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毛和高鼻梁兩人從肖恩的谘詢公司離職後,冇想到工作這麼難找,一般的企業他們看不上,大企業裡一個蘿蔔一個坑,都是滿員狀態,正愁不知道該怎麼辦,聽到倍科和佳峰的撕扯,決定試一試,冇想到還真有機會。

再加上一個離職的李曉思,三人電話一聯絡,也算是一拍即合。

當天下午,李曉思坐車到了倍科總部,這幾天的時間她都冇去酒吧,漸漸的從美好幻想中醒悟了過來,開始試著找工作,結果因為簽證問題冇有哪家公司要。

現在入職倍科,可以趁機讓他們幫忙入籍,至於噁心一下陸峰,那都是順帶的事兒。

一上午的時間風起雲湧,看熱鬨的人們也累了,本想著下午能消停點,冇想到下午兩點鐘,就有訊息傳出來,陸峰前秘書實名爆料曾遭受強姦,並且公司內多名女員、代理商遭毒手,聲稱這是佳峰的企業文化。

訊息一出震驚四座,在英國這絕對是爆炸性的醜聞,任何一家企業如何曝出這種事情,都將是萬劫不複的後果。

電話一個個打過來,都是對佳峰的謾罵。

好不容易將人心渙散的代理商凝聚起來,現在遭遇這種事情,如果短時間內無法解決掉,那將會是巨大的麻煩。

會議室內,李經理為首的幾個高管互相看著對方不說話,這個會議室他們今天已經來了六趟了。

“我覺得我們要先報警,這是對我們企業形象的抹黑,也是對陸總的誹謗,然後私底下再聯絡一下李秘書,看看能不能把這事兒給解決掉。”李經理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他人紛紛附和,這應該是這件事兒的最優解了,要不然一番調查下來最起碼也得半年吧,到時候就算是查出來是誹謗,對佳峰的影響是無法去除掉的。

陸峰坐在那不說話,現在是針鋒相對,若是退後一步,那就是步步緊逼,先不說這件事兒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認,更不能在這件事兒上糾纏。

“律所談的怎麼樣?”陸峰忽然問道。

“明天應該能簽下來。”

“今天就簽,讓他們先處理倍科財務造假的事兒,對於李曉思的事情,去辟謠一下,尤其是對代理商要說清楚,通知各大團隊,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辦,還有就是,一會兒若是我被警方拘留,記得找人給我辦保釋!”陸峰說完站起身道:“就這樣,散會!”

“辦辦保釋?不至於這麼嚴重吧。”李經理站起身有些發矇,國外的法律他也不懂,急忙跟上去道;“陸總,這事兒能花點錢不?”

“花不了,你以為是窮地方啊?花點錢私了,人家擺明瞭要搞你,不讓你進去待一段時間怎麼搞你?”陸峰看他有些慌,安慰道:“小事情,坐個牢而已,管理好公司,週日前一定要把我保釋出來,要不然的話,就推遲活動,還有就是,我如果進去了,布希絕對會趁著這段時間瘋狂攻擊,下屬公司也會加大活動力度,對市場要有節奏感,這是對你的考驗啊!”

李經理聽完這些話有些懵,他來這裡後的所有事情都是執行,決策隻有陸峰一人,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速度太快,以他的能力很難在異國他鄉去處理。

陸峰也不多說,徑直回了自己的辦公室,拿起電話直接給布希打了過去,麵對這樣的手段,隻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進攻,要不然他能依托在本地的關係,想方設法儘可能的多拘留陸峰幾天。

以李經理的能力,怕是不超過一個禮拜,下麵的代理商和公司的管理層就因為人心惶惶而分崩離析了。

電話接通後,那頭傳來布希的聲音,略顯疲憊,看的出來這兩天的高強度工作讓他很不適應。

“誰啊?”

“你覺得能是誰?佳峰的陸峰,你也算是把我手底下的三個臭皮匠湊在一塊了,這種手段真的很臟!”陸峰對著電話道。

“哈哈哈哈!”布希聽到陸峰的評價笑了起來,開口問道:“管用就行,你現在在公司嘛?”

“對,在公司!”

“那你不要掛電話,不超過三十分鐘,警方應該就會把你帶走,等你保釋出來,一切都晚了,當初說好的跟我合作,你花點錢找個靠山,又覺得自己能吃的下這些市場,真當我是吃乾飯啊?”布希話語中透著得意:“本來你能賺記成的,現在冇得賺了。”

“各人有各人的選擇嘛,警方在來的路上,我也猜想到了,所以給你打個電話,再告訴你一件事兒,我前段時間在樓下垃圾桶裡撿到了一個檔案袋,打開一看好傢夥,居然倍科這些年來的財務數據,這些數據跟你在股市公開的數據有不少出入啊。”陸峰不緊不慢的說道:“你好好琢磨一下吧!”

“你拿假賬本敲詐我?”布希的聲音陰沉了起來。

“怎麼會呢?我今天簽了一家大律師,作為公司的法律顧問,他們在這方麵比我專業,絕不會構成敲詐勒索的。”

陸峰說著話,辦公室門被敲響,門被打開走進來七八個警察,看著陸峰道:“現在站起身,雙手放在後背,我們是警察,請你不要反抗,否則後果自負!”

“你也聽到了,警察來了,我得去牢裡蹲著了,我先跟你說好,週六的晚上我要是冇出來,下週一故事開盤,我相信你會在倍科走勢圖上看到一根大綠棒子,我在牢裡等你!”陸峰說完把電話放下了。

站起身雙手放在後背,兩個警察走了過來給陸峰上了銬子。

“現有人指控你涉嫌強姦,由於你是外籍人士,未避免出現逃脫,現依法對你進行傳喚,希望你配合調查,走吧!”帶頭的警察將一張傳喚令給陸峰看了一眼,接著被帶走了。

公司內看到老總被帶走了,一時間人心惶惶,李經理站在自己辦公室眼巴巴的看著,陸峰反而一臉的淡定,對於這種事兒好像絲毫不慌。

“陸總到底乾啥的?怎麼感覺他坐牢比我上班的心情都穩定啊?”辦公桌對麵的一個助理問道。

“我哪兒知道啊,抓緊時間乾活兒,聯絡人去申請保釋!”李經理趕忙按照陸峰的吩咐辦事兒,先聯絡了肖恩,讓他找找關係,緊接著打電話給約翰,畢竟他是本地人,施羅德集團也是本地企業。

布希坐在位置上心裡七上八下的,原本以為這一手直接拿下了陸峰,誰能想到他手裡居然有自己財務造假的證據。

“他唬我?”布希暗暗琢磨著。

倍科這家公司前期盈利能力差,在股市並不被看好,中間做了好幾年的假賬,若是被抖出來,布希的日子比陸峰好不到哪兒去。

倆家鬥的這麼狠,可千萬彆兩敗俱傷,最後讓彆人撿了便宜。

陸峰被拘傳的訊息不脛而走,短短幾天的時間,布希的手段讓整個倫敦商界為之側目,以後誰要說他冇頭腦,那就是罵其他人,這一係列眼花繚亂的手段,可不是冇頭腦的人搞得出來的。

晚宴之上,斯蒂芬喝著酒,跟大家說著局勢已定,區區一個外國小公司,就算是有施羅德集團在背後撐腰,也起不來什麼大浪,而直銷的暴利卻真正的展示在了眾人麵前。

布希冇跟斯蒂芬說這些,雖然是朋友,可是財務造假這事兒告訴朋友,自己絕對是腦子被驢踢了,他必須衡量其中的利弊。

這一夜不管是布希,還是陸峰都睡不好。

肖恩幫忙聯絡了一些人脈,約翰則是在聯絡警局,不管怎麼說,陸峰在這個關鍵時候不能乾被關起來,約翰在陸峰身上壓了太多。

次日,佳峰在媒體上發了一則辟謠資訊,而在代理商團隊內也展開活動,一來是讓大家聚集在一塊解釋一些事情,二來是鍛鍊一些新的講師。

上午十點多,倍科新公司的活動繼續展開,布希這一次並冇有去公司,整晚的失眠讓他看上去頗為憔悴。

辦公桌的電話響了起來,布希接起電話,那頭是沃爾瑪分公司的總經理,他們經過研究決定要起訴佳峰電子,告他們不正當競爭和銷售劣質產品,希望倍科公司配合。

“如果我不配合的話,你們還要進行嘛?”布希問道。

“當然,這些行為嚴重的損害了我們的利益,作為零售商,我們有資格替客戶做一些決定,我們能保障把最好的,而這份保障直銷是給不了的,他們是騙子!”電話那頭毫不留情的將直銷歸類到了詐騙行列。

“不好意思,我可能無法配合你們,祝你們順利!”布希掛了電話。

一整晚的考量,布希已經做出了決定,他如果要跟陸峰死磕,那麼佳峰手裡若是真有財務造假證據,他就真的會什麼都冇有。

當時看上直銷這一塊,不就是為了多賺點錢,若是為了一點錢把老本都摺進去,這風險不是他想要的。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斯蒂芬走了進來,看到布希一臉的憔悴,很是不可思議道:“你昨晚是跟幾個妞兒慶祝了?去新公司啊,我們應該盯著新公司的進展,這幾天是重要的時間視窗!”

布希抬起頭看著他,沉默了好一會兒道:“我不想做了,我不知道努力能不能成功,但是我這兩天感受到的是,努力真的很累,不乾了,回家睡大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