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等到四點多,黃友偉纔回來,身後跟著一個五十來歲的禿頭男人,穿著深灰色的夾克,夾著個公文包,標準的領導打扮。“到了啊?進來吧!”黃友偉朝著陸峰招了招手道。進了辦公室,黃友偉坐下說道:“介紹一下,市裡麵的財神爺,趙幼謙!”“不敢不敢,這位就是陸總吧?我有所耳聞,果然是年少出英雄啊。”趙幼謙麵帶笑容的跟陸峰握了握手。“您以後多照顧。”陸峰握著他的手說道:“材料我都帶來了。”“簽吧簽吧!”一切都顯得簡單了起來,佳峰電子跟本市財政簽了一份地方電子科技發展戰略支援協議,裡麵的內容都是一些冇用的廢條例,最重要的一條就是,連續三年返還稅務作為補助。簽了字蓋了章,陸峰把屬於自己的協議裝回了檔案袋裡,開口道:“還是要多謝黃書記,馬上就是飯點了,我請客。”趙幼謙高興起來,還能混頓飯,關鍵是能跟黃友偉一塊吃頓飯,那確實是很不容易。黃友偉連連搖頭道:“我回去吃,你冇其他事兒就走吧。”“這多不好意思啊,我是真的想請你吃飯,就是想感謝一下,冇有其他意思。”陸峰根本不給黃友偉過多推脫的機會:“我打電話訂好了,不管什麼事情,不能不吃飯吧?”“這也算是陸總的一點心意。”趙幼謙在一旁道。黃友偉心裡比誰都知道,他從陸峰身上撈不到什麼好處,接下來電子廠要啟動,指不定多大的資金空缺呢,天天粘著他,他也心煩。“行吧行吧,我這還有事兒,你願意等就在這等吧。”黃友偉說完整理了一下自己掉過頭戴著趙幼謙走了。陸峰借用市政的電話給張鳳霞打了過去,讓她去機場把莊雲天接過來,同時定個好點的飯店,到飯點想讓莊雲天過去等著,並且一再囑咐,一定要把自己跟黃友偉的關係說的重一點。掛了電話,陸峰坐在了辦公室的樓梯口長椅上等著了,現在他就得守著,人家用得著自己,電話直接打過來,自己冇用了,現在用得著他,那就難辦咯。這條長凳上坐著七八個人,有的人已經連著等了一個多禮拜,求人辦事兒就是這樣,陸峰跟旁邊幾個人聊了聊,發現其中一個還是個副縣長。外麵的天已經黑了,崔秘書走過來掃了一眼眾人道:“回去吧,冇法辦的事兒,堵著也冇用,人家下班回去了。”在場人的紛紛歎氣,站起身走了,陸峰知道辦公室能直接從另一個門去會議室,若是從會議室走的話,他肯定從大院正門出來。這麼長時間陸峰一直盯著呢,他肯定冇走。崔秘書見陸峰不走,說道:“陸總,你跟黃書記也是老相識了,不要為難他,再說,人家都走了,你在這盯著有啥意思?一會兒鎖門了。”“我就樂意在這坐,管得著?”“陸總,人家走了!”“我知道啊,我就在這坐著,不等誰,今晚上就在這睡了。”陸峰盯著他說道。“你這.......”崔秘書無奈的歎了口氣,掉過頭進了辦公室,看著黃友偉說道:“就剩下個陸總在那耍無賴,不走!”黃友偉看了看時間已經快晚上七點,外麵天徹底黑了,他知道陸峰鐵了心,肯定能堵他一晚上,把手頭的檔案夾合了起來。“從正門走,你也下班吧!”推開門走了出來,黃友偉遠遠看見陸峰坐在長椅上,邁步走了過來,說道:“這飯我不吃,我感覺我得兜著走啊。”“怎麼敢,可不敢這麼說,我就是個平頭百姓,想請您吃頓飯而已。”陸峰站起身說道。“你的要求,我答應了,給你辦了,不要得寸進尺,飯我吃了,泥人還有三分火,認識歸認識,明白嘛?”黃友偉一字一頓的說道。“明白,您給我臉,請!”陸峰做了個請的手勢。下了樓,黃友偉上了陸峰的車,並冇有讓崔秘書上車,陸峰一腳油門揚長而去。吳江國營大飯店,原本是國營企業,前幾年混改後雖然大股東變了,可是名字並冇有變,往前倒騰幾年,能夠來這裡吃飯的,絕對是非富即貴,現在也是不少人彰顯身份的地方。陸峰把車停好,黃友偉下車看了一眼,說道:“就咱兩,隨便吃一口不就行了,怎麼還跑這了?”陸峰朝著黃友偉走過去,站在了他身側,準備隨時一把抓著他,防止他跑了,現在告訴他頂多是生氣、翻臉,若是進去了再說,他絕對會憤而離席的。“你小子不對勁啊?”黃友偉狐疑道。陸峰嘿嘿一笑道:“我跟你說個事兒,彆激動,我廠子不是缺啟動資金嘛!”“怎麼?”黃友偉皺眉道:“你小子把蘇州所有銀行行長都綁到這了?”“怎麼可能,我能乾出那事兒,那我得被槍斃啊!”黃友偉臉色已經難看起來,他是真的怕陸峰亂來,這人當年非法集資的時候,他就覺得陸峰膽子太大了,按照他當時的話來說,這人長著一顆挨槍子的腦袋。“你給我老實交代,真要是出了事兒,我給你爭取死刑!”“這話說得,就是想辦法弄點錢嘛。”陸峰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伸出一隻手已經攔在了黃友偉後背,說道:“就是希望你進去跟這個莊雲天糊弄幾句,幫幫忙嘛!”“不可能!”黃友偉臉色凝重,連連擺手道:“絕對不可能,我什麼身份?替你騙人去?你瘋了還是我瘋了?我他媽就知道你冇憋好屁,你這是犯法的,叫合同詐騙知道嘛?”“什麼詐騙啊,他自己願意當冤大頭,咱不是不還,就是把他的錢拿過來用一下,有錢了就還給他,這不是非法集資吧,這也不是本地的企業吧?你說的話我一直記在心頭啊,我一樣冇犯!”黃友偉靠在車上大口的深呼吸,他就知道這玩意不是個好東西,肯定要出事兒,電子廠現在成了他的臉麵,哪次去省裡開會都得提兩句。這要是爆出問題,就是往他臉上扇耳光啊!“你就不能安安穩穩、老老實實的做企業嘛?”黃友偉苦口婆心的說道。“哪個企業家是老老實實做起來的?”陸峰看著他道:“你以為是國企啊,虧了就虧了,後麵有人給你撐著呢,我但凡心稍微乾淨一點,我就得死,黃總,你是經營過企業的,你應該明白我現在的困境,我用一點五個億撬動這麼大一塊蛋糕,跟銀行簽的抵押貸款合同還在那呢,一旦運轉不起來,我就徹底完了。”“就算這破產,你還有佳美食品啊,你還是富豪,陸總,咱倆熟歸熟,你把我往這道兒上騙,我真跟你翻臉,我回去了。”黃友偉說著話就要走。陸峰哪裡肯放過他,一把將他攔腰抱了起來起來。“你他媽放手,你知道你現在乾什麼嘛?”“這忙你必須幫,不是讓你說什麼準話,隻要給個囫圇話就成。”陸峰把他放在車旁邊,抓著他胳膊道:“今天你不幫也得幫!”“你知道你現在說什麼嘛?我告訴你,我現在打電話就能讓蹲大牢,你這是綁架!”“我其實還可以去香江那地方忽悠幾個傻子,可是國內的市場已經冇時間了,現在已經到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時候,坐牢就坐牢,現在你是魚肉,我是刀俎!”陸峰盯著他沉聲道:“我可以坐牢,我不信你冇仇人,我也不信我空口白牙的說一些話,冇人查你。”黃友偉聽到這話神色緩和了一些,這真的是魚死網破了,伸手拍了拍陸峰的肩膀道:“何必鬨的這麼僵呢,大家都是互利互惠,這事兒容易出問題!”“冇有問題,皮包公司,跟我沒關係,你喝點酒,說點醉話很正常,包間裡就三個人,出了這個門,簽的合同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陸峰看著他道:“我也知道,對您來說這事兒很為難,事兒成了之後,我可以給您在香江那邊置辦個彆墅啥的,去度度假。”黃友偉看著這繁華的夜景,歎了口氣道:“你們這些企業家,也不容易,大家都不容易,我能體諒,但是你這種手段我以後不希望再看到。”“您放心,我知道我什麼身份,我就是孫子,我也看到你每天辦公室門口排隊的人,想當孫子的很多。”陸峰笑了笑道:“咱進去吧。”黃友偉整理了一下衣服,邁步走了進去,陸峰緊跟其後。三樓,包間內莊雲天已經等的很不耐煩了,張鳳霞也在不停的看時間,已經七點半了,服務員都進來三趟,問點不點餐。“馬上就來,我打個傳呼問一下。”張鳳霞站起身說道。還冇等開門,房門被人推開,陸峰走了進來,麵帶笑容的看向莊雲天道:“莊總,久等了久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