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峰爽快的答應了下來,正好這段時間空閒,自己也趁機休息休息,這幾年來自己對於多多有些虧欠,冇怎麼陪著她,現在抽出一個月時間多陪陪她。

對於國際上的反應陸峰能猜測個**不離十,在歐洲的事情是瞞不住的,再加上宣佈技術實現突破,下半年將會是佳峰在國際上最為艱難的時刻,他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出頭,相反,需要安靜,最好是安靜的像是佳峰不是他的企業一般。

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他隻要躺平了,有的是冤大頭抗。

下午四點,小學門口,孩子們魚貫而出,保安站在旁邊維持著秩序,哪怕許久未見,保安大爺還是認出了陸峰,朝著陸峰揮了揮手,麵帶笑容道:“陸總,多多在這呢。”

陸峰朝著那邊看去,果然看到了多多,走過去寒暄道:“謝謝您埃”

“您客氣了,都是應該的。”保安大爺笑嘻嘻道。

陸峰看著多多,順手幫她拿過來書包問道:“這回放假了?暑假你媽媽忙,要不要跟爸爸呆著?”

父女倆聊著天,保安大爺站在一旁看著,走過來一個女人問道:“看見我家孩子了嘛?四年級三班出來冇?”

大爺回過頭看了她一眼冇好氣道:“我是保安,又不是保姆,你問我,我問誰去?”

“哎?你這個老頭。”女人嘴裡嘀咕著罵了兩句往裡麵走。

陸峰帶著多多上了車,掏出手機給江曉燕辦公室打了個電話,告訴她多多決定跟著自己了,倆人準備回彆墅住著。

掛了電話,陸峰看向副駕駛的多多,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頗為慈愛道:“爸呢,常年忙於工作,這個暑假就是補償你的時候,有什麼要求儘管說。”

“不想寫作業!!1多多立馬叫道。

陸峰原本一副慈父的模樣,聽到這話盯著她道:“彆在我麵前太放肆!在你媽麵前嚇的跟個鬼似的,帶你吃漢堡去。”

發動車子朝著肯德基飛馳而去。

彆墅門口,接待組組長在這等了一個下午都見到陸峰,根本聯絡不上,問了保安才知道人家上午就出去了,他也隻好繼續等著。

一直到夕陽西下,烈日褪去了鋒芒,清風的小手拂過麵龐讓每一個毛孔都舒爽,陸峰的車子一個刹車停在了門口,看著坐在門口休閒椅上打瞌睡的人,陸峰下了車打量著。

“喂,醒醒1陸峰推了他一把,問道:“你哪家的?在這坐著。”

男子醒來,抬起頭看到陸峰都快哭了,急忙站起身道:“陸總,我是咱公司策劃部門的,您可能冇見過我,是集團二級部門,我叫孫森林,現在上麵要來考察,就成立了個接待組,我任組長。”

“這不是挺好的嘛,找我乾啥?”陸峰盯著他,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是魏總讓我找您的,事情是這樣.......。”

“行了,進家裡說。”陸峰打開門,把多多的書包那了出來,小傢夥還抱著一桶粒粒橙,喝的滿臉高興。

這位孫組長也是個老實人,進了家一五一十的把事兒說了一邊,陸峰聽完後點點頭,拿起桌子上的電話給魏豔丹辦公室打了過去。

電話那頭接起來道:“哪位?”

“是我,陸峰,魏總啊,你這是把我當啥了?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使喚吧?派個人過來就要返聘?再說了,你們怎麼做的工作?”陸峰朝著電話嗬斥道:“這點事兒都辦不了?總部養活上千人,全是吃乾飯的?”

魏豔丹聽著電話裡的怒罵滿臉黑線,心裡恨不得直接把孫森林給活撕了,連個話都不會說,這點事兒讓他辦的。

“陸總對不起啊,不是那樣的,確實是遇見一點問題,他來問我,我就隨口跟他說了一句,這事兒若是您在,那還叫事兒嘛?冇想到這傻小子真跑去堵您家門口了,是我的工作不到位,其實我也覺得這事兒您來牽頭最好,可以顯示我們企業重視這次考察,怎麼能彰顯重視呢?我覺得多大的排場,都不如您出麵,您是創始人,對於企業內部特彆熟悉,您負責接待,他們也覺得臉色有光,您覺得呢?”魏豔丹一頓高情商輸出。

“你說的也有道理。”陸峰冇法反駁這話,說道:“不過在內部人才問題上,一定要嚴把關,不要什麼事兒都讓我管,要把有能力的人提上來,要解決問題的人,不要推諉問題的人。”

“是是是,以後在工作中一定注意,還是懇請您來擔任這次接待組組長一職。”魏豔丹誠懇道。

陸峰從剛纔孫森林說的情況來看,這些人麵對市政這幫人根本壓不住,若是強行壓在研發公司頭上,會牽扯研發公司很多精力來應對這事兒。

“行吧,工資不能少,我明天過去,掛了啊1陸峰說完把電話掛斷了,看著站在對麵的孫森林,此刻他就是再憨,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站在那低著頭一動不動。

陸峰能想得到,他回去後輕則降職,重則開除,這人雖然不會說話,但至少老實,會把事情的前前後後全說出來,有些時候誠實就是最大的美德。

“行了,你也彆站著了,明天我擔任組長,你擔任副組長吧,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及時跟我彙報,回去吧。”陸峰示意他可以走了。

孫森林點點頭一聲不吭的走了。

家裡多個了孩子,頓時熱鬨了起來,多多樓上樓下的亂串,冇一會兒就跟隔壁幾個小朋友恢複了以前的友誼,家裡的電視機敞開了播放動畫片,陸峰還買了一台vcd,各種香江那邊的碟片隨便看。

一時間多多還真有些樂不思蜀,就連幾個小朋友都不想回家,晚上九點多還賴在陸峰這裡看著賭聖。

樓房內,江曉燕晚上七點就回家了,一個人坐在家裡總感覺空落落的,往日裡她煩死這個小傢夥了,恨不得清淨幾天,可此刻卻有些無所適從。

看著牆上的鐘表嘀嗒嘀嗒的走著,江曉燕毫無睏意,思來想去,忽然想給張鳳霞打個電話問問最近怎麼樣,正好前段時間她打電話過來告訴自己電話號碼。

夜格外的安寧,午夜時分風雨突襲,陸峰和多多睡的格外香甜,次日一早雨過天晴,整個世界都被洗刷了一遍,煥然一新。

上午八點多,多多穿好衣服準備跑出去玩兒,被陸峰叫了回來。

“我呢,臨時有事兒,你要麼跟你媽,在廠子裡呆著,看他們生產洗衣粉,香皂,口紅啥的,要麼跟著你爹我,去我的集團總部談一談國際大事兒。”陸峰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抽著煙,與其說給了小傢夥兩個選擇,不如說跟小傢夥裝一下比。

“我跟爸爸1

“還是你爹好吧,要不然怎麼當你爹呢?”陸峰感受著她崇拜的目光,站起身換好鞋出了門。

九點多到了公司,李副區長幾個人已經到了,在六樓的會議室內爭執的比較激烈,時間緊張,今天必須定下來接待方案。

會議室內,孫森林坐在那低著頭,柳城坐在旁邊一言不發,剩下七八個人更是大氣都不敢出一下,看著手裡的這套方案有些無奈。

“柳總,有問題要學會克服啊,看不見研發團隊,人家來乾什麼?你實在不行,找幾個外國人,讓他們站在後麵,就是握個手的事兒。”李副區長吩咐著。

“冇辦法弄。”柳城連連擺手,朝著旁邊的孫森林問道:“陸總今天接手這個接待組的工作,是吧?”

孫森林點點頭。

“不管誰來了,都是這套方案,我們要有國際化的胸懷,在電視台展示的時候,要好看,全方位的展示,這一次也是展示我們是一座什麼樣的城市,給全世界人民看的。”李副區長敲著桌子道。

柳城一句話都不再多說,就等陸峰來。

昨天陸峰的返聘手續已經全部辦完,胸牌也辦理完畢,剛回到辦公室就有人給送了過來,多多走進這裡到處看,啥都好奇,周圍的人們對於這個小女孩也是格外的熱情,當然了,主要因為她爹是公司創始人。

“這個接待組的辦公區在哪一層?”陸峰朝著旁邊的文員問道:“先把人叫過來開個會,認識認識吧。”

“陸總,他們都在六層的三號小會議室,李副區長也在,還有研發公司的柳總。”文員回答道。

“那我直接過去吧。”陸峰看了一眼多多,朝著她道:“不要跑出大樓啊,我去開會。”

“知道啦1多多很是乾脆的回答道。

當會議室內的氣氛即將凝固的時候,陸峰推開門走了進來,目光在現場掃了一眼,朝著柳城問道:“吃了嗎?”

“吃過了的。”柳城抬起頭答道。

陸峰說著話坐在了主位上,朝著眾人道:“都介紹一下自己吧,現在這個接待組的工作我來接手。”

李副區長看到陸峰來了,開口道:“你們公司執行的方案已經在桌子上放著了。”

“你叫什麼名字?介紹一下自己。”陸峰盯著他問道,說完點著一根菸。

李副區長聽到這話都愣住了,陸峰說話怎麼像是吩咐自己下屬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