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午時分,陸峰在酒店定下了一個包間,等到梁總來的時候飯菜已經點好,雙方客套了兩句後落座。

梁總開門見山道:“這幾天的時間讓大家久等了,內部確實出了一些分歧,關於價格的事,我跟蔡總吵的不可開交,他不過是個做技術的,想事情很短視,我跟董事長說,如果市場部以後他說了算,那我就不乾了,我去哪兒吃不了飯?大不了我去您的公司啊。”

陸峰聽到這話,心裡暗暗在想,你可千萬彆來,不過神色還是頗為激動道:“真的嘛?隻要你肯來,工資好說的。”

“不管怎麼說,我對於公司還是有感情的,若是因為這麼點事兒就離開了,您也不會用這樣的人,對吧?”梁總自圓其說道:“雖然鬨的很僵,不過我還是說服了董事長,這事兒暫時由我來主導,說心裡話,這一次壓力真的大。”

“梁總辛苦了。”陸峰急忙端起酒杯,客氣道:“你這麼為我奔波,四處操勞,光憑這一點,我就覺得你這個人不錯,生意歸生意,人歸人,你這個兄弟,我冇白處。”

倆人碰了一下杯子,梁總抿了一口,臉皺巴在了一起,顯得頗為苦悶,吃了兩口菜,說道:“做生意嘛,講的就是誠信,因為我相信,誠信纔是雙方合作最堅硬的基礎。”

“您說的對,那價格方麵?”陸峰試探著問詢道。

“說實在話,我真的很難,我們在價格方麵確實可以讓一部分出來,問題是,你會不會選擇我們?這個報價一旦外泄,所有人都覺得我們就是這個價格,以後更彆想賣了。”梁總頗為擔憂道。

“這個您放心,我這人嘴可嚴實了,絕對不會亂說。”陸峰一臉鄭重的表示。

梁總聽到這話頗為無語,也有些感歎年輕人終究是太年輕了,沉吟了一下道:“我知道你們在跟其他廠商也在接觸,如果在我們這邊拿到低價,轉過頭拿這個價格跟其他廠商壓價,我們也很難做的。”

“理解理解!”陸峰連連點頭。

“我們是真的有難處,做了這麼多,就是希望有個穩定的夥伴,坤泰先生,我們如果達成了長期協議,對我也有好處,蔡總牽頭做整件,就是想在公司裡動搖我的地位,這事兒我要是做成了,董事長怎麼看我?”梁總給了陸峰一個你懂得的眼神,繼續說道:“以後我就不用請示董事長了,我們兄弟之間的關係,你說呢?”

“明白,明白!”陸峰點頭道:“你就是想要一個確定,對吧?”

“對啊,我現在大包大攬的,最後事兒冇辦成,你說我怎麼辦?”梁總吃著飯停頓了一下,朝陸峰道:“董事長今天找的我,就問我對這件事兒的看我,我冇敢人家打包票,先來跟你確定一下。”

“那那你能給做到什麼樣的一個單價?”陸峰略顯急切道。

“之前蔡總不是給你報兩百八嘛,作為兄弟,我能給你的,降五十塊錢,一百萬件的單子,這可就是五千萬美金的讓利了。”梁總略微壓低聲音道:“兩百三的單價,外麵絕對找不到,我頂著點壓力,把這事兒辦了。”

陸峰聽到這價格,神色有些猶豫,問道:“那質量方麵,能按照我們給的要求做嘛?”

“這!這!”梁總連連搖頭,把筷子都放下來了,真要是按照陸峰給的要求標準去執行,他們得虧死,組織了一下語言道:“你那份標準,那是實驗室標準,真把產品生產出來,它是具有一定的損耗,這樣的標準,不要說我們,就算是東芝,摩托羅拉,亦或者是德州儀器,都無法生產出來的。”

陸峯迴過頭朝著柳城嘰裡咕嚕瞎說了一陣,柳城知道陸峰不過是想要個台階,瞎扯了一頓後倆人結束了交流。

“這個標準確實是過高了,那你們能達到什麼標準?”陸峰問詢道。

“我今天問了一下相關的工程師,理論上能達到百分之七十,穩定性上能做到百分之八十。”梁總說完生怕陸峰覺得差距太大,急忙道:“這個標準,已經是國際一流的水準,我們的電路設計,抗短路,能做到萬分之一,也就是說,一萬部手機,最多出現一部在使用中出現電路短路的情況。”

梁總在技術方麵不太懂,不過他很善於把產品的缺點掩蓋起來,信號問題,他則是解釋說,現在的人們對信號需求不是那麼重,絕大部分使用場景都是戶外,而且還有信號塔的問題,這是一個綜合問題。

一頓飯吃了兩個小時,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談,陸峰藉著各種毛病一個勁的壓價,單品價格已經壓到了一百八十美金。

“好了好了,兄弟,我告訴你這些,純粹是因為我跟你關係不錯,你去那些企業談產品,誰會告訴你產品的缺點和短板?你不能覺得我好說話,就一個勁兒的壓價啊。”梁總被壓價壓出了火氣。

柳城聽到這話心裡暗暗的翻白眼,對方真以為自己這幫人是飯桶嘛。

“梁總說得對啊,像您這麼誠實的人,真的是太少了。”陸峰好一頓誇讚,端起酒杯乾了一杯。

不管對方怎麼說,陸峰永遠在猶豫,好像今天下不了決心似得,梁總點著一根菸問道:“一百八的價格,在地球上真的找不到這麼低的了,而且這個價格,我還得回去說服董事長,到時候蔡總又要給我使絆子。”

“還是覺得價格貴啊。”陸峰抽著煙,滿臉苦澀道:“我爸就給我這些個錢,能省下一點,辦其他事兒的時候,手頭就寬裕一點,能不能再低點。”

“再低?”梁總有些不太高興了,沉聲道:“兄弟,我為你做了這麼多,你也體量一下我。”

“我知道,可是我手裡頭真的不多。”陸峰為難道:“我下一批訂單,絕對給你一個合適的價格,怎麼樣?”

下一單?

鬼知道有冇有下一單,梁總看他還在猶豫,長舒了一口氣道:“要不這樣,你減一些量,第一批先定八十萬件。”

“不行不行。”陸峰連連擺手道:“我的市場很充裕的,不能斷了貨,絕對好賣,你再降點,我說個數字怎麼樣?”

“你說,我聽聽看。”

“一百五十美金,你現在成本這麼高,就是因為裡麵含有很高的專利費,我冇怎麼跟其他廠家談過,但是我覺得他們成本會更低。”陸峰很是篤定道。

梁總聽到這話很是無語,人家成本低就給你價格低?這是典型的以自我為中心啊,他又解釋了半天,反正外麪價格低肯定是坑你,這裡能給你最好的,而且他打算讓張汝京跟陸峰談談。

這頓飯吃到了下午兩點半,梁總走後陸峰把菸頭往菸灰缸已丟,開口道:“我快吃口飯吧,餓死了。”

“我倆吃飽了。”朱立東說著話打了個嗝兒。

“帶你倆出來,就是吃飯的!”陸峰看向倆人道:“吃飽了就去忙活吧,東西都準備齊全了,以他們的產品標準做個大概得估測,我們的第一批產品,質量不允許太低了。”

倆人打著飽嗝兒走了,一個小時後,陸峰接到了張汝京的電話。

“剛纔梁總給我打電話了,希望我能勸說一下你,現在談到什麼地步了?”張總在電話那頭直接問道。

“進行到三分之一了吧,不過我也準備的差不多,大家都是來回拉扯嘛,你就告訴他,我準備跟諾基亞方麵的人聯絡一下,主要還是產品力,第一批產品不能出現太大的問題。”陸峰吩咐道。

“行吧,等你回去後,幫我問一下,我身份的事兒,是拿護照,還是換個身份證。”

“這事兒放心吧。”

倆人說了幾句後掛斷了電話,半個小時後,張汝京打通了梁總的電話。

“怎麼樣?”梁總急切道。

“我跟人家說了,他們還是覺得價格和產品標準不太符合,我在技術方麵跟他們解釋了很多,不過人家那個工程師也不是樣子貨,肯定懂不少。”張汝京坐在沙發上對著電話道:“我其實也不知道他們為啥要這麼高的標準,問了好半天,才透露說,現在跟諾基亞方麵在接觸。”

“諾基亞?”梁總心裡咯噔一下,問道:“他們不是嫌棄遠,運費貴嘛?而且諾基亞又不生產成品,都是德州儀器在做。”

“不太清楚,聽他那意思,是想要諾基亞一模一樣的成品,質量可靠,穩定性強。”張總在電話裡建議道:“要不再降一下價格?”

此刻梁總心裡已經清楚,該出大招了,要不然這個客戶可就真跑了,不就是想要個漂亮的價格嘛,現在拉扯了這麼長時間,該給他了。

“好叭,這生意是真不好做啊。”梁總在電話裡朝張汝京好一頓吐苦水,要不是你介紹的人,根本不可能賣,張嘴閉嘴就是給他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