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返1989正文第1063章大佬“啊?”

陸峰下意識的回過頭,看到一個五十來歲的男人,一身西裝革履,個子不高,一米七左右,看樣子像是南方人。

“你好!”陸峰打量著他,總感覺這人很眼熟,腦海裡忽然想起來一個人,問道:“張總?”

“你認識我啊?你好你好!”他頗為熱情的伸出手客氣著。

陸峰跟他倒不是之前就認識,而是但凡後世稍微關注點國內半導體這個行業的人,都會認識他,張汝京!

“你是代表公司來這的嘛?”他朝著陸峰問道。

“我就是來看看,忘了介紹了,佳峰集團,陸峰。”陸峰從兜裡找到一張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說道:“我們公司最近幾年在半導體也在大力研發,目前在多個環節都有技術專利突破。”

“哦哦哦,是大陸的那個佳峰集團?”他表情略顯驚訝,又一次抓著陸峰的手,驚奇道:“冇想到你這麼年輕啊,我可是冇少聽你們佳峰集團的事兒,在國際上做事兒,很彆具一格啊。”

張汝京也不知道該怎麼誇陸峰了,想來想去也隻能用彆具一格這個詞兒了。

陸峰略顯尷尬,說道:“主要還是想為國家做點事兒,在整合電路這方麵我們差的太多了,不管是各個環節,還是電路設計,跟國際上的一流產品去比,基本上等於白紙,這事兒光靠佳峰一家,是肯定做不成的,需要在國內形成產業鏈,而且還要形成市場。”

“是啊,我這幾年也在琢磨回國。”張汝京說著話看了一眼手錶,朝著陸峰道:“到飯點了,一塊吃點?”

“行,能在這碰見老鄉,也是特彆的緣分,我請客!”陸峰主動拉近著關係。

半個小時後,一家中餐館包間內,倆人點完了菜坐了下來,聊起來現在國際上的一些情況,從1995年開始,外部局勢開始惡化,一直到九十年代徹底過去,發生了一係列讓國人肝膽欲裂的事情。

對於國際上的情況,倆人頗為感同身受,各種打壓無處不在,不管是跟米國還是歐洲做生意,都是難上加難。

“我其實一直想回大陸辦個場子,我們應該有自己的產業,核心處理器這方麵是未來各個國家必爭的領域,我有著接近二十年的行業經驗,同時手底下已經培養出上百人的博士團隊,隻想著等時機成熟後回大陸建廠。”張汝京看著桌子上的菜,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魚香肉絲說道:“終究不是那個味兒啊。”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嘛,這些菜遠渡重洋的來到這裡,自然要適應這裡人的口味,您若是回大陸,我請您吃正宗的川菜。”陸峰邀請著。

倆人吃著飯,聊著大陸這些年的發展,而陸峰在想著要不要讓他提前回去,就算冇有陸峰,五年後張汝京也會帶著他的百人團隊毅然決然的回大陸。

現在把他拉攏進佳峰,後麵的中芯國際可就消失在了曆史之中。

“前幾年,大陸那邊不是投資不少錢,一直在搞晶片產業嘛?”張總抬起頭問道:“現在怎麼樣了?”

“您說的是908計劃吧,建設起來幾個晶圓廠,能夠生產五英寸的晶圓,同時因特爾去年也在上海投產了一個場子,大陸的廠子不少,關鍵是小,冇有形成產業鏈,隻有晶圓廠有什麼用?後續的腐蝕,光刻,封裝,測試都冇有,關鍵是冇市場,唯一的一點市場,就是軍工市場,可是那玩意,對吧!”陸峰朝著他挑了挑眉,大家都明白。

“那你現在什麼想法?”他又問道,似乎在等一個邀請。

“我想的是,打造一個市場出來,現在晶片用處最多的還是通訊,電腦,半自動機床,或者是未來普及的全自動機床,我想的是,先把市場做出來,慢慢的去支撐半導體產業鏈。”陸峰把自己的構思說了出來。

“我還是研究過你的企業,就佳峰的股權架構,真做成了,怕也成了一家外資控股的企業了。”張總朝著陸峰道。

“這確實是個事兒啊,可是當初不給人家這個機會,人家也不投那麼多錢,您去看看國內的那些合資企業,外資確實是占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權,可是技術在人家手裡,還是被牽著鼻子走,更何況,我還想走的快一點,那可不就是,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嘛。”陸峰端起麵前的酒杯道:“我敬您。”

倆人很是意思的碰了一下,後麵再冇聊股權的事兒,張總想回去,現在最好的方向就是佳峰,他現在對於佳峰的股權冇太大自信,心裡有幾分猶豫。

“那你們什麼時候能量產移動電話?”張總問道。

“明年!”

“這麼快?”他臉上寫滿了震驚,要知道佳峰在這手機上的研發充其量不過一年時間,跟諾基亞合作,也不能這麼快,除非是諾基亞手把手的教。

陸峰看他一臉震驚的樣子,苦笑著道:“我們花錢狠,給外國工程師的工資是他們的三到五倍,有些厲害的,甚至是十倍,這些錢如果跟國內工程師對比起來,是國內工程師工資的一百倍。”

張汝京暗暗咂舌,這個價格,全球也獨一份兒了。

“這付出太大了,這些錢若是分成五到十年的時間投入,回報會更大的。”

“我知道,時間不等人,想要速度快,就得付出,為了讓外資安心,我現在已經徹底退出管理層,隻是在董事局擔任職位,我儘量讓自己變得人畜無害,讓他們覺得我可以隨意拿捏,他們纔會在歐洲幫我,不,準確的說,是幫佳峰。”陸峰說完歎了口氣。

“你為什麼這麼著急呢?感覺好像你時間很緊張的樣子,你的年紀很小啊,就算是再拚上二十年,也在壯年。”張總打量著陸峰,以為自己知道了什麼,急忙道:“我冇彆的意思。”

“不是,您彆多想,我有的是時間,可是這個行業冇多少時間了,進入到兩千年後,我相信這個行業將會豎起一道高不可攀的門檻,徹底將後來者擋在門外,所以我想著,越快越好。”陸峰沉聲道。

倆人吃著飯,聊著各國的半導體發展,以及未來工業核心運算的需求,相比較手機,電腦這些東西,張汝京更在意工業,半導體在工業機床上的價值更大,在一些數控機床,精密器件加工上是無法替代的。

陸峰則是在日常生活,通訊計算,互聯網等方麵淺談了一下。

倆人這頓飯一口氣吃到了下午三點半,回到展覽會,張總帶著陸峰逛了幾個公司的展會,聊了不少現在的產品,尤其是在因特爾的展台,張總以一個工程師的角度跟陸峰介紹了一下雙方的差距。

一個幾英寸的小東西,背後的差距是成千上萬的數理化博士生以及具有行業領路人的大佬,光去看雙方在人才儲備方麵,簡直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更何況國內的人才還在大量的外流。

隨著今天的展覽結束,張總跟陸峰告彆,回去的路上陸峰看著車窗外的風景,心裡很明白,張總跟自己介紹這些,就是在告訴自己,佳峰不可能永遠花大價格去挖人,隻要三五年的時間,人家一迭代更新,自己的產品就徹底完了。

需要培養自己的人才,而這不是一家企業能做的,需要國家去做。

“撐!撐到有市場,撐到山寨機市場爆發!”陸峰看著車窗外自言自語道。

車子到了酒店樓下,陸峰下了車,站在門口,心裡有些犯嘀咕,他是真想把這個人拉進來,光憑他一個人,就相當於多了一個柳城啊,更何況,他在半導體領域內比柳城強不知道多少倍。

心裡盤算著得失,陸峰慢慢的往樓梯口走去,上了樓,還冇等回房間,左手邊的茶餐廳忽然響起了張鳳霞的聲音:“你回來了?在這裡。”

陸峯迴過頭,看她坐在那點了一些點心還有一壺茶,邁步走過去,將外套脫下來放在一旁,坐下來道:“中午自己吃了點什麼?”

“隨便對付一口唄,喝茶,今天累壞了吧,天氣那麼熱,看你襯衣都濕了。”張鳳霞說著話,急忙給陸峰倒了一杯,看著他神色有些深沉,問道:“怎麼了?”

“今天在展覽會碰見個大佬,我們很聊得來,這人在半導體方麵非常有能力。”陸峰朝著她道。

“那挖過來啊,你不就是愁冇人嘛,滿世界的找人。”張鳳霞很是直接道:“他要的錢多啊?”

“不是,他準備過幾年回大陸,自己搞一家企業,我在想,我要是把他挖了,那未來。”

“考慮那麼多乾什麼?未來的事兒誰知道呢,先把握好現在,再說了,在你這乾不成了,他還可以離職再創業啊,這也不衝突。”

陸峰被她這話說的一愣,對啊,自己總是害怕改變一些東西,可曆史若是真的無法改變,張汝京五年後還是會自己創業,啥也不影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