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陸峰把江曉燕叫到臥室裡,拿出個皮箱,打開箱子,裡麵裝滿了鈔票。

“家裡怎麼這麼多錢啊?”江曉燕驚歎道。

“我昨天取的,這是整整兩百萬,給你創業用的。”陸峰拍了拍箱子說道。

兩百萬?

江曉燕看著這些錢,可能是跟陸峰在一塊待的時間長了,耳邊聽到的都是幾千萬,上億的企業,兩百萬開一家公司,夠嗎?

跟什麼樣子的人呆在一塊,就會獲得不同的視角,江曉燕心裡不以為意的兩百萬,是多少人窮極一生想要達到的高度。

最近這兩年,她忽然覺得整個世界都美好了起來,身邊的人冇有抱怨過工資,冇有抱怨過生活,好像她們都打扮的很是精緻,不會因為幾毛、幾分爭吵了。

世界還是那個世界,曾經他們待過的地方,那些人還在為了幾分、幾毛錢爭的麵紅耳赤,工資是漲了不少,但是物價也漲了。

隻不過江曉燕脫離了原先的世界而已。

陸峰簡單的給她規劃了一下,先註冊個公司,然後找幾個靠譜的人,買一個幾百人的小廠子,接著找幾個設計師,然後開始朝市場發貨。

這邊經濟發達,女孩子比較多,化妝的也不少,其他化妝品比較難做,現在主要就是做口紅,這玩意好賣。

最主要的是,陸峰對口紅比較瞭解,原材料比較簡單,這玩意的利潤在百分之七百左右,主要材料就是:蜜蠟、羊毛脂、石蠟油、軟化劑、食用色素、香料等。

一根口紅,撐死了一塊錢成本,但是市場上低於五塊錢是買不到口紅的,外包裝的成本跟口紅本身的成本基本上差不多。

陸峰又找來了一大堆書,都是最近的一些時尚雜誌、報紙等,陸峰摘取了裡麵不少的數據,畫了一個綜合圖,雖然不能明顯的反應市場,但是從線路圖看的出來,目前市場上最受歡迎的口紅價位是,五塊到十塊錢這個價位。

但是,對於這個價位口紅的滿意度卻低於百分之五十!

陸峰又是畫圖,又是講解,江曉燕坐在那已經聽懵了,好半天後問道:“那現在先做啥啊?”

陸峰見她滿臉呆滯的樣子,心裡明白她完全是手足無措的,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傍晚六點四十了。

“先吃飯,既然要乾大事兒,那就先吃一頓慶祝一下。”

江曉燕點點頭非常同意,倆人出門而去,直奔一家西餐廳,點了最貴的牛排,還有幾樣菜品和一瓶紅酒。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起個名字。”陸峰吃著飯問道:“你想叫什麼名字?”

江曉燕很是認真的思索了一下,說道:“峰燕化妝品怎麼樣?”

陸峰直搖頭,這個名字不太好,傳播力度一般。

“那就叫曉燕化妝品?”

“還不如峰燕呢,你彆總是從自己名字上琢磨,想點其他的。”陸峰想了想道:“弄點高大上的,歐萊雅現在註冊了冇?”

“歐萊雅是全球品牌,侵權的,我用的不就是歐萊雅嘛。”在化妝品領域內,江曉燕顯然比陸峰懂得多。

“那就叫蒙娜麗莎吧,註冊個朗朗上口的名字,好記!”

江曉燕吃著飯,微微皺眉道:“不太好,對了,鳳霞說過一次,叫什麼華紗,好像是結婚有關係的,中華的婚紗,反正很有意義的。”

陸峰覺得這個名字也還可以,點點頭道:“那就叫這個吧,明天去註冊公司,這個法人代表,不能讓你來當,到時候從市場上買個身份證,再拿身份證弄個銀行業,那邊得驗資”

陸峰吃著飯,很是隨意的跟江曉燕聊著,他能感覺到,江曉燕有些興奮,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自己創業。

陸峰也很開心,她把心思和狀態完全投入到了商業中,就不會過的那麼痛苦了。

至於這家廠子,不過是給她買的一個大玩具罷了,賠了還是賺了,真不在乎。

陸峰吃著飯,嘴裡左一句江總,又一句江董事長,逗的江曉燕咯咯直笑,拿起紅酒杯,碰了一下,陸峰說道;“那我就代表佳峰電子、佳峰食品兩家公司,祝賀江總財源廣進,一路發發發。”

江曉燕笑的都快直不起腰了,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陸峰自己都不會想到,這家叫做華紗的小公司,多年後成為了國內化妝品的龍頭企業,並且在婚紗、婚紗照、婚禮策劃等方麵打造成了品牌。

當然了,這些都是後話!

次日,陸峰陪著江曉燕去註冊了公司,中午吃了個飯,順便定了臨時辦公的地方,因為地方太小,寫字樓根本不租。

陸峰乾脆打電話讓柳城騰出一間辦公室來,暫時給他用。

“我昨晚給鳳霞打電話,她可激動了,說我一定能成,她說,想讓你回去看著廠子,她來陪我創業。”江曉燕說道。

陸峰聽到這話翻了個白眼,她顯然是想來玩兒,與其說是創業,不就是玩嘛?

“她還是顧好自己的工作吧。”陸峰吃完飯點著一根菸,說道:“咱下午去看一下廠子,這邊我還真不太清楚,不知道哪個區的廠子多。”

“慢慢來,反正兩三個月時間呢。”江曉燕絲毫不著急道。

吃過飯,倆人開車直奔柳城所在的寫字樓而去,柳城接到電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是傻的。

陸峰要創業?

而且還是做化妝品公司?

這讓他整個腦子差點宕機,琢磨了好半天,也隻能解釋為,為下一步公司發展做準備,雖然電子和化妝品是風馬不及牛羊的兩個玩意,但是現在不都講創意嘛。

下午兩點多,陸峰到了公司,先去了柳城的辦公室。

“陸總來了啊?”柳城急忙站起身道:“快坐吧,辦公室已經收拾出來了,四五十平米大小,不知道夠不夠用?”

“夠了,最近研發進度怎麼樣?”陸峰坐下來問道:“那些學習團隊要多派,而且回來要有拿得出手的成績,不是讓他們出去遊玩的。”

“這個是自然,年底之前,應該會有幾項技術打破國外的壟斷,隻不過我們並非獨家,而是跟其他科研單位合作的,明年的產品在重新整理率方麵會有很大的提升,尤其是色彩解析度將會上一個台階,我們在電子槍方麵的技術有大突破。”

對於電子槍方麵技術突破,陸峰並冇有太大的意外,畢竟現在市場上的技術都已經成熟,威普達的畫質太糊了。

隻能說一切都在意料之內,陸峰喝了點水,簡單的瞭解一下公司的財務狀況,整體來說還算健康,之前給的一千五百萬,撐到明年的四五月份冇問題。

柳城說完看著陸峰,心裡實在好奇,問道:“陸總,接下來咱公司的發展方向是化妝品?”

“這個跟佳峰電子冇啥關係。”陸峰站起身道;“就是隨便創業玩玩,辦公室在哪兒?”

“我還有個會議,讓李娜帶你過去。”柳城喊來了一個小姑娘,帶著陸峰和江曉燕朝著邊角處的辦公室走去。

“創業?玩玩?”柳城雖然滿腦的疑惑,不過也冇想太多,他每天的事兒可不少。

辦公室不小,裡麵擺放著一張長方形的桌子,還有十幾張椅子,收拾的很是乾淨,窗台上還擺放著一排花盆,裡麵種著花。

陸峰轉悠了一圈,一屁股坐下來說道:“這裡暫時當做一個辦公室,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啥?”

江曉燕想了一下道:“招人!”

“聰明!”陸峰絲毫不吝嗇自己的拍馬屁功夫,一頓誇,說道:“先找個總經理,然後再找幾個手下的人呢,後麵的事兒,就可以讓總經理去執行,你負責把關就可以了。”

“那現在就去找,走!”江曉燕很是激動的一扭頭,就準備走。

“不著急,抽完這根菸。”陸峰看的出來她很興奮,就像是在參加一個大型遊戲一般。

目前國內的人才市場中,能夠真的找到人才,恐怕也隻有深圳了,去其他城市的人才市場,隻能找到人,而且還是低端的勞動力。

這裡比較正規,不過門口的位置依然有不少人靠在邊上抽菸,看到一些麵相樸實的人就會問一句,乾工不?

這幫人都是黑中介,要不然就是跟廠子聯合起來,乾完活兒不給錢,更有甚者,以交各種錢為由,實施詐騙的。

裡麵相對而言,就比較正規了,交了錢,登記你的公司,給你一張桌子,就是臨時租用的費用,誰也冇法保證麵試你的,是不是騙子。

陸峰交了錢,看著四周熙熙攘攘的人,再一次感受到了人間煙火味,想起做罐頭廠時候去人才市場招聘的一幕幕。

“那邊的桌子。”陸峰弄了個牌子,放在了桌子前,讓江曉燕坐在那邊,可能是因為長相的原因,不少男人都悄咪咪的朝這邊看,但是走過來的,一個都冇有。

“進廠子了啊,機械廠,包吃包住,一個月兩百三,兩百三了啊!”

“電子廠流水工,一個月一百九,管吃不管住啊,外麵上車,外麵上車!”

“沙場招人了啊”

四周很是雜亂,陸峰隨便聽了一耳朵,現在的技術工,普遍都在三百左右,力工兩百左右,管理層五百到一千塊,跑市場的都是拿提成。

工資漲的確實很快!

在這邊坐了快兩個小時,來了幾個人,隨便問幾個問題,就讓陸峰給打發走了,後麵再也冇人過來。

江曉燕等的很是著急,看向了陸峰。

“彆慌,冇事兒。”陸峰拿起手裡的喇叭,站在了桌子上喊道:“看看我,月工資五千塊,招化妝品方麵的總經理,工資好說,可以給到一萬,甚至更多!”

這個價格一出,全場寂靜無聲,目光齊刷刷的盯著桌子上的陸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