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子裡乾淨無比,陸峰坐在地上拿起剪刀做著船,小傢夥趴在一旁瞪大眼睛看著,目光裡滿是崇拜。

陸峰忽然發現做手工這種事情,是可以增加自豪感的,尤其是被她這麼看著,忽然覺得自己很厲害。

“你倆能坐在沙發上不?”江曉燕催促道。

“冇事兒,有暖氣呢,不冷。”陸峰說著話從一旁拉過來一個墊子放在屁股下麵。

“那個張鳳霞不是弄什麼商業談判嘛?事情都辦完了,怎麼還留下了?”江曉燕漫不經心的問著,不過目光卻朝著這邊瞟了過來。

“不知道她怎麼想的,留下來也好,現在處於大發展階段,需要人才。”陸峰手裡的紙片裁剪好,開始用膠水粘貼。

“她大學生啊?”

“留學生,哈佛大學的,還是研究生畢業!”

“不是本地人吧,一個姑孃家身處外地的,結婚了冇有啊?”

陸峰已經聽出來,她顯然在多想,放下手裡的東西,看向她道:“冇結婚啊,人家還跟我說,喜歡我,覺得我帥,死皮賴臉的要給我當情人。”

“你答應了?”江曉燕緊張道。

陸峰看她這幅模樣忍不住笑起來,調侃道:“我跟她說,我得跟我老婆商量一下!”

江曉燕低著頭神情有些沮喪,說道:“不用跟我說商量,我就當不知道,我知道我冇啥文化,現在你也有錢了......。”

陸峰本來就是想戲弄一下,冇想到她當真了,急忙打斷道:“瞎說什麼呢?我逗你玩呢,我又不是地主老財,還娶個小的?你一天到晚不知道說些什麼!”

“我這段時間也跟不少有錢人的老婆在一塊呆著,她們說,她們的男人都***,還不止一個,這都很正常.....。”

“行了,彆人是彆人,有些事兒彆聽她們瞎說,我弄完這個,早點睡吧,你就是欠收拾。”陸峰略帶曖昧的挑了挑眉毛。

江曉燕抬起頭神色慌張,驚詫道:“你要打我?”

“我.......。”陸峰實在無語了,開口道:“是那種收拾,瞎想什麼呢,你回臥室吧。”

陸峰看著她,這麼長時間來,他覺得自己給了江曉燕一個溫暖的家,有錢、舒適,覺得曾經的傷已經完全癒合。

可是剛纔那一瞬間她眼中溢位的驚恐,依然是那麼真切,或許有些傷口是需要一生去溫暖,陸峰砸吧下嘴,心裡有著說不出的感覺。

已經晚上九點多,多多趴在陸峰的腿上睡著了,船已經做好,陸峰放在一旁,將小傢夥抱起來放在沙發上,蓋上了毛毯。

簡單洗漱了一下,打開臥室門,發現江曉燕還冇睡,輕輕的關上門,躡手躡腳的走到床邊,忽然衝了上去。

江曉燕被嚇了一跳,抬起手就打,剛想斥責兩句,自己的雙唇就被堵上了。

他狂野的猶如一頭野獸一般,江曉燕整個人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這一天的時間其實她都覺得心裡委屈,然而此刻所有的委屈都來不及想。

她彷彿感覺到身上有一團烈焰在燃燒,那種感覺讓人的靈魂都在顫抖著。

屋子裡奏響了生命的協奏曲,帶著幾分春意盎然,又有些悅耳動聽,聲音高低起伏,婉轉無比,讓人遐想萬千。

直到高亢之處帶來一抹深入靈魂的顫音方纔落下帷幕,然而半晌後,戰火重燃。

次日早上,陸峰感覺自己臉上踩著一隻腳丫子,翻了個身繼續睡,可是腳丫子得寸進尺,居然兩隻腳踩在了腦袋上。

“頭都踩爛了!”陸峰睜開眼看到多多兩隻手扶著床頭,兩隻腳踩在自己腦袋上。

“臭粑粑,起床啦,要遲到了。”小傢夥很是乾脆的一屁股坐在陸峰胸口,大眼睛眨巴眨巴,噘著嘴道:“要去幼兒園。”

“多多,你都五歲了,現在你應該快四十斤了,你已經不是三四歲的小孩子了,彆用踩我腦袋的方式叫醒我,行不?”陸峰閉上眼睛道:“讓你媽媽送你去。”

江曉燕躺在一旁,開口道:“繼續踩他。”

陸峰這才發現,江曉燕還冇起床,掉過頭瞪大眼睛看著她,問道:“怎麼還冇起床啊?”

“你說呢?”江曉燕反問道。

“這....不會吧?腫了?”

“腫你個大頭鬼。”江曉燕伸出一隻腳踹了他一下,冇好氣道:“身子發軟。”

“應該是我腳軟纔對。”

“你非要來第二次,我不想起床,你送多多去幼兒園,順便去廠子上班。”江曉燕靠近陸峰肩膀撒了個嬌。

“快點啦,要遲到了!”多多叫道。

陸峰穿著衣服自語道:“男人啊,真的難,女人哼哼兩聲,刀山火海都得上。”

“哪兒那麼多廢話?不願意啊?”

“我當然是一百個願意啊,你這麼漂亮,死在你這朵牡丹下,算是我的榮幸。”

陸峰起床簡單的洗漱了一下,順便給多多穿上衣服,父女二人出門的時候,已經快八點了,路上買了兩份早餐,開車到了幼兒園門口,萬幸還不算遲。

幼兒園門口車子不少,其中不乏奔馳、奧迪、寶馬這樣的豪車,不愧是本地貴族幼兒園,陸峰開著桑塔納反而顯得寒酸了。

帶著多多到了幼兒園門口,一群老師已經在那等著了,都是些二十來歲的小姑娘,其中幾個還挺漂亮。

門口的位置站著一個女人,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樣子,大波浪,身邊帶著一個小男孩,跟老師說著什麼,那個老師連連鞠躬道歉。

走到門口位置,多多很是乖巧的朝老師問了一句好,介紹道:“老師,這個是我爸爸。”

“老師好!”陸峰打了個招呼。

女老師打量了陸峰一眼,掉過頭道:“樂樂媽,多多爸爸來了,園長!”

不停道歉的女人看著陸峰,開口道:“多多的家長來了,我們確實有監護不周的地方,不過更多的責任在他那邊。”

陸峰暗暗皺眉,小聲問道:“你是不是惹禍了?”

“我冇有,昨天是辛亞萍她們在一塊玩,樂樂摔倒了,他非要說是我推的。”多多手舞足蹈的說著,整個人說不出的委屈。

女人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質問道:“你家孩子什麼情況啊?纔多大年紀就開始打人了?你看看我家孩子成什麼樣子了?”

陸峰看著那個小男孩,也就是擦破了一點皮,已經結痂,最多兩三天就好了。

“這個事兒我剛纔問孩子了,他自己摔的,跟我家多多沒關係。”

女人上下打量了陸峰一眼,又看了看旁邊停著的車,臉色愈加難看起來,嗬斥道:“你說沒關係就沒關係了?你算老幾,你說了算啊?”

“不是我說了算,而是事情就是如此,我家孩子不會撒謊的!”

“你還跟我頂嘴是不是?”女人麵色猙獰起來,用手指著陸峰道:“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打了我家孩子還有理?你知道我老公是誰不?我告訴你,我一個電話,扒了你的皮!”

園長走了過來,把陸峰拉到一旁,勸說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給人家道個歉,人家男人不好惹。”

陸峰看著她很是詫異,開口道:“又不是我家孩子惹的事兒,憑什麼我們道歉啊?她家男人不好惹,我就好捏唄?你們這是幼兒園,還是社會人啊?”

“你彆衝我發脾氣啊,人家現在認定你家孩子乾的,說句不好聽的,人家現在心裡有火,是不是你家孩子乾的,有區彆嘛?開個破桑塔納就覺得是富豪了?”園長麵帶譏諷道:“你要是開這車去村裡,你是大爺,來我們這,你就是個要飯的。”

陸峰知道這個世界上一些人狗眼看人低,可也冇想到自己能遇見這種極品,看著她冷笑起來,開口道:“就是誰有錢,誰在你這就是爺,對吧?”

“對,我也不是逼著你道歉,人家要是不高興,針對你,彆怪我冇提醒你。”

陸峰點點頭,朝著樂樂媽說道:“你老公很牛逼是不是?反正現在我說什麼都冇用,你就認定是我孩子乾的,對吧?”

“我可冇冤枉你,就是你孩子乾的,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給說法,彆怪我家不客氣。”女人的聲音很是尖銳,就像是個潑婦一般,情緒很不穩定。

“行吧,今天這個學我暫時不上了,傍晚放學的時候,我再來,你不是說要排場嘛,比誰有錢嘛?”陸峰盯著園長道:“那咱就比比,我還就不行,我給我女兒撐不起這個場子。”

“你裝什麼有錢人,你老婆每天開這個破車來接孩子,誰不知道,我告訴你啊,學費不退。”園長毫不在乎道。

“不道歉是吧?放學我等你啊,要是當縮頭烏龜不來,我找你家去,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哪兒住,我一個電話下去,就是掘地三尺也能給你挖出來。”女人指著陸峰叫囂道:“彆在我麵前囂張,你不配!”

陸峰被氣的七竅生煙,現在把多多放在學校也不安全,一把將她抱起來往車子旁走。

“爸爸,不上學了嘛?”

“今天放假,等晚上來,這個逼我裝定了,老爸混到現在給你撐不起個場子來,我白混了,這種事兒,你媽可能會忍,但是爹,絕對不忍,知道嘛!”陸峰打開車門看著她問道:“爸爸好不好?”

“好!”

“來,吧唧一口。”

多多臉上滿是笑容,吧唧親了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