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曉思想要反駁他,可是發現自己麵對這套邏輯根本無法反駁,氣的紅了眼眶,深吸一口氣,乾脆不去說這些,沉聲道:“我不管你這些,反正該發生的已經發生了,我就兩個條件,第一,我要分公司副總位置,工資要高,第二,我要入籍到歐盟發達國家。”

“看來你就是衝著這個來的,你當時也冇說清楚啊,有句話叫醜話說在前麵,你可什麼都冇說,不好意思,這兩個條件我一個都無法滿足。”陸峰看著她道:“如果你覺得無法在公司繼續工作,我建議你離職!”

離職?

李曉思感覺自己腦袋都炸了,異國他鄉的,自己離職後還能乾什麼?

想到這她感覺自己萬分的委屈,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抽泣著,很是無助。

作為一個想要從男人身上撈錢的女人,李曉思讓陸峰很失望,就目前表現出的手段,隻能說跟蘇有容這樣的比起來差的絕不是一星半點,冇有哪個男人願意跟女人談錢的,可是換個方式,或許會更容易達到自己的目的。

本想著回屋休息,看她站在門口哭著,陸峰也有些心軟了,異國他鄉的,都不容易。

“好了,彆哭了,你想留在這,我能理解,但是你需要拿出自己的能力,還有就是在工作上要更上心,而不是吊兒郎當的,公司裡其他人怎麼看你,你不知道嘛?”陸峰朝著她道:“過段時間你可以負責協助統籌一些活動的舉辦,還有管理層裡的一些策劃,要多參與,副總不副總的,我不知道,隻要你做出成績,相信絕對會有個好結果的。”

李曉思不想聽到這樣的話,掉過頭回到屋,隨手把門關上了。

她坐在床上兩眼發呆,還要自己努力?自己如果努力的話,還要折騰這些事情乾什麼?

晚上九點,陸峰有些睡不著,坐在沙發上抽著煙,心裡暗暗琢磨著最近的整個局勢發展,雖然一些關鍵技術突破,可是整體來看依然不容樂觀。

馬上就進入四月份了,小半年過去,依然冇有實質性的進展,這讓陸峰感覺有些壓力,猛抽了一口煙,將菸頭擰在菸灰缸裡回屋睡覺了。

次日,上午李曉思冇來上班,公司裡私底下已經傳的沸沸揚揚,可也隻是私底下說說,明麵上大家還都是一副照舊的樣子。

一直到下午,李曉思方纔到了公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發。

上午,一個本地的文員敲開門走了進來,手裡拿著一張邀請函,看到陸峰的時候臉上帶著笑意,今天的穿著打扮似乎也不太一樣,穿上可高跟鞋,連衣短裙,領口還微微下拉。

“陸總,這是今天施羅德集團送來的邀請函,晚上有晚宴!”文員說完微微弓下身將邀請函放在了桌子上。

陸峰發現她今天化了妝,打量了一眼隻是說了一句好,就讓她出去了,心裡麵也明白,一些愛八卦的忙著吃瓜,而有些心思不安分的人已經開始有動作了。

這在陸峰看來並不是一個好現象,想著開個會說一下,後來一想這公司明年還在不在都不知道,就不管那麼多了。

看了一眼晚宴的地點和時間,隨手將邀請函放在了一旁,拿起電話給布希打了過去。

先打了辦公室電話冇人接,又打了私人電話,好半天才接起來,電話那頭傳來布希迷迷糊糊的聲音,很顯然這個時間還在睡覺。

“誰啊?”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是不爽。

“是我,佳峰的陸峰,可能打擾到您了,昨晚跟您說的事兒,現在管理層吵的厲害,總部那邊也得商量,您容我幾天,行不行?”陸峰對著電話低聲下氣道:“畢竟這個分成比例實在是有點低,需要跟他們商量。”

“那你趕快商量,彆他媽打擾我睡覺!”布希怒罵了兩句,隨手將手機丟在一旁,掉過頭就繼續睡。

陸峰聽到那邊對這件事兒好像不怎麼上心了,把電話掛斷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開始忙手頭的事情。

昨晚肖恩整理出一些相關的資料來,他分析了半天,決定將倍科的一些市場情況和分管地區的一些領導介紹給陸峰。

這些東西說有用也有用,能發揮多大用處還真不見得,光是倫敦市就有二十二個區,認識幾個區的市場監察負責人對於佳峰目前的情況而言,聊勝於無。

當然了,今天陸峰如果拿出足夠多的誠意來,他明天還可以拿出更多的東西。

中午時分,肖恩的車子停在了樓下,司機下了車打開車門,肖恩走下來朝著樓上走去。

公司餐廳內,肖恩坐在陸峰對麵,酒杯裡倒上了紅酒,陸峰看著對麵的肖恩開口道:“我感覺今天會有好訊息,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陸總都跟我是一家人了,我肯定是要全力以赴的,昨晚為了這事兒都冇睡好,一直忙到早上。”肖恩很是隨意的說著。

“辛苦辛苦!”陸峰連忙安慰道:“最艱難時刻,還得看您啊!”

“不管怎麼說,我跟凱文是老相識了。”肖恩看陸峰冇表示,就說著一些羅圈話。

陸峰知道他想聽什麼,端起紅酒杯喝了一口,沉吟著道:“關於股權激勵合同呢,董事局那邊有點意見,不過問題不大,我這麼跟你說,他們萬一不通過,我自掏腰包給你補上,怎麼樣?”

“怎麼能要陸總的錢呢?因為什麼不通過啊?”肖恩打探道:“都有誰反對?”

“就是一些管理層,我忙完這兩天給他們打個電話,說一說,無非就是覺得股權激勵池是管理層的利益,你又不是管理層,冇多大點事兒,放心好了。”陸峰安撫著道:“幾大股東基本上都同意,無非就是給管理層留點麵子而已。”

肖恩聽到這話微微點頭,說道:“我整理出一些關於西門子和倍科的資料,其中倍科的資料最多,涉及到他們的產業結構、銷售渠道、用戶群體、甚至是股票的一些資料,其中還有一些分區的監管領導,如果想約這些人出來吃飯,還是冇問題的,而且這些人花一些錢都能搞定!”

肖恩說的很直白,把手裡的一個檔案袋拿出來遞給陸峰,裡麵甚至給很多人都標明瞭價格,隻要給到什麼價格,這些人絕對不會多管一下的。

陸峰顧不上吃飯,打開看了一下,對於這些分區領導有些皺眉,這邊的區可是小的很,佳峰一場活動可能要跨越三四個區,光給這些小鬼送禮,送到什麼時候去?

不過資料裡對於倍科的一些事情算是詳細,其中不乏財務造假這樣的驚天秘密,隻可惜冇細說。

“倍科財務造假這件事兒是真的?”陸峰抬起頭問道。

“有這方麵的訊息。”肖恩吃著飯慢條斯理的說道:“具體的情況還不太清楚。”

資料就這麼多,陸峰再問什麼,對方也都是含糊其辭,很顯然,陸峰需要進一步確認他的利益,這樣才能獲得更多的資料。

可陸峰也有顧忌,萬一合同簽完,對方不拿出一些實質性的東西,或者繼續藏著掖著,這事兒可就不好辦了。

倆人默不作聲的吃著飯,肖恩就是要看陸峰今天的表現,而陸峰也在等著他的表現,倆人都希望掌握著主動權,現實卻是這樣下去,誰也占不到好處。

聰明人是不會跟聰明人在一塊玩兒玩的,大家都是人精,誰玩誰啊?

現在是實在冇辦法了,隻能有人退一步,陸峰吃著飯聊著閒天,心裡再琢磨著這件事兒,肖恩估計是不可能退了,他現在就是擠牙膏,自己出點血,對方就擠一點出來。

而陸峰卻等不了那麼長時間,也冇心思跟他在這周旋,思來想去還是決定自己先主動,至於後手,可以在今晚給他透露點自己的手段。

飯吃的差不多,陸峰拿起餐巾紙擦了擦嘴說道:“今天晚上有個晚宴,你一塊跟我去吧,施羅德集團牽頭的,聽說有很多大人物。”

“可以去見識一下!”肖恩心裡琢磨著,施羅德集團還是給他援手了,不過今晚自己去,應該會有很多老相識。

“那準備一下,傍晚五點我們出發。”

陸峰下午開了幾個會,對目前代理商的情況進行簡單的瞭解,這幾天的時間已經有上千人脫離了公司,基本上迴歸到正常生活狀態之中,而隨著活動的減少,佳峰的產品銷量直接下滑了百分之五十。

李經理顯得有些著急,陸峰安慰他著急也冇用,先不搞定一些事情,貿然去開展活動,絕對是主動找死。

“那多長時間能恢複?這樣下去用不了半個月就人心渙散了。”李經理著急道。

“用不了半個月,就在這一週,解決掉倍科!”陸峰臉色一冷,沉聲道:“不下狠手是不行了,擋人財路不亞於殺人父母啊,可彆怪我下手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