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廠子內,各部門一大早就開晨會,尤其是陸峯迴來後,各部門的神經都繃緊,佳美食品雖然成立時間短,但是內部的規章製度很是苛刻。

對於一些人來說,甚至是苛責,每個月的績效指標壓得人喘不過氣,而且采用積分製,進行末位淘汰法,陸峰開會說這是什麼減熵增,眾人也不懂。

高壓力下,代表著高效率,想要高效率就得高回報,底層員工的工資比其他工廠高了三分之一,待遇也更好,至於管理層隻要乾的好就能拿到股份,甚至成為合夥人。

陸峰不過是把後世華為和阿裡的管理製度結合到了一塊,他確實稀釋了很多股份,不過作為最大股東,他永遠能夠牢牢把控著佳美食品,並且讓員工以最佳的狀態去麵對工作,想要馬兒跑就得讓馬兒吃草這個道理他比誰都懂。

張鳳霞已經到了,她對於廠子裡這些管理人員的精神頭有些好奇,總感覺這些人就跟打了雞血似的。

進了陸峰辦公室,翻看著桌子上的檔案夾。

“你乾嘛的?不能亂動東西,快出來!”一個阿姨神色緊張道。

“啊?”張鳳霞打量著對方,不過是個打掃衛生的,開口道:“我隨便看看。”

“這是董事長辦公室,你哪個部門的啊?”阿姨狐疑的打量著她。

“我是陸總的秘書,你忙你的就行了,不用管我。”

阿姨掉過頭走了,張鳳霞暗鬆了一口氣,這裡的人感覺都特彆的規矩,給她一種說不出的壓抑感,都各司其職,而她在這裡就像是個漫無目的的流浪者一般。

她學過不少經典的企業管理,對於一家成立不足一年的廠子,有著如此驚人的執行力,她有些不敢相信。

翻看著一些廠子內部會議檔案,現在廠子的運作基本上陸峰已經甩手,都交給了高誌偉,張鳳霞有些想不通,高誌偉這樣的人物,為什麼屈尊在陸峰的手下?

“你乾嘛的?哪個部門的?工作服,工牌呢?”幾個保安走了進來靈魂四連問。

張鳳霞掉過頭有些尷尬,看著門口的打掃衛生阿姨,顯然是她把保安叫來了。

“我是陸總的朋友!”

“剛纔你說是秘書的。”阿姨無情的揭穿了她。

“我.....我真的.....昨天我就來了,去其他辦公室問問,昨天.....。”

“走走走,先去人事部查一下就知道了,不是我們廠子的不許進來,知道嘛?”保安說著話準備把她拉出去。

“怎麼了?”陸峰剛走過來就看到打掃衛生的阿姨站在門口。

“陸總,你辦公室好像進賊了。”

“啊?”陸峰大叫一聲,抱著多多就衝了進去,辦公室裡有關於十六家分廠的全部資料,還有產品配方、企業規劃、市場營銷方案以及一大堆的資料呢。

當看到是張鳳霞的時候,整個人後背驚出一身冷汗來,開口道:“冇事兒,這人我認識,你們出去吧。”

“我都說了是他朋友的。”張鳳霞無奈道。

“我每天打掃這,又冇見過,不好意思啊。”

“趙姨冇事兒,你忙你的,有點警惕性挺好的,畢竟我辦公室資料挺重要,有些人又賊眉鼠眼,正常!”陸峰客氣了幾句,趙阿姨又去其他辦公室打掃了。

“什麼叫賊眉鼠眼啊?”張鳳霞說完看著多多,問道:“她媽呢?讓你帶孩子啊?”

“彆提了,煩死了。”陸峰把多多放在地上,讓她自己玩,坐在椅子上道:“你確定要留下來?”

“你給錢我就走。”張鳳霞有些底氣不足道。

“這樣吧,一會兒你去人事部辦理個入職手續,每個月工資三百,也算是廠子裡的人了。”陸峰抽出一張信紙,刷刷刷寫了個推薦,遞給她道:“拿著!”

“一個月三百?我,哈佛本科,耶魯研究生,你還欠我那麼多錢冇給,你好意思啊?”

陸峰抬起頭看著她,很是直接說道:“你想要什麼我清楚,想呆在我身邊就把你那份傲氣收起來,不想去就放在桌子上,留下銀行賬號,自己走人。”

“我......我好歹是個美女,你就不能溫柔點,哄哄我嘛!”

“哄哄你?”陸峰冷笑一笑,靠在椅子上道:“你好好看看我的黑眼圈,還有我這張快要腎虛的臉。”

“咦....噁心。”張鳳霞滿臉的嫌棄,掉過頭出了門。

陸峰整理著思緒,接下來就是設計部和研發部的會議,今天要開的會不少,這麼長時間不在廠子,他要把大致情況瞭解一下,尤其是年後的產品和市場。

十幾分鐘後,張鳳霞走了進來,胸前彆著一枚工牌,坐下來開口道:“能問你個事兒嘛?”

“說!”

“你怎麼把高誌偉忽悠來的?”

“忽悠?難道就不能是因為能力出眾,他出於崇拜甘願呆在我手下嘛。”陸峰看著她道。

“切!”張鳳霞撇了撇嘴說道:“就你啊?我已經入職了,今天啥任務?”

“你也乾不了啥,今天就陪我女兒玩一天吧。”陸峰說著話開始整理桌子上的資料。

張鳳霞看著多多手裡拿著個洋娃娃,原本以為給洋娃娃梳頭,冇想到她一用力把頭擰了下來,接著又把胳膊和腿扭下來,又掏出來一個洋娃娃,開始亂安裝。

“有其父就有其女啊!”張鳳霞感歎了一句。

高誌偉走了進來,手裡提著一個檔案夾,開口道:“陸總,人已經快齊了,哎?多多冇上學?”

“彆提了,上個學氣死人。”陸峰把檔案夾合了起來。

“怎麼了?又哭鬨耍脾氣啊?”

“她倒是挺乖,就是幼兒園園長、老師更我鬨脾氣。”陸峰歎了口氣走出了辦公室。

高誌偉是滿腦的霧水,一般去幼兒園上學都是孩子哭鬨,怎麼還老師校長鬨呢?

“你入職了啊?”

“是啊,托你的福,一分錢冇賺到,現在還得照顧這個小屁孩,我堂堂留學生,就跟個保姆似的。”張鳳霞蹲下身子,朝多多道:“你帶著洋娃娃,咱換個地方玩,跟著你爸爸。”

“抱抱!”多多張了開雙手。

張鳳霞看著她肉嘟嘟的樣子,心裡很開心,一把抱了起來,邁步朝著外麵走去,開口朝著高誌偉問道:“這裡的員工為什麼都那麼有精神啊?一個掃地阿姨都管這裡的安全問題。”

“廠子裡的員工很有歸屬感的。”

“因為錢多?”

“也不全是,工作氛圍挺好,按照陸總的話,這叫企業文化,他跟我說過,一套好的製度可以篩選出優質的人才留下了,優質兩個字不僅僅是工作能力,還有每個人的性格。”高誌偉琢磨了一下說道:“說實話,廠子發展太快了,快到讓我跟不上,每個人都特彆累,而且每個人都緊張,因為每個月都有人走,人事部不停的在招人。”

“這麼累,為什麼要維護呢?大家都是賺工資,而且完不成指標就被開除。”

高誌偉思考了一下,說道:“希望,他是個很不錯的造夢人,你知道嘛,他稀釋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每天來廠子上班,都能感受到廠子在翻天覆地的變化著,廠子好,你就好,你就像是看著自己的孩子一樣。”

張鳳霞仔細的體會著他說的那種感受。

“陸總是個很有魅力的人,他能力很強,就像是個無底洞,讓人一眼看不到頭,同時這個人很有野心。”

“這麼讓你佩服啊?可惜了,我跟你說個事兒啊。”張鳳霞看了一眼自己懷裡的多多,用嘴型說道:“這孩子跟他一點都不像!”

高誌偉看她一臉發現了新大陸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又怕多多聽見,孩子畢竟大了,已經開始記事兒了。

他用嘴型說道:“本來就不是親身的,抱養的。”

“什麼?”張鳳霞驚的說出了聲。

“冇啥,你少關心這些跟你沒關係的,彆瞎說啊,進去開會了。”高誌偉說著話進了會議室。

陸峰已經坐在那,掉過頭看著張鳳霞,她懷裡的多多看到陸峰開口道:“爸爸,抱抱!抱抱!”

“你要麼進來,要麼帶她出去玩,彆堵在門口,行不?”

張鳳霞急忙走了進去,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著多多自己玩著洋娃娃,心裡已經在腦補為什麼倆人冇有孩子,各種狗血的劇情在腦海裡瘋狂的上映著。

“產品呢?”陸峰看著眾人道:“端上來,我嚐嚐!”

兩個盆子端了上來,陸峰吃了一些罐頭,略微點點頭,開口道:“這個味道可以,不要純粹的甜,還要帶點酸味,這幾種口味的不錯,一定要考慮南方和北方的口味差異,要分開供貨知道嘛?”

“產品包裝設計呢?”

“陸總,這是照片和設計理念,我們做了三款不同的設計,不僅在包裝,還有容量,瓶子造型上也下了很大的功夫,借鑒了一些可口可樂的市場經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