打雜。”他回答道。

“公司這段時間對你很不錯吧?”陸峰又問道。

他點點頭,這份兒工作對他來說絕對算是好的,事兒不多,工資還挺不錯的。

“你也知道,我們公司善於創造奇蹟,對於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你很有一夜暴富的潛力,我很看好你,現在呢,公司也許會出一點問題,你如果願意幫我這個忙,我也願意認你這個兄弟,不要平庸的活著,打雜是一個很冇有冒險精神的活兒,隻要你點點頭,下一秒你就是公司的董事長!”陸峰拍了拍他肩膀道:“每個月工資五千英鎊,到時候警方如果把你抓去,我會補償你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的錢。”

他看著陸峰有些猶豫。

“你已經這麼大年紀了,你的人生還有其他的希望嘛?搏一把,你蹲不了多久的,最多也就半年,出來後你什麼都有了,說不定就是拘留你幾天,你也能拿幾萬英鎊,我給你五秒鐘時間考慮!”陸峰不打算多廢話,不行就換人。

男人想了一下,點頭答應下去。

“帶他下去,把公司實際控製人換成他!”陸峰朝著旁邊人吩咐道。

下午四點,質檢、市場監管、稅務三家聯合執法,當場查封了外包公司,並且要查作為關聯公司的佳峰電子。

陸峰對於這場徹查心裡有準備,看向李經理道:“現在能拿出多少現金?”

“現金?”李經理不知道他要乾什麼,想了一下道:“一兩百萬吧,不過樓下就是銀行,取錢也方便。”

“能取多少?最好是拿個一千萬出來,全部放在我辦公室裡。”陸峰吩咐道。

李經理不知道為啥,可也隻能照辦。

一個小時後幾層辦公區域內到處都是執法單位的人,所有人離開自己的崗位,陸峰作為公司負責人出示了企業經營各種證件、海關的單子,一大堆資料鋪在辦公桌上全部檢查了一遍。

確認都冇問題,其中一個局長級彆的白人男子走了過來,看著陸峰問道:“你們跟瑞格絲銷售公司是什麼關係?”

“合作關係,這裡有全部的合同,我們委托他們進行產品銷售,他們給我們保證銷量,我們保證他們在市場上的獨家代理。”陸峯迴答道。

“這家企業的實控人是誰?”

“是一個叫亨特的人,我見過兩次麵,並不是很瞭解。”陸峯迴答道。

“嗬嗬嗬!”他笑了笑頗為不屑,作為本次的聯合執法的負責人,他在查這種公司絕對是身經百戰的,開口道:“他下午才成為瑞格絲銷售公司的實控人,你們幾個月前就接觸了?再說了,他一個打雜的,突然就變成老總了?”

陸峰聽完這話也不急,笑著道:“您進辦公室,我跟您慢慢聊這個事兒,也不著急,我們又跑不了。”

局長眯著眼睛看了一眼陸峰,猶豫了一下朝著陸峰辦公室走去,推開門,裡麵的地板、沙發、桌子上全部擺滿了錢,一眼看過去很是震撼人心。

“您請進,這是我們公司的裝修風格,儘管踩,這叫腳下生財,這沙發是給貴客坐的,後背靠著的不是抱枕,而是兩百萬英鎊,叫背靠金山,您請坐!”

陸峰說著話,目光悄悄的觀察著眼前這位的反應,很顯然他已經震撼無比,眼前這景象有幾個人能扛得住?

如果他第一時間冇有表現反感,那麼接下來就是無儘的沉淪。

可是這個世界會有人反感錢嘛?

“您怎麼稱呼?”陸峰朝著他問道。

“查理!”他說話聲音都有些發虛。

查理見過錢,畢竟是稽查一些企業的,可是像這種方式展示財力的,他是第一次見,這種方式真的是土到爆炸,暴發戶的嘴臉,可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種土竟然散發著迷人的香味,尤其是鈔票那個味道,感覺比馬殺雞都讓人放鬆。

“陸峰!我們是一家來至於東方的國際企業,主要銷售產品是以家電為主的,初到貴國,人生地不熟的,也難免被騙,今天這麼大的陣勢,說心裡話,真的是害怕,而且我們來呢,也是為了給你們國家創造收入,畢竟掙了錢要投資出去嘛,提供了工作崗位,來了這麼長時間,也確實感受到了英國人民的高素質和熱情,但是對於執法部門,還是第一次見。”

“我們應該是朋友,做企業最痛恨的就是違法分子,既然您都已經出動了,我相信那家代理公司肯定有問題,正所謂多個朋友多條路嘛,今天我也算是跟您認識了,我在我們國家的時候,也經常跟這些主管領導打交道,您稍微瞭解我一下就知道,我這人特彆仗義,經常送一些傢俱什麼的。”

陸峰說著話用手拍了拍旁邊的沙發。

查理知道,這家企業底子不乾淨,他們是受到倍科的舉報信後纔來查的,就現在掌握的情況,頂多是定一個虛假宣傳,罰不了多少錢的,都是不痛不癢的小問題。

這間辦公室裡隨便一把椅子都夠罰的了,而且本地企業也有很多這樣的,再加上眼前這個笑眯眯的年輕人,看上去很是會來事兒,說話又好聽。

“那是在你們那,在這還能來這一套啊?”查理的批判顯得很冇有力氣。

“是是是,我一定改正,我這人喜歡交朋友,改天組個局,請您吃個飯,到時候會有不少重要人物來,我呢,能把生意做到這,海關、稅務、市場稽查這方麵還是有不少朋友的。”

陸峰可不願意給他這樣的小嘍囉花錢,給他畫個餅還差不多,這麼多錢已經給你看了,我還認識很多重要人物,足夠讓他想象去了。

查理坐在那感受著屁股下的‘膈應’舔舐了一下嘴唇,看向陸峰道:“你在給我描述美好的未來?”

“不!我在陳述事實,您這個年紀,有著足夠大的上升空間,完全可以去參選,如果您去做,我絕對會支援你的,我們是一家國際企業,需要朋友!”陸峰麵露微笑的盯著他。

查理感覺自己心口有些燥熱,這種餅,有幾個人能消化的下去?

“我直說吧,你們公司的問題,不算大,最好不要涉及到傳銷,最近兩年這東西對我們的傷害很大!”查理警告道。

“您放心,絕不會,我們是正常經營的企業。”陸峰說完走到自己辦公桌前,拉開抽屜拿出一張名片,看到抽屜裡有一根小金條,順手拿了出來,放在名片下麵,將名片放在了查理西裝上衣兜裡說道:“我的名片!”

幾分鐘後,查理邁步走了出去,陸峰跟在後麵順手把辦公室門關了起來。

“好了,相關的資料已經問清楚了,這邊不用查,重點查那家瑞格絲,收隊吧!”查理說完帶頭朝著樓下走。

陸峰看著眾人退去,深吸了一口氣,現在必須要找個靠山了,要不然這條路是走不通的,掙小錢可以,大錢可就難咯。

“肖恩那老小子還冇來嘛?”陸峰朝著李經理問道。

“電話裡說在聯絡人,晚點過來。”

“不等他了,開會,先暫停活動,安撫好現有代理商!”

陸峰知道,現在這種局勢需要兩麵出擊,在市場上即將迎來倍科,甚至是西門子這樣的企業,而在監察方麵,也需要認識更多的領導,該花錢就花錢,吃獨食最終的下場一定是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