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峰看著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定好了總經理人選,其他的就好辦了,錢娜娜對於本市的一些工廠、人員有著自己的人脈。傍晚七點多,倆人坐在一家粵菜館裡吃著飯,討論著如何‘艱苦創業’,桌子上隨便一道菜,價格可都超過了三十塊。陸峰還發現了一件事兒,這幾天江曉燕的話開始多了起來,倆人之間其實除了家裡那點事兒,並冇有太多的共同話題。陸峰就是想跟她聊一下企業的事兒,她也聽不懂。這兩天關於化妝品、工廠、招聘什麼的,她也說的眉飛色舞,高興的時候咧嘴笑了起來,兩排大白牙是那麼好看。“來來來,江總,我敬你一個。”陸峰端起麵前的茶水杯子,碰了一下,調侃道:“小弟我祝江總髮大財,越辦越火,成為下一個時尚界的女王,我乾了啊,您隨意。”江曉燕坐在對麵,看著陸峰如此正經的樣子,已經笑的合不攏嘴,咯咯咯的像個下蛋的老母雞一般。“我....哈哈...我真的能發財啊?”江曉燕笑著問道。“就你這個頭腦,真的是絕了。”陸峰看著她很是真誠道:“你隻要上點心,絕對賺大錢,商界的一個奇蹟即將誕生。”“可是鳳霞說我這樣的人不適合創業。”“她懂個屁,就她那樣的也敢說自己在商界闖蕩?”陸峰一拍胸脯自通道:“我,兩家公司的創始人,身價好幾個億,而且還是你男人,你不聽我的,聽她的?”江曉燕聽著他這種自誇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急忙點頭,看向陸峰的眼神都有小星星,崇拜道:“你最厲害了。”“叫老公!”江曉燕朝著四周看了一眼,有些害羞的搖搖頭,說道:“我都誇你了。”“說老公好棒!”“你怎麼這樣啊?哪兒有人叫老公的,羞死人了。”江曉燕很是不好意思的說著,整個人嬌羞萬分。陸峰側過頭看了一眼旁邊的一桌,是一對兒小情侶,嘴裡互相叫著寶貝,接著親了一口。“你看人家。”陸峰像是故意在逗江曉燕,說道:“來,餵我,叫老公。”“你.......。”江曉燕臉紅到了脖子根,雖然這兩年不像以前那麼保守,但是這種話怎麼說得出口,肉麻的不行。“說不說?我現在可是你的投資人,你要是不說,我可撤資了啊!”陸峰笑盈盈的盯著她道:“現在讓你感受一下商界的殘酷!”江曉燕左右看了一眼,夾起一點菜,塞到了陸峰的嘴裡,小聲道:“老公,你吃!”陸峰吃著菜咧嘴笑了,笑的像是個傻子一樣,就為了這一聲,兩百萬全賠光也值了。次日,上午九點多,陸峰和江曉燕纔到了辦公室,專門給江曉燕買了一身職業裝,身上的一套女士西裝花了兩千八,一雙矮跟鞋花了九百多,手上挎著的包,八千多。能不能創業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那個氛圍,江曉燕站在美的不可一世,其他辦公室的人都在嘀咕,這是空降了什麼老總來啊?還有人說是老總的女兒來了,要頂替柳城的位置,或者是要當副總。辦公室裡麵的桌椅板凳都搬走了,換上了一張寬大的桌子,隔開幾個辦公室,背後的牆上也寫上了華紗化妝品責任有限公司的字樣。“江總,坐!”陸峰指了指老闆椅說道:“錢總一會兒就到,早上給我打電話說她手底下有四五個人,都很可靠的,一會兒把簡曆遞交過來,廠子也找到幾個合適的,有賣的,有出租的。”江曉燕點點頭,看向陸峰道:“你每天就跟我這樣似的?這也太輕鬆了吧。”陸峰如果跟她似的,兩家公司早就倒閉了,不過為了給她建立信心,陸峰還是點點頭道:“對,其實很簡單的,你要是當上老總,肯定比我強多了。”江曉燕的眼神裡開始閃爍著亮光,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有一團火,隻不過大部分都覺得自己這輩子都冇機會點燃了。陸峰倒是希望她去瞎折騰,要不然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懷孕這件事兒上,他之前也配江曉燕去過一趟醫院,主要問題是不結合,這種情況下懷孕的機率太小了。希望她多折騰,可以展開自己的眼界,對於事情有多麵的看法,跳出侷限她的世界,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九點多,錢娜娜趕到,看到江曉燕打扮如此精緻,她也是一愣,反應過來誇讚了幾句,心裡卻在嘀咕,這倆人不像是創業的,倒像是有錢冇地方花的。“這是他們的簡曆,裡麵關於工資也有說明,這五個人都跟我乾過,對於這種車間、市場、財務啥的,都是老手了,能力方麵不用擔心,要不然我也不找他們。”錢娜娜從包裡翻著資料,說道:“這幾個廠子是我打聽過的,麵積不同,有的有流水線,有的冇有,裡麵都寫清楚了。”江曉燕很是認真的翻看著,陸峰聽到她這番話暗暗皺眉,公司裡麵最忌諱的就是,整個管理層都是總經理的人。這樣的話,老闆就被徹底架空了。錢娜娜把幾個重要的崗位人選都擺在了江曉燕麵前,已是不言而喻,陸峰準備開口說,猶豫了一下還是冇說話,本來就是玩嘛,他倒是想把這個小廠子當做一個試驗品,來看看一家企業被架空後,下麵會怎麼運轉。江曉燕翻看了好半天,這幾個人的簡曆確實很不錯,她還是有些拿不準,看向了陸峰。陸峰接過簡曆,翻看了一眼,小聲道:“這幾個人都可以。”“那就讓這些人上崗吧,工資的話,就按照他們要求的那些。”江曉燕很是痛快的說道。“那就多謝江總、陸總了,我覺得現在化妝品市場缺口依舊非常大,我們還是有不少的機會。”錢娜娜把市場前景簡單的說了一下,心裡對陸峰兩口子也有了一些瞭解。這倆人根本不懂商業,尤其是企業管理方麵,一竅不通,看上去就像是剛結婚的兩個年輕人,拿著家裡給的資金,出來享受當老闆的滋味。陸峰看了好半天各大廠子,其中有幾家出售的,兩三千平米的廠房賣一百萬,價格虛的厲害。這裡麵一共二十七家合適的廠子,其中有一家很不錯,電、水、流水線、化學品專用儲存池,這些基本上的東西都有。車間占地麵積兩千九百平米,整個廠子占地十畝出頭,也算是小巧了,佳峰電子最小的組裝廠還占地十五畝呢,更遑論那些大的組裝廠。“這家價格還能低一點嘛?”陸峰問道。“這家是按年租的,而且還要押金,陸總,我是這麼想的,咱可以買一個廠子,這樣一來冇有租金壓力,一旦遇上市場波動,咱也能多抗一段時間。”錢娜娜很是專業的說道:“小廠子對於市場是最敏感的,稍有波動就會失去價格優勢,現在小企業的生存模式就是,比其他小廠多活幾天。”錢娜娜這話一點不假,底層企業每天都有開起來的,每天也有破產的,尤其是以小作坊形式的,更是一大批一大批的出現,又消失掉。要知道,現在可是下海潮,無數人帶著自己的積蓄飛奔到深圳,接著一無所有的歸去。但是把過多的資金積壓到廠房這種硬體之中,會導致小企業資金鍊緊繃,關鍵時候資金無法調度,他們去銀行貸款可不好弄。“用不著,就租一個吧!”陸峰把廠房的情況放在了江曉燕麵前,說道:“咱去看看這個。”江曉燕對於廠房也不是很瞭解,看上麵畫出來的圖,並不是很大,既然陸峰都已經說了,那就這麼定吧。“那就先去看看廠房,他們什麼時候能上班?”江曉燕問道。“您如果覺得可以,下午有幾個就可以上班,人事部的負責人先上班。”“人事部?”江曉燕在陸峰身邊,耳濡目染時間長了,對於這些部門略有一些瞭解,看向陸峰道:“就是管人的,是不是?”陸峰點點頭,這麼小的一個廠子,弄這麼多部門乾啥?部門越多,她這個總經理越輕鬆,小企業要的是精簡,要的是全能,人事部的人要能乾財務的活兒,財務也必須精通市場推廣,隨時調用,甚至是一個人兼任兩個人的活兒。這樣的小企業才能掙錢,而不是像大企業那樣一個蘿蔔一個坑。“人事部就暫時不用了,應聘方麵就由你來負責,你直接簽字確認,弄個財務、車間主任、市場、產品設計弄兩個人就可以,不需要原創設計,買幾本雜誌,照貓畫虎就行。”陸峰看向錢娜娜道:“知道不?”“哦哦哦!”錢娜娜連連點頭,抬起頭看了一眼陸峰,她還想著安插進幾個人,多領點工資呢。“那就先這樣,咱先去看廠房,我給那邊打個電話!”錢娜娜拿起電話打了過去,心裡卻一直在想,江曉燕看上去是真的一竅不通,這個陸峰怎麼感覺一陣靈光,一陣傻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