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遭的其他人聽到陸峰這些奇思異想隻是笑了笑冇人搭話,他們更在乎行業好不好,未來能不能提高收入,至於其他的東西,他們並不在乎。

張汝京看冇人在乎陸峰,邁步下了台階,朝著陸峰道:“走吧,去那邊坐一會兒,陸總啊,以佳峰目前的狀況來看,跟這裡的企業合作,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他們主要以商業化為主,像是因特爾在這裡主要是為了賣最新款的晶片,其他企業也基本上趨於成熟。”

“我知道在這裡找不到啥機會,就是來看看。”陸峰走到休息處說著話坐了下來,跟服務生要了一杯咖啡,接著道:“昨天晚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以大陸現在的技術產業,到底要多久才能追上,頗有一種時不待我的緊迫感啊。”

張汝京聽到這話沉默了,坐在那好一會兒,開口道:“我其實這幾年就打算回去,若是你能提供一些便利,我可以提前回,反正什麼時候回都一樣,不如趁著現在,爭取在不如奈米級的時候,跟國外在同一水平線。”

陸峰聽到這話眼神發亮,隨即問道:“你跟現在的公司簽了幾年合同?更何況現在帶著這麼多人離開,那邊怕是大地震吧。”

陸峰記得他上一世離開原先的企業,就被各種阻撓,不僅股票,工資全部不要,甚至被各種威脅。

“交接好工作就行,今年肯定是不行,明年吧,我加入佳峰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必須是單獨子公司,可以讓佳峰集團控股,在具體的股權上,佳峰占股不超過百分之四十,剩下的股權可以由你自己單獨掌控,或者是交給我們團隊,當然,你若是能引入國資,再好不過,這樣比較穩定。”張汝京很是認真道。

從他的話來看,顯然張汝京很認真的思考過這個事情!

“隻要您能來,一切都不是問題,您在那邊不管損失多少,我全部賠償,不能讓大家來承擔這些,至於下屬控股企業,這個事兒我回去跟他們說。”陸峰看著張汝京格外誠懇道:“我相信有您這樣的有誌之士,我們國家的半導體,一定會躋身世界前列的。”

“大家共同努力嘛!”

倆人關於公司的股權問題,還有後續在哪個城市落點深入聊了一下,陸峰聽的出來,這些事情絕不是他最近幾年纔開始想的,在張總的腦海裡有一張巨大的脈路,對於大陸方麵的一些交通,教育資源,產業集中情況都略有瞭解。

十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博覽會已經結束,陸峰跟張汝京談了不少具體的情況,中間還跟柳城通過幾次電話,柳城那頭聽到有大佬加入,也是欣喜若狂,以佳峰現在的規模,他對於研發的一些進度掌控顯得有幾分吃力。

有大佬加入,一來可以讓研發進度更快,二來也確實能分擔他很多的工作量。

除了跟張汝京洽談這些外,陸峰剩下的時間基本上都跟張鳳霞在一塊,這十天應該是張鳳霞最開心的十天,每天跟個孩子似的,將巴黎的一些景點全部逛了一邊。

隨著佳峰海外分公司開始陸續出現問題,陸峰知道自己必須回國了,要不然那些分公司暴雷,自己就走不了了,昨天他還給倫敦的公司副總打電話,正式告知他升任公司總經理,自己將會在下週回去主持大局。

早上八點鐘,陸峰已經洗漱好了,看著床上的張鳳霞開口道:“起床吃飯了,一會兒收拾東西,我下午的飛機。”

“我不要起床,不要!”張鳳霞一隻手抓著被子,整個人在床上亂滾,將被子裹在自己身上,抬起頭看著陸峰驚喜道:“你看我像不像個蛆?”

陸峰看著她用手揉了揉臉頗為無語,說道:“大清早的,彆這麼搞,吃飯了。”

“不想吃飯,你上來,跟我一樣。”張鳳霞說著話,在床上咕湧起來。

“好了好了,你化繭成蒼蠅了,起來吧。”陸峰把被子扒開,抱著她將她抱下床,結果張鳳霞兩隻手摟著他脖子,兩條腿夾著腰,整個人掛在了身上。

“這樣帶著你去餐廳?”陸峰盯著她問道。

“不走,好不好?”張鳳霞盯著陸峰問道。

“不走?等著被抓啊?歐洲多家公司基本上隻剩下個空殼子,上百萬的代理商手裡壓著貨,都得找我的麻煩啊。”陸峰兩隻手托著她道:“你已經是大人了,不能孩子氣,訂一張去米國的票,等到狀態好了,隨時回來。”

張鳳霞點點頭,算是認同了陸峰的方案,從身上下來開始換衣服,這半天的時間對於張鳳霞而言格外珍惜,倆人一塊拍了照片,走哪兒都牽著手,就差粘在一塊了。

中午找了一家頗為著名的情侶餐廳吃了午飯,下午一點,倆人趕往了機場,頭等艙接待室內,張鳳霞看著眼前的人兒努力讓自己顯得不那麼傷感,整個人半依在陸峰身上,其他人的目光時不時朝著這邊看過來。

“好了,好多人看著呢。”陸峰略顯尷尬道。

“看就看唄,我有些話想跟你說,出國前,我跟曉燕姐說直接去米國,她讓我來找你,我其實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你,說實話,從一開始喜歡你,就是一段不可能的愛,我那段時間都覺得自己是小三,不知道怎麼麵對曉燕姐。”

“這幾年過的挺糾結的,我以為自己的青春是瀟灑的,曾幾何時我也曾對愛情嗤之以鼻,記得以前有個朋友失戀了,找我喝酒,哭的稀裡嘩啦,我還笑話人家冇出息,可現在輪到我冇出息了。”

“時間過的真快啊,以前的我看到現在我這個樣子,怕也會笑話自己挺冇出息的,可是跟你在一塊的這幾天,絕對是我最近幾年來最開心的日子,我一直活在糾結中,不敢往前,不捨得退後,人生不應該站在原地,所以我來找你了。”

“我心裡很亂,真的很亂,我喜歡你,就這樣,這就是我的青春,我認了。想說的很多,腦子裡亂糟糟的,就說這些,你快登機吧。”張鳳霞深悉一口氣看著陸峰道。

陸峰明白她此刻的感受,可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伸手將她抱在懷裡伸手拍了拍她後背道:“我也喜歡你,到了那邊記得給我打電話。”

“知道了,會打給你的,你快點登機吧,我定明天的機票。”張鳳霞催促道。

陸峰拿著自己的包,看了一眼張鳳霞,掉過頭走了,過了檢票口,上了擺渡車,張鳳霞站在那透過機場的落地窗,看著擺渡車越來越遠,眼淚模糊了眼睛,哽咽道:“再見了,以後的人生冇有你,我努力讓自己好好的,你的人生也冇有我了,沒關係的,曉燕姐挺好的......。”

她哭著往外走,在張鳳霞的心裡,自己手起刀落,將彼此之間的聯絡斬了個乾脆,她想回到以前,自己那麼獨立,那麼堅強。

選擇來見他,隻是想給自己心裡一個交代,或許這是個藉口,可是此刻她必須去執行,不想讓自己再陷入到這段感情的漩渦之中。

機場外,她站在那看著一架又一架的飛機衝上天空,再也不回頭,張鳳霞看著,眼神時不時的看向出口,甚至在想他會不會冇走,會不會已經猜想到自己的決絕,此刻他若是出現,自己就有了推翻一切的藉口。

可惜,他並冇有出現,已經飛走了。

回到酒店,前台的接待照常問了她好,隻是有些詫異,這個住在這裡十來天的女孩前幾天都是滿臉笑意蹦蹦跳跳像是個十七八的少女,今天卻一臉喪氣。

張鳳霞將自己關在酒店內,呆呆的看著窗外的落日,空蕩的房間內就像是一口泉眼,將內心的空虛全部噴湧而出,充斥著整個房間。

“叮咚”

房間門鈴被按響,安靜的房間內格外刺耳,張鳳霞像是被嚇了一跳似的,整個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打開們看到一個服務員推著小餐車,麵帶微笑道:“您好,今天是十五日,我們酒店的五週年紀念日,特地為您帶來了晚餐茶點,還有紀念品。”

“放在那吧!”

服務員將東西擺放在桌子上,張鳳霞坐了下來,看著麵前製作的那個牌子,寫著七月十五日。

“十五號?今天都十五號了嘛?”她忽然想到了什麼,坐在那有些不敢相信,心裡有些狐疑:“不太可能吧?應該不會吧?”

顧不得吃這些茶點,張鳳霞急忙下了樓,找到前台。

“您好,請問有什麼能幫助您的嘛?”

“我想問一下,這裡有驗孕棒出售嘛?在哪裡?”張鳳霞問道。

“驗孕棒?”前台姑娘愣在了當場,尷尬道:“不好意思,不知道您說的是什麼。”

旁邊一個稍微年長一些的前台走過來說道:“她年紀小,我知道,不過是需要去醫院購買的,您不方便的話,我們可以幫您代為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