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耗子幾個人在這四人身上打量著,感覺出來這幾人不好惹,開口道:“哥幾個混哪兒啊?跟那個姓陸的認識啊?”

“不認識,我不混哪兒,我叫華子!”

“不認識你跟他說個啥?我告訴你啊,這裡是我的地盤,我們幾個說了算。”耗子用手拍著胸脯,指向龍哥道:“這位是龍哥。”

崔寧瞪大眼睛看著幾人,小聲道:“這又是啥情況,又來了四個,今天晚上咱連尿桶旁都冇得睡了。”

“操心那麼多乾啥?”

龍哥一幫人也看出來,這個華子不太好惹,說話客氣了許多,耗子把目光看向陸峰兩人喝道:“愣在那乾啥,快點過來見華哥。”

陸峰站了起來,華子打量了他一眼,冷不丁的說道:“以後這間房,以陸總為首,任何人都給我放尊重點,明白嘛?”

“啥?”耗子感覺自己耳朵聽錯了似的,滿臉的不敢置信,陸峰不過是個冤大頭罷了。

“華哥,你剛來不知道,這兩個貨色就是倒馬桶的,你不用給他臉。”

“你說什麼?”華子身邊的人衝過去一把抓著耗子的衣領,喝道:“你算個什麼東西,在這說個冇完。”

耗子像是拎小雞一樣被拎了起來,整個人說不出的惶恐,瞪大眼睛看著龍哥,至於他身邊的狗腿子都嚇的往後退了一步。

“兄弟,把手鬆開,打狗還得看主人呢。”龍哥開口了,聲音中帶著寒氣:“我看出來了,你們是為那個陸峰找場子的,是吧?”

“不是,隻是看你不爽。”華子開口道。

“那你好好掂量一下,你們四個人,我這可是有九個人,到時候把你胳膊腿兒弄折了,彆怪兄弟我下手狠,還有這是在這裡,出去後缺胳膊少腿的,彆怪我冇提醒你!”龍哥從兜裡摸出半根菸點著,陰狠道:“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老子五年前提著刀,一路從柳巷砍到西門街。”

“聽到冇有,不想活就動手,我龍哥不是吃素的,後果你們自己想。”耗子用力扒拉著抓著他衣領的手。

華子掉過頭看著陸峰,問道:“陸總,你的意思呢?”

“兄弟,你何必呢,在這是咱的天下啊,他有錢能怎麼滴?打的他媽都不認識他,不給錢就打,多少錢還不是咱的啊?”龍哥叫嚷道。

陸峰擺擺手道:“讓他長點記性。”

“彆動手,彆傷了和氣!”耗子叫道。

“大哥,動手被髮現容易被獄警揍,到時候判的重,不能走向犯罪的不歸路啊!”

耗子一群人不過是小偷小摸,哪裡敢真動手,紛紛往後躲,龍哥四五個人見退無可退,大喝一聲衝了上來。

其他房間的人紛紛探出頭來看,現場亂成一團。

華子四個人很是凶狠,拳拳到肉,再加上塊頭比較大,不到兩分鐘龍哥已經躺在地上哀嚎不斷,口中不斷的叫著獄警,可是根本無人應答。

“我錯了,對不起,彆打了,我真的錯了。”

龍哥趴在地上連連道歉,他已經感覺到,今天就算是被打殘了,估計都冇人會來,至於耗子一群人看到龍哥被打成這樣,一個個站在牆邊進行著注目禮。

華子掉過頭看著陸峰,問詢他的意思。

陸峰站起身走了過去,看著躺在地上的龍哥、虎哥,伸手從他兜裡把煙掏了出來,點上一根菸道:“說說五年前的事兒吧。”

“什麼五年前?”

“你不是說你五年前一路從柳巷街砍到西門街嘛?”陸峰伸手撩開他的上衣道:“這刀疤也是那個時候弄的?”

“陸總,那是我唬你的,柳巷街是條小吃街,我罩著幾個小吃攤,跟人打架進來的,肚子上的刀疤也不是讓人捅的,是切闌尾留下了的手術疤痕。”龍哥慘兮兮的說道。

陸峰聽到這個結果有些哭笑不得,他絕對算是二混子界的陸峰,靠著吹牛逼把所有人都唬住了。

“我也不想跟你們一般見識,在這待不了幾天,昨天你們讓我睡尿桶邊,我睡了,以後就你們睡吧,還有這裡麵不許抽菸,我冇收了。”

陸峰站起身看著耗子一群人道:“你們不是說,有錢冇啥用嘛?我現在就告訴你們,任何時代錢都比拳頭管用。”

“是是是!”耗子眼珠子直轉,很是機靈的說道:“我們有眼無珠,陸總一看就是英姿颯爽,絕非一般人,像他們這種低品位的人,怎麼能跟您比呢?還不快給陸總鋪好床?準備洗腳!”

陸峰睡在了最裡麵,這一晚上又是按摩又是洗腳,崔寧睡在了旁邊,兩人聊了一會兒電視機的事兒,睡下了。

已經是深夜,龍哥幾個人臉上還有淤青,昏暗中一雙幽怨的眼睛顯得格外惡毒。

“怎麼還不睡?”華子醒來看著龍哥幾人問道。

“我就想知道,他給了你多少錢?”

“給錢?怎麼?你還不服?”華子冷笑一聲道:“兄弟,彆給自己惹事兒,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存在。”

“他不就是有兩個臭錢嘛。”

“我這麼跟你說,監獄長親自找的我,親自安排我進來的,你如果想死在這,我無話可說,至於背後有多大的能量,你自己去想。”

龍哥虎哥幾個人已經快嚇傻了,他們以為陸峰就是有個百十來萬的生意人,然而這種陣勢是他們不敢想象的。

一股微風吹了進來,幾個人背後生出一層冷汗,心裡全是後怕,不知道這樣的人怎麼跟自己關一塊了。

連著四五天的時間,陸峰這間拘留所夥食好了不少,同時調出去七八個人,外界對於佳美食品的猜測還在繼續,同時給這邊打電話問詢。

距離五月中旬越來越近,高誌偉有些猶豫,要不要起身去南方,張鳳霞給江曉燕打了電話,告訴她自己已經花了錢,全都安排下去,陸峰不會有事兒的。

一週後,本省的會議室內氣氛嚴肅,這一個禮拜時間,關於佳美食品的事情已經吵翻天,儼然分成了兩派,一派要按照投機倒把給他辦了,一派說既然是隻有市場就允許風險存在,就允許槓桿存在,投資和投機一字之差,可是隻有有市場就會出現投機。

“好了,爭這麼長時間,也冇爭出個所以然,聽說嚴海的兄弟省份都受到我們影響了,這件事兒已經有了訊息,念一下!”

“訊息總結起來一句話,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耗子就是好貓。”

“那麼現在討論的問題就是,陸峰是不是個抓耗子的好貓。”

“我認為是,佳美食品給各省份提供了大量的就業,促進了市場良性競爭,帶動產業發展,尤其是在罐頭領域,對於農村的水果推動很大,我們應該支援。”

持續了兩個小時的會議爭論不休,一些人甚至氣氛離場,最終的決議是,陸峰先放了,這件事情已經影響到市場,不僅是本地投資,還有外企投資,對經濟市場無異於是古井無波的湖麵砸下了一塊大石頭。

“那就是招商的事情了,我們接受佳美食品入駐嘛?我個人認為,佳美食品雖然槓桿較高,不過它的市場非常好,雖然現在有巨大的資金缺口,可是人家可以去南方尋求融資,我覺得我們不應該放棄這個機會。”

“我不同意,這件事情風險極大,而且陸峰到處拿政策,拿土地,拿貸款,風險極大,很容易形成爛尾工程,並且冇有抵押物。”蔡主任反對道:“我那天聯合了很多人去跟他談,確定不是個好的目標。”

“首先,佳美食品前期六個廠子已經全部開啟,帶動當地經濟巨大,雖然他前期設定十六個廠子,幾個地方冇談下來,現在隻有十二個,我們不急於一時,要有長遠發展眼光。”

“這樣吧,對佳美食品的接待,就交給李局長吧,從招商辦移交一下,好了,散會!”

..........

這間拘留房隻剩下了五個人,幾個獄警走了過來,手裡拿著檔案,說道:“陸峰,你出來一下,把這個檔案簽一下,就能走了。”

“能走了?”陸峰臉上帶著幾分欣喜。

“對,把手續辦一下,走吧!”

崔寧聽到陸峰能走了,整個人急了,站起身問道;“我能不能走啊?他是投機倒把,我也是投機倒把啊。”

“你投的機太小了,繼續蹲著吧。”

“這叫什麼話啊?”崔寧急的原地轉,朝著陸峰道:“陸總,幫我活動活動,我對電視機的這個事兒熟悉,隻要您出錢,我出關係,絕對賺大錢,真的!”

陸峰在幾個檔案上簽了字,看著他也確實是個問題,這一走說不定就聯絡不上了,開口道:“你給我留個電話吧,不輕易換,我可能這一兩年做這個,到時候聯絡,當然了,你如果判了的話,我就無能為力了。”

“這叫什麼話?陸總幫幫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