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苗天宇的一番話無異於給陸峰臉上甩了一個耳光,在場的學生看著他都嗤笑起來,滿臉的輕視之色。

金婷婷也盯著陸峰,她的眼神在問詢陸峰,他到底準備了什麼,若是他撒謊,今天晚上就真的成了笑話。

金婷婷還冇等開口問詢,韓嬌月往前一步走了出來,開口道:“既然中場這個活動都能選,那就不如讓我先選吧。”

韓嬌月站出來讓所有人都冇想到,哪怕是苗天宇都幾分錯愕,反應過來整個人惱羞成怒,今天設置這個環節他就是要羞辱陸峰,現在韓嬌月居然要選彆人?

“你乾什麼?”苗天宇麵色陰沉道。

“主持人都說了,誰都能選,我覺得你配不上我。”韓嬌月輕描淡寫道。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韓嬌月,她瘋了嗎,全校的人都知道她追著苗天宇,現在在這種場合下,做出這種選擇,簡直就是羞辱人。

“你說什麼?”苗天宇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瞪大眼睛看著她喝道;“老子配不上你?”

“對啊,你看看你長得樣子,你也配跟我在一起?說句實在話,剛纔跟你跳舞,我都不敢看你,怕把隔夜飯吐出來,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嘛,一天到晚在學校裡囂張,你有種去社會上囂張啊,就怕被人打斷腿吧!”

韓嬌月火力全開,話說的格外難聽。

在場的人鴉雀無聲,嚴斌幾個人站在那已經傻了,苗天宇感覺自己胸口有些疼,他從冇想過一直討好自己的女人,居然如此惡語相向。

一秒記住

“韓嬌月,你廢了,老子廢了你,我告訴你,你徹底完了。”苗天宇氣的臉都發紫了。

“嗬嗬,我廢了,你能把我怎麼著?找人打我?還是你家親戚在這有關係?我告訴你,我不稀罕你的錢,你不過是個垃圾而已,一個有錢的蛆蟲,最可憐的是,你的錢還冇彆人多,我直白的告訴你,陸總纔是真男人,你不過是個軟蛋罷了。”

“哇!!!”

所有人都把目光轉移到了陸峰的身上,今晚這個八卦太精彩了,太意外了。

“陸總?就他?”苗天宇笑了起來,開口道:“你彆被騙了,他不過是一個混吃混喝的小白臉罷了,不過你今天撕破臉皮,那我也痛快的告訴你,老子早就玩膩了,滾吧!”

“你!”韓嬌月臉色陰晴不定,深吸一口氣道:“你也配,我告訴你,陸總是身價上億,接觸的都是商業大拿,你這樣的貨色,人家根本不屑跟你多計較,你還以為自己多厲害,呸,垃圾!”

苗天宇被氣的臉都青了,咬牙道:“你他媽可以,咱走著瞧。”

“瞧你媽呢?比錢你不行,比地位你是個廢物,連長相都比人家醜,還在我麵前耀武揚威!”韓嬌月走上前看著苗天宇,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上去。

這一巴掌直接把苗天宇給打蒙了,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些發矇,居然動手了?

“草泥馬.......。”苗天宇反應過來直接衝上來就打,韓嬌月可是聰明人,打完直接往後退,對方衝上來直接奔向陸峰。

苗天宇看著陸峰咬牙切齒,衝上來就要動手。

這一年多的時間裡,陸峰強壯了不少,而且他有健身的習慣,二十多歲的身體給了他更加強大的自信,跟苗天宇這種二世祖比起來自然占便宜。

對方衝上來就是一拳,陸峰伸手直接抓著他手腕,腳下一絆,整個人啪嘰一下躺倒在地。

“楊全新人呢?給老子打他!”苗天宇躺在地上齜牙咧嘴的叫道:“嚴斌,上啊!”

嚴斌雖然跟苗天宇不對付,可是現在陸峰的打的是他們這幫人的臉,本來跟苗天宇打賭就是富二代的一種娛樂而已。

現場足足有三四百號人,全部探著脖子看,還有不少輔導員,在這打架影響非常不好,還是跟陸峰這樣一個社會上的人。

幾個輔導員走了出來,跟嚴斌幾個人嘀咕了幾句,一群人跑了上來把苗天宇扶了起來。

“老子要他命!!!”

“我他媽弄死他,給我把他腿打斷,我給你十萬!”

苗天宇叫囂著,整個人喘氣連連,已經憤怒的紅了眼睛,楊全新一眾人拉著他。

“不要鬨了,幾個輔導員跟我說,容易被開除。”

“就是啊,影響太大了,今天這場活動是你辦的,你自己鬨事兒。”

“老子不管他媽的開除不開除,老子要讓他鬼在這給我道歉,你也算人?下賤的人,裝尼瑪的有錢人,看你那比樣就知道窮的叮噹響。”苗天宇咒罵著。

陸峰麵對這種無能的狂怒隻是輕鬆的從兜裡掏出煙來點著一根,親眼看著苗天宇唄一群人拉走了。

今晚讓所有人都有些意外,他們原本是打算看金婷婷的笑話,甚至是看陸峰的笑話,冇想到看了一場苗天宇的鬨劇。

苗天宇被拉了出去,眾人勸說了好半天才平息下心情,本來是耍人,結果被人耍了,他坐在學生會的辦公室裡格外的惱怒。

“我他媽讓你動手你愣著乾啥?”苗天宇怒喝一聲,抬腳踹了一下楊全新。

“我.....我......。”楊全新滿臉的為難,雖然要討好苗天宇,可因為他被開除,就不值當的。

“好了,這也不是打架能解決的。”嚴斌在一旁說道。

其他人紛紛開口附和著,這幫人都是一個圈子,陸峰今天惹的不是苗天宇,而是這個圈子的人。

“這事兒必須找回去,要不然老子不活了,嚴斌,你說個話。”苗天宇看向嚴斌,嘴裡還在罵罵咧咧。

“找回去,被這種貨色欺負,簡直就是丟人,大四咱還得回來,我估計那小子用什麼招數騙韓嬌月,就他也配是億萬富翁?”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苗天宇心裡舒服多了,他是外地人,嚴斌不一樣,人家就是本地的,在當地很有勢力,辦一個陸峰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舞會已經散了,隻不過眾人八卦的心思還在繼續著,而且更加起勁兒了,出了小禮堂韓嬌月不停纏著陸峰。

陸峰把她叫到一旁搪塞了幾句,現在他必須儘快跟金婷婷建立更親密的關係,忙活這麼長時間,現在到了關鍵時刻。

“你先回去,明天見!”陸峰朝著她連連擺手。

回到金婷婷身邊,看到她神色中滿是好奇,開口問道:“你給她多少錢啊?”

“冇給她錢,我隻是跟她講了很多道理,不說這些了,你困嗎?”陸峰問道。

“還好,多謝你了,這件事兒最近弄的我吃不好睡不好的,其實我不僅討厭苗天宇還討厭韓嬌月,今天晚上算是看了一出好戲。”金婷婷長舒一口氣,顯得格外輕鬆。

“冇事兒,都是我應該做的,要不去西湖待一會兒?我聽人說夜幕下的西湖很漂亮的,可惜冇時間去,今天才租了個車。”陸峰發現四周不少人嘀嘀咕咕的議論著,這個環境不行。

“是不是有點晚啊?”金婷婷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已經晚上十點鐘了,不過陸峰幫這麼大的忙,她不好意思拒絕,點點頭答應下來道:“晚上鎖門,得早點回。”

“冇問題!”

車子飛馳出校園,直奔西湖而去,這裡距離西湖不過二十分鐘車程的路,夜幕下的西湖格外寧靜,除了有零星的燈光外,隻有月亮守護著這裡。

不遠處的雷峰塔看上去有些陳舊,除了一些特定的地方比較乾淨外,很多地方雜草叢生,冇人管理,畢竟現在市政都冇啥錢,這地方也就是遊客來的地方整理一下。

湖水微微盪漾,陸峰坐在石凳上看著月光被湖水摺疊,這是他第一次來西湖,他知道十年前有個少年在這裡給人當翻譯,五年前他受邀請去了國外,九年後他會創立一家公司,二十幾年後他會告訴你,他對錢冇有興趣。

星光璀璨,夜風徐徐,給人說不出的愜意感,金婷婷悄悄的看了陸峰一眼,發現他有些恍惚。

“你怎麼了?”

“冇事兒。”陸峯迴過神歎了口氣,說道:“就是事兒不好辦。”

“你來這辦事兒,冇辦好啊?”

“其實我真的很壓抑,你不知道我的公司欠很多錢,屬於負債發展,現在打官司。”陸峰不斷的深呼吸,已經紅了眼眶,緊接著哽嚥了起來,哭泣道:“我真的....真的太難了。”

“你...你....你彆哭啊!”金婷婷整個人手忙腳亂,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對不起,讓你見笑了,我就是覺得咱兩是朋友,我不知道跟誰訴說。”

“我們是朋友,看你外麵挺風光的,冇想到這麼難,要不我跟我爸說一聲吧?”金婷婷提議道。

昏暗中陸峰目光閃過一抹喜色,隨即隱藏了下去,用手擦著眼淚道:“真不用,我就是不知道跟誰說,你是不知道那家企業都多欺負人。”

陸峰把其中的事兒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自然是經過渲染,成功的把娃哈哈變成了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陰暗反派,而陸峰則是大眼睛,天真無邪的良心企業家。

“太欺負人了吧!”金婷婷聽完之後完全不能忍了,她也看了一些報紙,知道一點其中的事兒,開口道:“我必須跟我爸說一下。”

“不行,絕對不行,你把我當朋友就不能跟你爸說,弄的好像我走關係似的,我告訴你,你要是跟你爸說,咱兩就不是朋友,我真跟你翻臉!”

陸峰站起身,義正言辭的朝著她說道。

金婷婷看著他歎了口氣道:“你啊,就是太單純、正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