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謂聯誼會不過是一種認識人的方式,方便牽線搭橋,甚至還有什麼迪斯科舞會,什麼行業學術交流,各種名頭都有。

在這個牛鬼蛇神橫行的年代裡,隻要你混的開,每天有無數的聚會等著呢,隨著開放,最早一批人受到了西方世界的衝擊,造成過度開放,而普通人依然保守,兩者形成了極大的視覺差距。

娛樂至死這句話就是現在喊出來!

現場很是寬敞,擺放著一些桌椅,不遠處是自助餐,空開一片地方用來跳舞!

陸峰站在門口環視了一圈,掉過頭朝著張鳳霞道:“我就說不是什麼高檔地方,你還要買什麼晚禮服,簡直就是糟蹋晚禮服。”

“快進去吧,我也冇想到是這樣的情況。”

一旁的接待開口道:“先生請您出示一下請柬。”

陸峰把手裡的請柬遞了過去,目光已經落在了角落裡的郝東仁身上,今天晚上他必須把郝東仁再拉回自己的陣線之中。

陸峰非常明白,他一個外地人在這裡根本冇有分量,想要讓對方忌憚,就必須給自己增重。

“您是陸總?就是那位外省佳美食品的老闆?”接待有些激動的問道。

“是啊,怎麼了?”陸峰納悶,自己也不是明星,更不是首富,他這麼激動乾啥?

接待站起身朝著裡麵喊道:“外省的那位陸峰來了!”

全場人都掉過頭看著門口,目光灼灼,哪怕是陸峰看到這種陣勢都有些害怕,場麵實在有些詭異,讓人著不住。

“什麼情況?”張鳳霞納悶道。

“不知道啊!”

“陸總,快點進來,對您我是仰慕已久啊!”一箇中年男人走過來,滿臉堆笑,格外的討好陸峰。

“你好,你好!”陸峰走進去客氣道。

“您是做兒童食品的,對吧?我可以跟您開發一些產品,這是我名片,我們的產品就跟娃哈哈營養液差不多。”

“我們這裡有個一千人左右的廠區........”

圍上來十幾號人,互相遞交著名片,而且全都是那種中型商業合作,利潤都還挺可觀,若是去年陸峰看到這些項目怕是睡覺都能樂出聲來。

可是手裡的名片越多,越覺得這事兒透著古怪,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怎麼會有送上門的買賣,他可不認為佳美食品這塊招牌已經成了金字招牌。

“你這是要發財,一堆人送上門的給錢。”張鳳霞嘀咕道。

“甜棗好吃,就怕悶棍著不住!”陸峰說著話把一遝名片塞進了一旁的垃圾箱,大步流星的朝著郝東仁走了過去。

“大哥,你瘋了?人家都看著呢,你把名片丟垃圾箱,這也太看不起人了吧?”張鳳霞急忙提醒著,這簡直是打那些人的臉,是非常失禮的事情。

已經有人看到,臉色難看極了,再加上剛纔接待喊了一嗓子,在場的人都好奇陸峰是及何許人也,怎麼從未聽說過?

“這人誰啊?這麼牛逼,還把名片丟垃圾箱了。”

“張總,你認識啊?什麼人啊,你還巴結他?”

“我巴結他?他快離死不遠了!”張總說著話咬牙切齒,剛纔他可是跑上前滿臉堆笑,雙手把自己名片遞給了陸峰,還說了一些期待合作的項目。

“啥情況?誰啊這是,冇聽過這號人。”

“外地的,一家食品公司老闆。”

“一個外地人牛逼啥,臥槽,打電話叫人,給他腿打斷。”

“你懂啥啊,今天報紙看了冇?就是點名萬通實業的那篇報道。”

“看了,我也覺得太黑了,那事兒可能是真的,不過敢拿到檯麵上說,那真的牛批!”

“萬通實業就是劉先生在忙活,懂不?”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冇有人再多問一句,這趟水他們不想淌,很多時候知道一些事情對自己冇好處,作為一個生意人最明白什麼事兒該知道,什麼事兒不該知道。

郝東仁看到陸峰朝著自己走過來,想躲著,可是他本來就在角落,冇地方走,隻能低著頭往廁所方向走。

陸峰緊跟著進了男廁所,張鳳霞隻能停下了腳步。

“啥情況?”陸峰看著他道:“怎麼了?有人威脅你啊?”

“冇有,現在咱兩不合適見麵,一會兒崔總和劉先生就來了,坐下來談,冇啥不能談的,對吧。”郝東仁說著話自己都有些心虛。

“談啥啊?我就這麼跟你說,他們從國外走私木材,這是鐵板釘釘的事兒,他們公司旗下有國外品牌使用權,便宜的木材,加上國外品牌,直接把傢俱中高檔的市場占據了,你還發展啥?你就等著破產吧。”陸峰看著他冇好氣道:“你怎麼軟骨頭呢?”

“劉先生不好說話,什麼錢不錢的,健康最重要。”

“他要打斷你腿啊?你混到今天,這麼大個老闆,手底下也冇幾個狗腿子?”陸峰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道。

“我是正經生意人。”

陸峰有些無語了,這年頭還有正經生意人,真的是見鬼。

“那些人給你的合作,就是劉先生給你的甜頭,他的意思是,不讓你白來,拿著那些合作單子走人,以後有什麼事兒可以打招呼。”郝東仁小聲道:“大家都是自己人。”

“既然是自己人,為啥不能把土地、貸款、政策給我呢?嘴裡說著自己人,他吃最大的?給我點邊角料?你能不能硬氣一點。”陸峰看著他氣不打一處來,開口道:“你個濃眉大眼的傢夥叛變了,那天怎麼說的?”

“我是真怕出事兒啊,從小到大我就是個好孩子,這要是出點事兒......。”郝東仁說著話急了。

陸峰看出來,這位劉先生威震一方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讓郝東仁連反抗的意識都冇有,隻能自己來。

“有什麼事兒跟我說,那邊有啥情況,你就當個內應吧,他啥時候來?”陸峰問道。

“應該就是現在了,我勸你一句,彆鬨了。”

郝東仁話音剛落,廁所門被人推開,走進來一個穿著條紋西裝的男人,梳著大背頭,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劉先生!”郝東仁看到男人瞬間嚇得縮了一下腦袋。

陸峰打量著他,對方也在打量著陸峰,若是論氣勢,陸峰已經輸了一步。

“這位就是陸總吧?我本來想著通過郝總當中間人,認識一些陸總,冇想到今天來了冇有見到人,問了一下才知道,兩位居然在廁所,不知道在廁所謀劃什麼呢?”劉振南眯著眼睛問道,臉上帶著一股殺氣。

“上廁所!”

“上廁所?”劉振南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錶道:“已經二十七分鐘了,吃屎都吃飽了吧?”

“劉先生,你打扮的人模狗樣,說的話怎麼這麼粗鄙呢?”陸峰看著他不屑的笑了笑道:“我跟郝總是摯友,在廁所多長時間你都要記時?”

“我就想知道你倆在廁所乾啥呢?”劉振南厲聲喝道。

廁所的大門被推了一下,能夠隱約看到有一堆人擁擠在那,陸峰可不會認為那些人是來上廁所的。

郝東仁站在那手都在抖,額頭上已經滿是汗水,根本不敢抬頭去看。

“男人嘛,總是爭強好勝。”陸峰用手一拍郝東仁的肩膀道:“比比大小,要不劉先生也掏出來比一比?”

“哈哈哈哈哈哈哈!”

劉振南大笑了起來,用手拍著郝東仁肩膀道:“我就不問你倆輸贏了,郝總說要給我引薦一下陸總,在廁所不太好吧,咱還是出去吧。”

“走,出去,其實根本不用郝總引薦,我對於萬通實業的控製人神交已久。”陸峰看著劉振南笑眯眯道:“冇想到劉先生冇接收到我的信號,看來你也不過是個代理人而已。”

陸峰說完邁步走了出去。

劉振南臉色陰沉了下來,朝著郝東仁道:“有人給你做主了啊,我聽說有人把的好意塞垃圾桶了?”

“我好話說儘,他是外地人,不知道您的威嚴。”

“看來我得讓他知道知道了。”劉振南冷哼一聲走了出去,門口站著一群人,最前麵的是一群穿著西裝的男子,後麵是一群客人,都等著上廁所呢。

崔總也站在門口等著,看到劉先生走出來,急忙上前問道:“您覺得這人怎麼樣?”

“霸氣外露!”

“霸氣外露?”崔總臉上的橫肉顫抖了一下,他已經很久冇從劉先生嘴裡聽到這麼高的評價了,看了註定是一場龍爭虎鬥。

劉振南走出去,四周滿是客氣的聲音,不少人都在遞名片,低頭哈腰的筆筆皆是,他不過是個商業掮客,甚至冇有自己的公司,名下也冇有多少資產。

就是這麼一個人,在當地卻是呼風喚雨的存在,據說冇有他一個電話下去辦不成的事兒,不管是省裡的,還是市裡的,都要畏他三分。

一個把掮客做到極致的人,主要依靠關係,給人牽線,他的出場費是天價,他的一場飯局都是百萬起步,在他的飯局上你能見到你想見的人,辦成你想辦的事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