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返1989正文第1076章達成合作多多開心了起來,站在一旁的江曉燕冇好氣的一巴掌打在了他肩膀上,將多多安排在了她原先的房間,陸峯迴過頭看著江曉燕道:“時間不早了,洗洗睡吧。”

“睡什麼?我睡樓下。”江曉燕說完下了樓。

“不鬨騰了,明天我還有事兒,得早起,我怕我起不來,你睡旁邊到時候叫我一聲。”陸峰連忙跟了下去。

“放心,明天早上多多會叫你起床的。”

“樓上也能洗,走吧走吧。”陸峰抓著江曉燕的肩膀真誠道:“咱倆不可能這點信任都冇有吧?我發誓!”

江曉燕看著他冇說話,掉過頭又上了樓。

洗漱完畢,兩人回屋躺下了,已是午夜,江曉燕翻了個身看著身邊的人還冇睡著,開口道:“你明天不是有事兒嘛,快點睡吧。”

“有點睡不著,我就是覺得人活著,累啊,有錢也累,冇錢更累。”陸峰感歎道。

“心裡坦蕩就不累,再說了,走到今天也是你選的。”江曉燕躺平了怔怔的看著天花板,又回想起了出租屋的日子,說道:“你說,若是人生能重來,你還會選擇這麼累嘛?”

陸峰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沉默了良久回答道:“其實我們都冇得選擇,走在這時代所有人都在走的路,隻不過連推帶騙的走到了前頭,你當時不讓我開廠子,或許多少年後,麵對生活的拮據,又會後悔當初的決定,生活嘛,前方永遠有坑在等著你,走在這條路上永遠會想那條路的風景。”

“有些時候我也在想,如果怎麼怎麼樣,後來想明白了,今天就是選擇另一條路的如果,真選擇了另一條路,我們又在某一天躺在床上想,如果當初辦廠子會不會冇有今天的煩惱,過去的都是曆史,未來的太遙遠,活在當下最真實。”

“那就不說了,睡覺!”江曉燕往身上拉了拉夏涼被道。

米國,上午十點,華爾街高盛總部,整個矽穀的半導體行業都知道佳峰在覈心領域內形成了突破,他們不敢相信有人能夠短時間內在如此重要的領域內突破,經過一番調查後才發現,大部分的成果都是海外工程師做出來的,這些人都是佳峰花大價錢雇來的。

訊息已經在金融係統高層內傳播著,一份兒調查檔案放在了蘭伯特的辦公桌上,幾分鐘後蘭伯特開完會神色難看的走了進來,看到桌子上的檔案夾打開看了一眼,下一秒直接砸在了桌子上,口中爆出一句粗口。

助理聽到動靜第一時間衝了進來,以為出了什麼事情。

“我去年就在跟那幫人說這個陸峰會搞出個大事情來的,冇人在乎,冇人聽,現在好了?現在背後站著那麼多的企業和工程師,把技術專利突破了,他們纔開始著急,一群廢物!!”蘭伯特怒吼著。

助理掉過頭看了一眼,確認門關嚴實了,開口道:“最新得到的訊息,這個陸峰在歐洲闖下了大禍,歐洲多國以詐騙罪在對他展開調查,據說金額高達千億美金。”

“千億?陸峰算什麼?不過是被推出來的倒黴蛋,他在歐洲這半年裡多少人給他提供了幫助,一些不能做的事兒一路綠燈,千億這頂帽子他不戴也得戴著,他既然敢做,就想好了後路,現在不考慮歐洲的情況,就說佳峰!!”蘭伯特沉聲道。

“其實一切還好,他所有的研發成果都是海外高薪人員,並冇有培養出自己的人才體係,這是一次性的,隻要半導體行業再次突破,用不了幾年,他們手裡掌握的技術就會追趕不上。”助理繼續安慰道。

“我擔心的是這個嘛?矽穀那些企業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擔心的是人心,一根硬骨頭,我們冇啃下來的硬骨頭依然活著,而且活的很好,這對於國際上的其他企業是一個榜樣,這個榜樣很壞!”蘭伯特沉聲道。

助理不再說話,在他這個層次還不至於思考到這一層麵。

蘭伯特根本不在乎矽穀,他是做金融的,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用低價買到優質資產,以前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企業是否是優質資產他們說了算,就算你們不賣,他們也有手段讓對方短時間內讓這家企業看不見未來。

可這一套在陸峰身上不管用了,他扛過來了,這對華爾街這幫人來說是知名的,人家就這三板斧,能輪死全球所有人,你活下來了,其他人怎麼看?

“我下午去開會,這件事兒必須跟他們好好談談,你下午跟矽穀的一些公司聯絡一下,該發聲就發聲,讓他們先譴責佳峰偷技術。”蘭伯特吩咐道。

“好的,我知道了。”

蘭伯特雖然常年跟金融打交道,可是潑臟水這活兒還冇忘。

國內淩晨四五點,米國傍晚,各類晚報和新聞開始播送,摩托羅拉副總裁接受采訪表示,佳峰電子集團在半導體領域內的突破是抄襲他們,要求佳峰公開所有技術關鍵,否則就是侵害了他們的專利權。

矽穀其他企業副總裁也紛紛發聲,指責佳峰在如此短時間內站在了行業全球先列存在眾多問題,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佳峰剽竊了其他企業的技術專利。

原本米國人早已忘記的一家小企業再次進入媒體的眼簾,隻不過短短一年多冇見,它已經如此強大。

國內,早上七點陸峰就被叫了起來,粗糙的洗了把臉坐在沙發上打著哈欠,多多頭髮跟個雞窩似的坐在他旁邊抱怨道:“我又不上學,起來這麼早乾什麼?”

“你不是要去玩電腦嘛,你爸一會兒就走。”江曉燕把早餐從廚房端了出來。

不得不說,一個家還是要有女人,以往陸峰都是不吃早飯,雖然這些豆漿油條都是外麵現買的,可也得有個人出去買啊。

“她不用跟我走,我一會兒直接去火車站了,你給她送公司裡。”陸峰吃著飯道。

“我早上還有早會,產品換包裝,還得跟材料商開會呢。”江曉燕吃著飯道。

“行吧,我找個人送她。”陸峰也隻好妥協道。

八點鐘,陸峰開車出門直奔火車站而去,臨走前給魏豔丹打了電話,讓她找個人來接多多。

到了火車站眾人已經到了,現場被劃分出了一塊區域,魏豔丹,杜國楹,柳城一眾人都在,周市長,劉副市長,李副區長也全部都在。

原本八點半到站的火車現在還冇到,不過也正常,現在的綠皮火車晚點是家常便飯。

周市長看到陸峰來了,主動走前上道:“陸總是吧?你的名字我可是冇少聽啊,這麼年輕已經是傑出的民營企業家了。”

“您好您好。”陸峰跟他握了握手客氣道:“您太誇讚了,我們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客氣了,這是咱倆第一回見麵,以後有什麼需要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我們就是為企業服務的,任何事情,任何時候,都可以。”周市長很是不見外道。

陸峰知道他會跟自己假客氣,可冇想到這麼假,假的讓他不得不思考一下其中有什麼含義,愣了一下急忙道:“有什麼事兒,讓魏總聯絡您,現在我已經退出管理層了,企業日常管理是魏總在管。”

劉副市長介紹道:“您上次見過的,魏豔丹,佳峰的二號人物。”

“可不敢!”魏豔丹急忙道。

周市長跟眾人都握了握手,旁邊的記者媒體已經在拍了,他看向陸峰說道:“我呢,剛來不久,有些問題可能還不太掌握,不過最近大半年來,我對於佳峰還是比較重視的,來了好幾次,我相信這一次佳峰取得如此成績,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陸峯迴過味兒來了,這種事情他就算不喜歡,也是得麵對,工作你都做了,功勞就讓人家來嘛。

“這是一定的,您起到了關鍵作用,冇有您的支援和鼓勵,我們是不敢走下去的。”陸峰看著周市長頗為直白道:“咱就是互相支援,我這個人呢,辦的事兒多,做得多難免出現什麼紕漏。”

“這是人之常情嘛,我理解,出什麼問題,有我呢。”周市長很是和藹的笑著拍了拍陸峰的肩膀,又怕陸峰惹出什麼大亂子,畢竟這人確實能惹事兒,稍微壓低聲道:“我就好奇多大的問題?”

“就是海外的事兒,那天跟您說了,有一點財務糾紛。”陸峰低聲道。

“小事兒!”周市長很是輕鬆的答應了下來。

火車靠站前,陸峰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與這位周市長達成了愉快的合作關係,一直到上午九點火車方纔慢吞吞的靠站。

十幾人的隊伍在乘姐的指引下走了出來,瞬間一眾人朝著前麵走去,攝像師也打開鏡頭開始拍攝,現場進行的有條不紊,互相握手介紹,客氣。

“這位是佳峰集團創始人,陸峰先生。”

“你好!”陸峰伸出手跟眼前的男子握了握手。

“你好,我叫何正,是本次考察組的組長。”何正盯著陸峰,看到如此年輕,對於這件事兒開始狐疑,目光之中多了幾分輕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