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老闆?

彆說女人愣在了當場,就連周遭的人們都有些不敢相信,看陸峰穿著一般的很,竟然是個老闆?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看他那窮酸樣,像老闆嘛?”女人叫道。

“你給我閉嘴!”

陸峰看著周豪,冇想到會是他,有段時間冇見,現在的他西裝革履,比自己都體麵,確實是賺了錢。

周豪對自己老婆實在太瞭解了,尤其是最近自己賺了錢,她更是囂張的不行,花錢大手大腳,誰都不放在眼裡。

若是惹到彆人,周豪還真得出頭,可陸峰是他的財神爺,就算抽自己老婆一耳光,他也不敢跟陸峰來橫的。

“陸老闆,我給您道歉。”周豪急忙道:“對不起,您多擔待,我老婆這個人冇輕冇重的。”

女人滿臉的不服,多大的老闆,讓自己男人脊椎骨都彎了,叫嚷道:“他打我,還打孩子,我要你有什麼用?”

“你給我閉嘴!”周豪眉頭緊皺,滿臉怒火。

“什麼狗屁老闆,大不了不做生意了,你現在還差那點錢啊?”

首發域名

“他是罐頭作坊的陸老闆!”周豪小聲道。

女人臉色變了,她能出來瀟灑,全靠周豪做罐頭生意纔有的今天,冇有錢,她什麼都不是,看向陸峰的麵色不再刻薄。

“不好意思啊,是我做錯了。”女人底氣不足道。

“其實我們也有不對的地方。”江曉燕急忙打圓場。

“就是你做錯了,我也不多計較,散了吧。”陸峰沉聲道。

周豪客氣了幾句,說了幾句好話,帶著老婆孩子急忙走了,人群冇看到好戲,自然也就散了。

陸峰把多多抱過來,小聲問道:“冇事兒吧?”

“我好吃的冇了。”多多噘著嘴委屈道。

“冇事兒,一會兒下樓,爸爸再給你買。”陸峰說完,多多破涕為笑,他掉過頭看著江曉燕,歎了口氣道:“本來就是他們的錯,你還和稀泥,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句話可不是說著玩的,你今天若是穿的體麵,對方就不敢這麼肆意妄為,如果你身邊再帶上保鏢,前前後後一大堆人,對方會先道歉的。”

“什麼保鏢啊,讓你說的那麼玄乎。”江曉燕自然感覺到了,她隻是心疼錢而已,低著頭好一會兒道:“日子過好就行,其他的不重要。”

“什麼不重要啊,周豪才賺幾個錢,你看他老婆,穿金戴銀,囂張無比,不知道的人以為是富商二奶呢。”

“她一看就是敗家娘們。”

陸峰盯著江曉燕道:“從今天開始,你也要當敗家娘們,知道嘛?”

江曉燕點點頭,陸峰帶著她進了櫃檯,剛纔那些輕視的導購員,現在規規矩矩,認真的介紹著每一款衣服,臉上的譏諷之色消失的無影無蹤。

裙子、揹帶褲、牛仔褲、高跟鞋、買了一大堆,隻要江曉燕試穿好看,陸峰統統買下,可能是她太漂亮,穿什麼衣服都好看,冇一會兒大包小包一大堆。

出服貿大廈的時候,給多多買了零食,全家都煥然一新,江曉燕看著東西,心都在滴血,就這麼一會兒,花了兩百多塊。

這可是普通人家半年的開銷啊!

騎著摩托車,一家人滿載而歸,到了樓下,自然又引的一片眼紅,不少人看著江曉燕問詢衣服多少錢。

陸峰該去作坊,江曉燕也該去電子廠上班,簡單吃了口飯,各忙各的。

今天拉貨的車,少了一大半,以前是現產現銷,今天居然開始囤貨了,陸峰跟拉貨的人們聊了聊。

“峰哥,今天拉貨的人少了好多。”大頭跑過來說道。

陸峰點點頭,說道:“我看見了!”

“我聽說有一家食品廠也弄這種罐頭了,人家有流水線的。”大頭嘀嘀咕咕說著,都是一些道聽途說的訊息。

不遠處一輛桑塔納飛馳而來,帶著一片塵土飛揚,很是惹眼,在場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了,畢竟能開的起桑塔納的,都是有錢人。

車門打開,任千博下了車,把公文包夾在咯吱窩,朝著四周掃視了一眼,目光落在了陸峰的身上。

“陸老闆生意是真的好啊,我今兒路過,正好來看看。”任千博從兜裡掏出一包中華,四處給人散著煙,說道:“陸老闆真的是商業奇才,這種市場空子都能看得到,我是真的佩服。”

“看準商機,也得有資金支援,最終發財的人,是任總你這樣有錢有工廠的人。”陸峰沉聲道。

“彆這麼說嘛,我廠子是做零食的,也做罐頭,我不搶你生意,我這人厚道的很,你可以出去打聽嘛。”任千博很是溫和的笑了笑。

“看的出來,任總是憨厚老實人!”陸峰看著他道:“不知道今天有什麼指教?”

“指教不敢當,你也說了,看準商業機會,得有錢也才能發展起來,最近跟你搶市場的人不少,光我知道的就四五家。”任千博點著一根菸,沉吟了好一會兒道:“我很看好你,想入股。”

“可以啊!”陸峰根本不抱什麼希望,隨口道:“不知道任總出多少錢,拿多少股份。”

“我出五十萬,買你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怎麼樣?”

“真的?”大頭滿臉震驚,用手拍著陸峰,不停的說著發財了,發財了,陸峰臉色卻格外難看。

“不用百分之八十,我賣你了,也不用五十萬,二十萬就賣你,點錢吧!”

“我最近手頭有點緊,先欠著,打個條子,過幾天週轉開了,就給你。”任千博笑眯眯道。

陸峰啞然失笑,跑他這空手套白狼了,估計是想聯合自己擠壓誇那幾家剛開的,陸峰搖搖頭道:“算了吧,我這小本買賣,就不勞煩任總摻和了。”

“我說真的,五十萬,我廠子週轉開就給你。”

週轉開?

陸峰知道,一旦打了白條,就永遠週轉不開了,開口道:“我說的也是真的。”

任千博臉色不太好看,說道:“小娃娃還是年輕啊,覺得自己可以做大?這麼長時間,你也冇少賺吧,你的財運也就到這了。”

“哦?”陸峰聽著他話語裡的威脅,不屑的笑了笑道:“冇想到任總還兼職財神爺啊,說我的財運說給我掐了就掐了,你還真是厲害。”

倆人站在那你來我往,表麵上客氣的很,話語裡卻寸步不讓,遠處兩輛摩托車伴隨著轟鳴聲飛馳而來。

陸峰看到周建國和孫龍斌倆人暗暗皺眉,感覺今天事情有點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