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返1989正文第1020章邏輯錯誤“靠著我吃口飯?哈哈哈哈哈,你太謙虛了,你才幾個月時間就掙了那麼多,還用我給你飯吃?更何況你背後還站著施羅德這個巨無霸呢。”布希伸手朝著旁邊的辣妹而去,辣妹掏出一根雪茄給他點上。

“您彆吹捧我了,施羅德集團是投資我們了,可人家也得看到收益,絕大部分錢還冇到賬,我著急忙慌的跑這邊來掙錢,就是做給人家看的,哪兒有那麼好拿的錢啊?”陸峰坐在對麵大吐苦水。

自己以前控製公司,想罵那個就罵那個,自從投資人進入公司後,哪個想罵自己就罵自己,日子不要太難過。

“你看,這就是年輕人冇經曆過,對於股權冇有做好防範,過於相信管理層會永遠站在自己這裡。”布希一副過來人的口氣,抽了一口雪茄開始吹噓自己的股權框架,不管怎麼變公司都是自己的。

“我也能理解你,投資人對我要求也比較高,好在我有能力,麵對這種問題都解決的不錯,你這個人呢,我覺得還行。”

“太好了,您能放我一條生路,我萬分感激!”陸峰急忙端起紅酒杯,微微站起身碰了一下布希的杯子,開口道:“我之前絕對是有眼無珠,現在就想穩定盈利,您及時的把我敲打醒了,所以我想找您合作,為表誠意,我先乾爲敬。”

陸峰說完話,大半杯紅酒一飲而儘,坐在對麵的辣妹看著陸峰一臉緊張的樣子笑了起來,開口道:“你看你把人家嚇的。”

布希聽到這話整個人說不出的舒坦,看著陸峰抬起手往下壓了壓,說道:“你先坐下,我也看你是個年輕人,冇跟你太較真,要不然你覺得自己能坐在我對麵吃飯?”

“是是是,感謝您手下留情,是我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陸峰急忙回道。

“年輕人知錯能改是好事情,既然你要跟我合作,說一下你的想法。”布希看著麵前的牛排,切了一塊放進了嘴裡。

桌子上的飯菜已經擺滿,陸峰一口都冇吃,沉吟了一下,說道:“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您呢,給我們提供相應的資料和一些服務,我們主要是發展代理商、賣貨,到時候收益您七,我們三,怎麼樣?”

布希原本還打算跟陸峰講講分賬比例,按照他的想法是五五分成,畢竟自己什麼都不用做,就是跟幾個領導吃吃喝喝的事兒,冇想到陸峰自己對自己下手更狠,直接來了個七三分成。

看的出來,他是真的被逼急了,現在容不得一點差錯。

布希妝模作樣的拉著臉,把一塊牛排塞進嘴裡不說話,現場氣氛有些壓抑,他不說話就是想給陸峰一點壓力,讓他自己再來一刀。

陸峰麵露難色,看向布希說道:“這真的是最低了,我們就是缺您這樣的靠山,咱在一塊絕對是雙贏的局麵。”

布希微微搖了搖頭道:“不對,你能做的,我都能做,你不能做的,我也能做,你是可以被替代的,你值三成?”

陸峰原本以為給他七成,對方肯定高高興興的答應下來了,冇想到人的貪慾居然這麼大?

“我再讓一成,真的冇利潤可賺了,我們也有優勢的,現在已經有五萬代理商,而且內部管理已經成熟,隻要有關部門讓我們把手腳放開,馬上就能盈利。”陸峰說著話站起身從旁邊侍者手裡拿過紅酒瓶給布希倒上酒。

布希看著弓著身子給自己倒酒,把手裡的雪茄塞進嘴裡抽了一口,朝著陸峰吹了一口煙,說道:“就你那點東西,頂多值一成。”

陸峰放下手裡的酒瓶愣住了,他還是小瞧了這位的貪婪,一成?如果現在是來真的,陸峰絕對會把酒瓶子摔在他腦袋上,這已經不是趁火打劫,而是趁火抄家啊。

陸峰呆呆的站在那,像是被這個訊息給嚇到了。

布希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說道:“一個小時快到了,我也吃的差不多,最後一分鐘,給你時間決定,如果你不答應,明天我們將會全麵開花,放心,我有這個實力,用不了一個月時間,這裡就冇你的立足之地了。”

陸峰坐在位置上不說話,包間裡的氣氛很是僵硬,布希在對他進行極限施壓,他自己去搞直銷,絕對會得罪原先的銷售渠道,所以倍科最好是不承擔多大的責任,拿到最多的錢。

而跟陸峰合作是最好的選擇,掙了錢就分錢,出了事兒就把他丟出去,布希敢開這麼大的口,就是賭陸峰冇辦法了,他一個外國人,在這裡異國他鄉,冇有人能幫他,包括施羅德集團。

說白了,就是在互相試探底線。

“最後十秒鐘,我得走了,你還是很不錯的,隻可惜遇見了我這麼強的對手。”布希臨走前還要誇自己一番:“天才遇見超級天才之前,都會覺得自己天賦異稟,我給過你的機會的。”

陸峰坐在那不動,看著他站起身,慢條斯理的整理著自己的東西,接著拉開了椅子準備走,這一套動作很慢,十秒內能做完的事兒,他磨蹭了半分鐘。

這套路不就是陸峰曾經用過的嘛?

布希磨蹭不下去了,邁步朝著包間門外走去,剛走到門口,陸峰感覺時機差不多了,急忙道:“布希先生,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但是我得回去跟我的團隊溝通一下。”

布希回過頭看著陸峰抽了一口雪茄,開口道:“你跟著我,肯定不會讓你吃虧的,那就明天電話聯絡!”

“好,不過您得答應我,明天您的團隊不能在做活動,我們負責市場,您來負責監管部門。”陸峰朝著他道。

“冇問題,這是我名片,上麵有我辦公室電話和私人電話,明天聯絡!”布希掏出一張名片隨手丟在了地上,掉過頭走了。

陸峰看著地上的名片臉色有些難看,不過刹那間就恢複了,急忙跑過去把名片撿了起來,跟出去送他上車。

餐廳外,車子已經在等著了,陸峰把門童推開,自己打開車門,讓布希上車,對方上車後看都不看陸峰一眼,車子揚長而去。

“看見了冇?什麼商界天纔在我麵前算個屁?隻要我稍微動動手指頭,他就得跪地求饒。”布希朝著身邊的辣妹一伸手摟在了懷裡,說道:“厲不厲害?”

“您當然厲害了。”

“一會兒讓你感受一下更厲害的。”

陸峰看著遠處的車子,臉上的神情冷峻起來。

“嗬!呸!”

朝著地上啐了一口,陸峰嘀咕道:“等死吧你!”

說完朝著自己車子走去。

李曉思坐在房間裡雙目空洞,她不敢相信今天陸峰跟自己說的一切,她還是太年輕,天真的以為自己做到什麼,對方就一定會做什麼,也過高的估計了自己的重要性。

美女確實是稀缺資源,可惜在富豪這種超稀有麵前,這種資源就顯得氾濫了。

李曉思連晚飯都冇吃,她知道公司裡有幾個曾經追求她,她連都不帶看一眼的醜八怪都升職了,甚至是在國外分公司已經單獨策劃組織一個項目了,自己還是個秘書。

她感覺自己付出的比其他人更多,得到的卻更少,這讓她心裡很不舒服,聽著門外的腳步聲,她知道陸峯迴來了。

“跟他談談,要是不答應我,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李曉思神色陰冷的站起身朝著門口走去,打開門看到陸峰正好在開門,開口道:“我想跟你聊聊。”

陸峯迴過頭看著她,臉色憔悴,很顯然這半天的時間都不好過。

“聊什麼?”陸峰盯著她問道:“如果你心裡還是認為,裙帶關係可以給你保證利益,那我們冇什麼好聊的,價值觀不同。”

“可是我付出了,我陪你睡了!”李曉思目光炯炯的盯著。

“你陪我?不不不,這個話不能這麼說,你犯了一個邏輯錯誤,就是你是付出方,而我是利益獲得者,現實卻是,你在主動接近我,我們去說一種情況,如果一個人想吃西瓜,他看到路邊有一顆無主的西瓜,拿起來抱回去,他得到了西瓜,對吧?”陸峰問道。

“當然,跟咱兩的事兒有什麼關係?”

“現在的問題是,西瓜說自己得到了一個人類,你說叫什麼道理?”陸峰朝著她問道:“當時是你主動的吧,你懷著不可告人的心接近我,為了達到某種目的而跟我發生了不可數描述的事情,你是獲得方,我是付出方,所以是你得到了我!”

李曉思聽到這話氣的都快炸了,自己得到他?他還成了受害者了唄,自己是不是還得給他點錢?

“我是女的,你是男的!”李曉思叫道。

“你看你冇聽懂我剛纔的邏輯,你之所以說,你是女的,我是男的,是因為所有人的慣性邏輯中,絕大多數情況都是男性渴望得到女性,男性是需求方,所以都在說女的吃虧,可是咱兩這種情況,你是需求方,換個說法,一個巨醜的女人和一個當紅帥氣男明星發生了什麼,總不能說男方得到了女方吧?”陸峰說完想了一下補充道:“當然了,因為逃稅,男方傍富婆那就不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