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下午開始,三方之間電話不斷,來回拉扯,頗有一種已經到了談判最艱難的時刻,價格一點點的往下磨,最終還是被陸峰談到了一百五十美金,電話那頭梁總感覺都快哭了,說要把這個價格上報,但是這個價格有一個要求,那就是需要簽署一份意向書,保證不再跟其他廠家聯絡,同時簽訂保密協議,價格對外保密。

這兩項合同都設置了數額龐大的違約金,這項違約金是單項的,隻針對陸峰的公司,對台積電則冇有任何約束。

晚上八點鐘,陸峰三人在酒店簡單吃了口晚飯,現在就等著他們上套了,柳城把德州儀器的報價表全部整理了出來,到時候由張鳳霞從米國傳真過來,同時她還將扮演一下諾基亞方麵的中間人。

台積電董事長辦公室內,梁總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律師擬定的合同已經放在了桌子上,蔡總翻看著眼前的合同麵露笑意,開口道:“這回算是辦妥了,隻要簽了這兩份合同,他們正式跟其他廠商斷開關係,就是我們收割的時候了。”

“這算是一個不錯的開頭,現在各大廠商的競爭非常激烈,想要長遠的發展,還是要跟穩定的企業合作。”張仲謀抽著煙道。

“有這幾個億的資金,我們也有了一個緩衝的機會,跟其他企業慢慢談,如果能談下來最好。”梁總暢享著未來。

現場的氣氛很是不錯,畢竟第一筆大訂單就要拿下來了,至於手段如何,這個並不重要,在任何一家企業剛剛起步的時候,都會用一點特彆的手段,當你成功後再講出來,那就是企業家的坦誠,是梟雄的證明。

陸峰如此,其他人也差不多。

次日上午,陸峰一行三人前往台積電大會議室,現場安排了不少儀式,更有當地的電視台進行了采訪。

門口鋪著紅毯,各種噴花灑落滿地,更是設置了巨大的背景板,上麵寫著泰國南迪技術公司與台積電戰略合作前期意向簽訂儀式。

一個漂亮的姑娘站在攝像機前,拿著話筒語氣略顯誇讚道:“厲害了吼,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在哪裡,這裡是台積電與泰國大型科技企業的戰略合作簽訂儀式,大家都知道在晶圓代工方麵我們很厲害,今天的合作又是什麼呢?是手機核心部件的整體外售。”

“剛剛我從市場部的梁總那裡獲得訊息,我們將會出售整套最高階的2g產品,這將是質的轉變,那麼我們采訪一下南迪技術的董事長,坤泰先生。”

“薩瓦迪卡!”陸峰麵對鏡頭雙手合十道。

“薩瓦迪卡,坤泰先生,您好,我們想知道您為什麼選擇台積電,是什麼高階技術吸引了您呢?”主持人頗為自豪道。

陸峰真想說一句,但凡我有的選,鬼纔會來這裡,不過還是麵帶微笑道:“因為它特彆的強大,已經有超越一流的水準,我們泰國在旅遊,水果方麵特彆的強,可是晶片方麵還是不行,有了台積電,我們回去就能生產手機了。”

“您的中文真的好好哦,感覺的出來,實力是您選擇的第一位,不過我好奇,您中文為什麼這麼好?”

“因為我媽媽是華夏人,我有媽媽哦。”陸峰對著鏡頭齜出一口大白牙,又說了一遍:“我有媽媽哦!”

“感謝您接受采訪。”

互相客套了兩句,陸峰邁步朝著台上走去,台上主持人宣佈簽約儀式正式開始,陸峰站在後排,朱立東作為代表簽署,對方則是梁總代表。

朱立東下意識的想寫自己的名字,可是感覺不對,側過臉看向陸峰,陸峰頓時明白了他的窘境,低著頭小聲道:“瞎幾把寫!”

朱立東咳嗽了一聲,回過頭整理一下表情,隨手胡亂寫了一通,把檔案合上了,遞交給對方的時候,梁總說了一句合作愉快,朱立東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脫口而出一句:“媽了個比!”

“啊?”梁總明顯被這一句弄懵了。

陸峰急忙道:“阿卡語,合作快樂的意思。”

“跟我們的一句臟話很像啊。”梁總笑了笑道:“馬勒戈壁,馬勒戈壁!”

陸峰跟張仲謀握了握手,對方看著陸峰客氣道:“馬勒戈壁!”

現場儼然成了一個互相問候的災難場,陸峰還得忍著,柳城站在後麵用力咬著牙根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簽約儀式完成後,中午一塊吃了個飯,陸峰在飯桌上表示,會儘快跟其他廠商說明白,需要一段時間,不過不會離開這裡,處理完後會儘快簽訂正式合約,因為手機想要在明年初投入市場。

飯桌上的氣氛很是熱烈,蔡總不見了,張仲謀一個勁兒的誇讚陸峰年少出英雄,並且說了一下手機市場的未來,這個市場是巨大的,隻要在全球占據百分之五以上的市場,那就可能是泰國首富。

這頓飯吃的陸峰很開心,不管是梁總還是張總都在拍著他的馬屁,描繪出一個手機之王的未來,很顯然這些人很明白年輕人在創業初期的想法,稍微吹一點,就能飛上太空。

下午回到酒店,陸峰喝的略顯多,到了房間門口,朝著柳城和朱立東道:“這幾天好好休息一下,把事兒考慮周全了,朱總,你有空多覈算一下成本價,市場上的情況,也多琢磨琢磨。”

十月初,對於北方來說,已經進入深秋,南方也褪去了熱潮,陸峰除了每天待在房間裡假裝很忙,抽空還在城市裡轉了轉,台積電的對接人員不斷地打電話問詢進度,十月十二號,經曆了十天的時間,陸峰終於回訊息了,說已經跟接觸的幾家廠商全部說清楚了,對方也進行了挽留,不過價格始終不合適。

電話裡雙方約定第二天進行合同洽談。

一處會議室內,梁總看著蔡總麵露笑意,倆人的工作已經交接完了,他站起身道:“那我就先給自己放個假,後麵的工作交給蔡總了。”

“放心吧,玩他還不是輕而易舉?從這裡碰了釘子,反過頭再去找那些廠商,還不得狠狠地宰他一筆?”蔡總笑眯眯道:“明天我去見他。”

梁總臉上一直掛著笑容,總算能休息幾天,準備訂一張機票去歐洲度個假,他的年假還冇休呢。

次日上午,陸峰三人坐著前去接他們的車到了總部樓下,在工作人員的接待下進入了會議室,相比較上一次來的熱烈歡迎,這一次明顯感覺冷淡的很多,偌大的會議室內隻有三個人,桌子上連杯水都冇有。

柳城小聲道:“還真他媽變臉快啊,連基本的利益都冇有了。”

“上次來可是泡的上等大紅袍,而且是貴賓接待廳。”朱立東在一旁吐槽道。

“你倆少說話!”陸峰沉聲道。

在會議室內一等就是十幾分鐘,根本冇人搭理,陸峰站起身走出門外,問了一個文員,對方不耐煩道:“讓你等你就等著唄,老總多忙啊!”

“我是客戶,我是甲方!”陸峰有些不爽道。

“甲方怎麼了?”旁邊走廊裡傳來了蔡總的聲音:“甲方也得等啊,不想等,那你走啊,誰留你了?”

陸峰側過頭看到他帶著幾個人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問道:“梁總呢?我兄弟呢?老子不跟你談。””不跟我談?不好意思,你現在隻能跟我談,梁總已經滾蛋了,這個項目本來就是我在負責,他搶我的項目,我能繞過他?”蔡總走到門口用力一推門走了進去,陰陽怪氣道:“我勸你好好坐著跟我談,說不定我能給你便宜點。”

“便宜點?我說好的,一百五十美金!”陸峰神色惱怒道。

“那是他跟你談的價格,這個價格我不認,那麼賣是虧錢的,意向書裡確實寫了一百五十美金的數字,不過在第六條解釋裡麵,那是初步意向價格。”蔡總站在會議室裡,看著陸峰問道:“我這麼跟你說吧,你十幾天前簽的那個意向協議,作廢了。”

“你們耍人是不是?在這唱黑白臉?”陸峰盯著他質問道。

“哎喲,你個泰國佬還懂黑白臉啊?我告訴你,冇有,梁總讓開除了,現在的價格還是我之前給出的價格,單品兩百八十美金,據我所知,不管是哪家廠商,不會低於兩百五十美金的,加上運費,再加上你回去重新找他們,估計不低於三百多美金吧。”蔡總很是直白的看著陸峰道:“你如果能簽的話,我能給你二百五的價格,包運費哦。”

陸峰盯著他臉上囂張的神情,整個人怒不可遏,掉過頭朝著朱立東二人道:“走!”

“慢走不送,你可以再給那些廠商打電話,他們若是不漲價,我就是空心菜。”蔡總似乎早就料到陸峰是這樣的態度,看著他揚長而去,朝身邊的助手道:“他會回來的,下次來就會溫順很多,等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