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峰當場從包裡掏出一萬塊遞給四眼,讓他站到一旁,朝著人群掃視了一眼,原本以為六子會在村裡,冇想到直到現在都冇見到人。

陸峰已經明白過來,六子被自己吊怕了,不在村裡!

“大家看見了吧,現場給錢,誰能說清楚趙二苟、六子這些人在村裡做的事兒,貪汙、變賣集體資產、欺壓村民、調戲婦女、毆打威脅他人、組織社會閒散人員對企業生產進行阻撓等,都是重罪!”陸峰大喊道:“還等什麼?報仇的時機到了!”

“我舉報,他霸占張全有老婆!!”

“我舉報,他把村子農村租給彆人,把錢全揣在自己兜裡了。”

“我舉報,他指使六子打人........”

現場群情激奮,幾乎所有人都在舉報他,並且願意實名舉報,半個小時後警車把趙二苟、四標、孫二一群人全部拉回了市區,並且對於全村人取證。

下午,關於小李村趙二苟涉嫌貪汙、侵吞國有資產、組織社會閒散人員阻撓企業生產等罪名進行了刑事拘留。

同時,對於孫二、四標這些人同時進行了刑事拘留,當天傍晚六子在隔壁縣的一座娛樂城內被捕。

這種雷霆手段對周圍鄉鎮簡直是一場大地震,冇人想到後果會如此嚴重,所有人都有一種直覺,一個龐然大物要開進來了,不可阻擋的龐然大物。

這一次電子廠收購基本上已經成了,為什麼之前小李村在的村委會在那些企業麵前死纏爛打,那些企業奈何不得,這個陸峰來了之後直接橫推?

本地的一些企業紛紛打探這裡麵的訊息,都在好奇這裡麵的貓膩,最後所有人得到了訊息,這位年輕的大老闆跟本市的黃友偉關係非常深!

這也使得一些鄉鎮企業徹底放棄下一步動作,進去一個趙二苟,他們可以弄出來一個趙三苟,當年的幾家鄉鎮企業是進去了,可是一些參股較小的企業,經過兩年已經壯大,形成了自己的利益鏈。

這張地方網很有韌性,他們知道電子廠的價值,待價而沽,總能賣出去的,實在不行等到過幾年自己成長起來,一口吞下。

陸峰也在有意的在鄉鎮宣傳自己跟黃友偉的關係,這段時間去村裡帶那麼多人,也不全是怕六子動手。

如果不是帶的人多,早就被人用麻袋套起來打,對於現在的鄉鎮狀況陸峰是非常清楚瞭解的,就是一句話,山高皇帝遠,一手遮天的存在。

三天後關於趙二苟的報道鋪天蓋地,電視、報紙集中報道,很多事情已經是鐵板釘釘,趙二苟一群人已經成為了棄子。

與此同時,市裡出台了指導意見,加速推進熊貓電子廠收購進程!

陸峰再次從副卡裡刷出四百七十六萬現金,用車直接拉著現金去了小李村,七十六萬是分給當初站出來舉報趙二苟、六子的人,四百萬則是住在這裡的人,每戶發一萬塊錢。

當車子停在村委會門口,把現金摞成一堵牆,全村的男女老少都看的眼睛發直,鎮長也來了,同時鄉鎮派出所的所長也來了,再次看到陸峰,臉上已經全是溫和的笑容。

“趙二苟已經關進去了,誰也冇想到這麼一個老實巴交的人,揹著我乾了那麼多的壞事兒,可以說是壞事做儘。”鄉長站在村委門口大聲道:“好在陸總來了,我相信佳峰科技會帶來新的局麵,陸總是一個年輕有為的董事長,要我說,讓他擔任小李村的名譽村長怎麼樣?”

“不合適,這真的不合適!”陸峰急忙拒絕道。

“好不好?同意的鼓鼓掌!”

現場掌聲如雷,所有人都滿臉興奮的看著陸峰,希望他這個有錢的老總,帶給大家新的希望,殊不知陸峰也隻是想拿到自己想要的罷了。

再三推辭下,陸峰很是為難的成為了小李村的名譽村長。

“每戶一萬塊錢,大家依次領錢,領錢有個前提,這裡有一份確認書,隻要在上麵簽個字,或者是按個手印,就能拿錢。”

這份確認書上最開頭一行明晃晃的字,集體股權轉讓確認書。

雖然大部分村民都不識字,不過有人識字,簽完字下來嘀咕,轉念又一想,電子廠本來就跟他們沒關係,趙二苟若是在,他們一家就分五百塊錢,現在拿了一萬,已經是賺大了。

現場有幾個記者拍了照片,陸峰要他們去宣傳一下,重點突出成堆的錢,村民的笑容,還有發錢工作人員的溫馨,要給即將入駐這裡的佳峰科技一種親和的感覺,營造當地的企業影響力。

發完錢陸峰站在村委會門口簡單的說了兩句,就是說隻是名譽村長,不會乾預村內的事務,還有就是電子廠重新運轉的時候,歡迎村子裡的人們去上班。

這話無非就是說,一錘子買賣,以後彆找我了,不要想著每年給你們發一萬塊。

下午回去的陸峰,陸峰坐在車上看著一遝合同心裡樂開花了,需要用幾千萬解決的事兒,他前前後後花了不到五六百萬就搞定,賺大了!

回城區後,陸峰第一時間去了市政,進了黃友偉辦公室,坐下來從兜裡掏出煙放在桌子上道:“抽菸!”

“簽了?”

“簽了!”陸峰抽著煙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事兒真的是,辦的漂亮!

“陸總,你是生意人,我希望你記著,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東西是免費的,冇有我的幫忙,你不可能這麼痛快!”

“我知道,今年佳美食品應該我們市裡的納稅大戶,全省也應該是重點企業,到時候可能要去省裡開會,你放心。”陸峰在菸灰缸磕了一下菸灰道:“我現在手裡有電子廠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權了。”

黃友偉很是詫異的抬起頭,說道:“陸總是打算當下一個趙二苟?”

“哈哈哈哈,開玩笑的,我想知道市裡打算要多少錢?熊貓那邊的情況。”陸峰問道。

“你是打算全資收購啊,估計冇有兩三個億你搞不定啊,市裡麵好說,當年投了一億八千萬,按照這兩年的通貨膨脹,你給兩個億就行,不過我提前告知你一下,熊貓電子的技術專利授權今年年底就到期了,他們當初授權三年,今年是第三年。”

陸峰聽到這話臉色難看起來。

“你現在知道那些企業為啥收購不成功了吧,搞定個小李村就夠頭疼了,後麵還有一大堆問題,尤其是你現在,我聽說你在電子大會上把個什麼副會長給罵了?”黃友偉笑著搖搖頭道:“年輕人,圓滑點吧!”

“我這段時間聯絡一下熊貓!”

“先不要聯絡熊貓,你先說你能拿得出來這麼多錢嘛?收購本市手裡的股權需要錢,買技術專利授權,也得錢,就算是你搞定了熊貓,人家給你授權,錢呢?”黃友偉坐下來點著一根菸道:“你冇四五個億根本玩不轉的!”

陸峰猛的抽了一口煙,說道:“出來混的,誰自己掏錢做買賣啊?我這有套方案你覺得行不?”

“如果是涉及非法集資這類金融犯罪就彆開口了。”

“我是乾那種事兒的人?”陸峰沉吟了一下道:“我想借債收購,我手裡籌一點五個億冇問題,這些錢撬動四五個億真的是小意思。”

“說一下!”

“我想跟本市借兩個億,收購你們手中電子廠的股權,接著用我手裡的錢,買下熊貓廠手裡的股權,全資收購後把廠子抵押給銀行套現,拿到錢再還給你。”陸峰靠在椅子上說道。

黃友偉聽完一細琢磨笑了起來:“你啊,是個左右騰挪的好手,風險給銀行,收益你全拿,我是真不知道你哪兒來這麼多奇特的方案,可以,不過熊貓的總經理不太可能給你授權,他明年四月份就到期了。”

“升?”

“冇做出什麼成績來,夠嗆,聽說現在睡不著覺,他四十多歲,上不去就真的上不去了,現在還剩下半年時間,他對你冇興趣,到時候新來的,對你也冇興趣,你應該明白。”

陸峰想了想道:“明白,不過我還是想見見。”

傍晚時分陸峰纔回了酒店,今天他心情非常好,正好今天是九月最後一天,點了幾桌大餐,把所有人都叫齊。

張鳳霞一直忙著辦事處的事兒,最近柳城又挖了幾個電路工程師,崔寧坐在那略微有些心事兒,收購眼看進行的非常順利,自己的一百二十五萬中介費陸峰再也不提。

“來來來,舉杯。”陸峰站起身道:“這一步是巨大的一步,是佳峰電子科技距離成功最重要的一步,相信明年此時,佳峰電子生產的電視機,已經占據電視機行業的半壁江山,成為電子科技界一枝獨秀,乾杯!”

現場氣氛熱烈,隻有蘇有容盯著陸峰,一雙彎彎的眼睛閃爍著光芒,她知道,佳峰科技冇有明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