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頓午飯,陸峰這張桌子隻有四個人的位置,愣是圍著十多號人,王總幾個人甚至端著盤子,站在陸峰身邊吃。

斷斷續續還有人過來打招呼,遞名片。

與剛來時候的無人搭理不同,陸峰的耳邊充斥著各種好聽的話,抬起頭去看,全是笑臉,一個比一個謙遜。

一頓午飯的時間,桌子上擺滿了名片,粗略估計有上百張。

“我吃完了,你們先吃。”陸峰站起身道。

“陸總,要不要去我那廠子考察一下,我們也是非常有實力的,主要是做電子板,我們也生產電視機的。”王總緊跟在陸峰身邊說道:“臨汾是個好地方,文化底蘊特彆深厚,現在天氣也舒服,去旅遊,我肯定包您滿意。”

陸峰根本不搭理,大步流星的朝著會客廳走去,電子行業的分會場就在二樓會客廳。

“您的廠子做的這麼大,我剛纔聽說,您的年銷量,今年要突破一百五十萬台,這麼大的銷量需要擴張啊,我那本設備齊全、產業豐富、我白送您百分之十的股權,以我的廠子為生產點,對於西北地區的產業覆蓋是非常好的。”

“王總,隻要我想開廠子,你信不信一大堆市長、副市長給我打電話,給土地、免息貸款、免稅,你白送我百分之十的股權,怎麼好意思說出來?”陸峰停下腳步盯著他道。

王總臉皮抽搐了一下,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這是現成的,您可以當做一個過渡企業!”

“冇興趣,不要再跟著我了,知道嘛?”陸峰沉聲道。

“讓陸總休息一下,我們就不要打擾了。”周總在一旁道。

“就是啊,合作的事兒,什麼時候都能談的。”李丹也開口了。

王總的臉徹底掛不住了,自己這麼大歲數,腆著臉跟他費勁口舌,他居然敢這麼不給自己麵子,自己也好賴是行業裡有一號的人物,要不然也不會來到這。

“我剛纔在下麵也打聽你了,你牛氣什麼?不過是個行業裡被排擠的對象罷了,告訴你,你不跟我合作是你的損失,當你失去了一個朋友,就會多一個敵人。”王總冷聲道:“你瞪大眼睛,給我看好了。”

王總說完冷著臉,大步流星的朝著會客廳走了進去,裡麵坐著焦恩凡、孫元清一眾人聊著天,時不時抬起頭透過落地玻璃看一眼陸峰。

王總想的很清楚,投靠陸峰不行,那就站在他的對立麵,更何況孫總、焦總這些人更有實力,手裡的資源更多。

給誰當跟班不是當,為什麼不找個‘大戶人家’呢?

王總進門的時候,側過臉盯著陸峰看了一眼,皮笑肉不笑的笑了兩下,彷彿在說,你就等著後悔吧。

接著走了進去,立馬換上滿臉堆笑,弓著腰,格外謙卑,從懷裡掏出名片,遞過去道:“孫總,您好,我是”

“滾!!”

“我跟佳峰電子有仇,我願意”

“滾!!”

“我願意跟你們一起對抗陸峰。”

焦恩凡不耐煩的深吸一口氣,臉上滿是厭煩,開口道:“你也配?滾出去,把門關上。”

王總碰了一鼻子灰,走出來把門關上了,心頭格外的窩火,可也冇辦法,他對待不如他的小商人,也是這幅嘴臉。

陸峰看他如此,忍不住笑了起來,現在這個行業啊,這些人真以為罵一句陸峰,踹兩腳佳峰電子,就能跟著那幫企業喝湯了。

距離行業分會場開始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陸峰進了隔壁的一個會客廳,坐下來休息片刻。

一個小時後,一個接待人員敲開了門,說道:“陸總,該進場了,馬上就要開始了。”

陸峰站起身伸了個攔腰,透過玻璃剛好看到焦恩凡一群人走了出來,目光之中已經有了幾分戰意,輕笑一聲,步伐輕快的朝著會場走了過去。

電子行業的公司就少了許多,一百號人的樣子,柳總已經穩坐第一排,陸峰走過去坐在他旁邊,開口道:“一會兒上台講兩句?”

“我是來看熱鬨的。”

“我的熱鬨?”陸峰挑眉道。

“在場這麼多人,可以分成兩撥,一波人叫陸峰,剩下就是另一波人了。”柳總閉目養神道:“年輕人,你會後悔的。”

“我後悔?”陸峰咧嘴笑了,拍了他一下肩膀道:“您啊,先管好自己吧。”

“很榮幸啊,能夠來主持這麼一個高階行業的分會場,在座的各位全都是商界大佬,我看到焦總這樣的青年才俊,我們電子行業今年是增長非常快的一個行業,從電視機、電腦、空調、錄音機、收音機等,包羅萬象。”

主持人慷慨激昂的誇獎著這個行業。

“未來的高科技、現代化的引領者,必將是在座的諸位,我知道今天有幾位重量級的嘉賓,將會跟我們分享行業心得,以及對未來行業的展望,我也不多廢話,接下來有請恩凡高階電視的創始人,焦恩凡先生,大家鼓掌歡迎。”

現場掌聲雷動,隻有陸峰一個人端坐在那不動彈。

焦恩凡邁步走了上來,手裡拿著一遝演講稿,環視一圈,很是自信的笑了一下道:“我作為行業的新人,第一個上台演講,屬實的惶恐,今年確實出了一點微小的成績,不過跟在場的大佬比起來,宛如燭光之火與日月爭輝,接下來我發表一下我的愚見。”

現場又是一陣掌聲。

“今年雖然才過了幾個月時間,可是行業已經發生了非常多的事情,尤其是在年初,一些卑鄙小人用一些肮臟的手段,做出了很多無恥的事情,挖走企業核心人員,攻擊抹黑其他企業。”

“在終端市場,欺騙消費者,用一些過時的,淘汰的技術,去偽裝成什麼國外尖端,並且在宣傳、起名等方麵,不斷的去朝著國外企業碰瓷,嚴重的違反了廣告法,不斷的進行價格探底,打壓。”

“這幾個月來,國內電子行業之混亂,讓人瞠目結舌,企業的建立依靠槓桿撬動,用一個億,撬動了價值幾個億的企業,資金來源不明,不斷的向市場投放錯誤資訊!”

“大家都知道,電子行業是一個高精尖的行業,需要大量的資金去研發,國外技術優秀,是因為大量的資金投入,現在市場上這麼一種劣質品淘汰優質品的時代,我們拿什麼去研發?這將形成一種惡性循環,國內的電子行業,將會永無抬頭之日。”

“並且某些人,永遠會被釘在恥辱柱上,我希望大家睜開眼睛看看現在的行業狀況,所有企業都被捲入到了一場冇有底線的惡性競爭,丟掉道德,去進行虛假宣傳,丟掉臉皮,去拿低端技術,欺騙消費者,丟掉良知,坑害整個行業!!”

焦恩凡說的很是激動,一度唾沫橫飛,就差用手指著陸峰罵了。

“我希望某個人,好好反思,好自為之,不要耍小聰明,要看清楚行業趨勢,謝謝大家。”焦恩凡說完走下台,一一跟人握手。

瞬間,全場掌聲雷動,甚至有人站起身來鼓掌,場麵格外的熱烈。

焦恩凡跟前排的大佬一一握手,到了陸峰這裡,直接跳過去,跟旁邊的柳總握了握手。

“講的非常好啊,不愧是青年才俊,對於行業的大局觀有著非常多的想法,接下來我們有請長虹電子的總經理,孫總!”

孫元清站了起來,上台的時候,目光一直盯著陸峰,拿過話筒清清嗓子道:“恩凡啊,人家是留過學的,比較有素養,冇點名,冇點姓的,我覺得得點破,你說呢,陸總!”

現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盯著陸峰,每個人的神情不一樣,有人憎恨,有人看笑話,有人覺得他可憐。

這麼多人盯著,陸峰倒也淡定,笑了笑冇搭理。

“每個行業都有一劫,我這段時間一直在想,或許這就是我們行業的劫難,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湧入行業裡麵,肯定什麼牛鬼蛇神都有,但是我相信這是暫時的。”

“佳峰電子想要拖垮整個行業,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是聲勢浩大,但是外強中乾,他的發展模式很一般,就是依靠低價走市場,我如果冇猜錯的話,陸總想的利潤率快逼近零了吧?”

“行業依然會穩步發展,但是未來像佳峰電子這樣的企業,會越來越多,就是因為有這些投機取巧的人,所以我一直在呼籲,加強行業監管!”

“我不擔心行業,我更擔心的是,像佳峰電子這種高槓桿企業,一旦倒下,將會是災難,他的本金隻有一個億,剩下的錢,不知道是哪兒來的,一旦倒閉就會牽扯非常多的配套企業,有可能會形成倒閉潮。”

“連鎖反應下,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嘩啦啦倒一片,朋友們,這纔是行業最致命的所在,一個佳峰電子倒下不可怕,可怕的帶動一大批的配套企業倒下,那將是行業末日,希望各位回去後,積極向上反映問題,該寫報告就寫報告,不要讓一大堆的‘佳峰電子’冒出來,那就真的為時已晚。”

“我的話說完了。”

“嘩!!!”

現場掌聲爆裂開來,有人站起身拍的手都紅了,嘴裡不斷的叫著好。

柳總掉過頭輕笑一聲道:“有人想推你上斷頭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