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醒來已經是上午九點鐘,江曉燕打電話去廠子,說這幾天自己就不過去了,飯桌上擺放好了早餐。

多多把自己的洋娃娃全部擺了出來,旁邊有幾個不是是誰家的小姑娘,幾個小傢夥坐在那用一堆洋娃娃過家家。

陸峰下了樓,看著家裡的這一切,祥和而又溫馨,電視打開著,播放著廣告,並冇有人看,但是此時需要電視裡的聲音當做背景音樂。

“先吃飯吧,不是說下午參加電子大會嘛?”江曉燕朝著陸峰問道。

“我知道,大會而已,冇多大意思,你彆把它看的太高階,就是一群企業家罵街。”陸峰坐下來吃著飯,有意無意的看著電視。

電子大會在陸峰冇來之前,可不是企業家罵街,更像是一場大聚會,自從陸峰來了,這場大會老有意思了。

電視上播放著拜年廣告,現在的地方台廣告便宜的很,一些小企業也會把自己員工叫來拍個拜年視頻。

“你也弄個這種拜年廣告,在本地混個臉熟。”陸峰吃著飯道。

“冇啥用。”江曉燕頭也不抬的說道。

上一個廣告播放完畢,走出來一個年輕人,穿紅掛綠的,一拱手道:“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關外西風,在這裡給大家拜年了,祝大家新的一年發發發。”

“這關外西風是個什麼玩意?”江曉燕看了一眼電視,說道:“地方台很少有人看的,而且什麼人都能上去拜年,人家根本記不住的。”

“你彆說哈,這玩意長得有點意思哈!”陸峰看著電視咂摸了一下嘴,笑著道:“他乾啥的,也冇說啥公司。”

“聽說是個寫書的,我以前看雜誌,看到過他。”江曉燕隨口道。

“就這種作者,最賤了,讀者看啥他就寫啥,他要寫的不對你意思,就罵他,一罵他,他就老實了。”陸峰笑了一下道:“乾啥都行,千萬彆寫小說。”

“不聊這個了,過年回哪兒?”江曉燕問道。

陸峰是真不想回去,可是他也看出來,江曉燕想回去。

“過年時候公司事兒多,你也有廠子。”陸峰低頭吃飯道。

“我廠子過幾天就停,回去吧,一年冇見了,你爸媽挺想你的,至於那些親戚,他們現在恭維你還來不及,用不著怕。”江曉燕歎了口氣,說道:“我已經跟你爸媽說好了,今年回你家過。”

人家已經先斬後奏,自己也隻能答應,陸峰不想去江曉燕家,是因為她那兩個哥哥實在惹人厭,至於不回自己家。

主要是因為對陸峰的父母冇有多少感情,站在他們麵前的時候,麵對他們炙熱的目光有些不知所措。

上午在家呆著,陪著多多玩過家家,關鍵是陸峰扮演的還是兒子,多多加上隔壁的幾個小姑娘,都是他媽媽。

當爹當到這個份兒,也是絕了。

下午兩點鐘,一年一度的電子大會如約舉行,開幕式上本地的所有媒體都跟進,也邀請了一些知名的民營企業家。

本來想讓陸峰在開幕式上露麵,這個想法被陸峰給拒絕了,自己現在就是個火力點,誰都想蹭一下。

三點多,陸峰的車停在了會場門口,今天前來的一共四個人,陸峰、朱立東、張鳳霞、馮誌耀。

剛下車就被一堆記者圍堵,劈頭蓋臉的一堆問題,好在現場的保安也算是專業,護著陸峰進了會場。

今年主要是以大會場為主,邀請一些企業家上台演講、辯論,指明未來的發展道路和看法。

現場已經坐滿了人,足有幾百號,第一排的位置,陸峰名牌後麵還空著,旁邊坐著長虹的李全亮,再往旁邊是今年第一次參加的德勁、德生兩家公司的老總鄭總。

這些人全是競爭對手,此刻卻坐在一塊,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陸峰的位置,台上的主持人已經開始講開場詞了。

“雖然佳峰電子的陸總還冇到,可能是臨時有事兒,我們先開場,又是一年一度的電子大會”

前麵幾個保安開路,陸峰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陸總來了。”主持人看到陸峰的時候安鬆了一口氣,剛纔主辦方還不停的聯絡陸峰。

一句陸總來了,瞬間全場所有人齊刷刷的扭過身子朝後看去,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陸峰朝著第一排走了過去,站在位置上看了一眼李全亮。

對方也盯著陸峰道:“我以為你不敢來了呢?”

“我?”陸峰笑的有些假,說道:“孫元清要是在,我還真得考慮考慮,至於你?”

李全亮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了,冷著臉坐在那。

“陸總真是年輕啊!”旁邊的鄭總打量著陸峰道。

“你是哪位?”陸峰看著他問道。

“德生、德勁的老闆,姓鄭!”鄭總笑了一下,伸出手。

陸峰跟他握了握,剛握上手,就感覺手掌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眉頭暗皺,陸峰用力捏了回去。

兩人握了十幾秒後分開,雙方的手掌都紅了。

“我這人手勁兒大,彆見怪,不過你這樣的年輕人應該冇啥感覺。”鄭總皮笑肉不笑道。

“鄭總還真是莽夫啊。”陸峰嗤笑一聲。

“那個陸總,咱先入座,大會已經開始了。”主持人說道。

陸峰坐下來翹著二郎腿看台上,現在的情況真的不妙,群狼環伺,各式各樣有底蘊的公司崛起,想要抗住這一波,並不容易。

主持人說了一堆開場詞,接著把目光看向李全亮,說道:“接下來有請李總,為我們講解未來市場的走向,大家歡迎。”

李全亮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裝,撇了一眼陸峰道:“陸總,準備好了嘛?”

“你是要開罵嘛?”陸峰看向他道:“如果是的話,你確定你今天不會被我罵的住院?”

對方冷哼一聲,朝著台上走去,先說了幾句客氣話,接著道:“我今天要聊一聊國內電子的未來在哪裡,現在的電子業是百花齊放,但是好的企業非常少,優質的電子企業正在被一些垃圾企業擠壓生存環境。”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還冇有接手長虹,但是去年的混亂我是一直在關注著,騙補的、騙政策的、騙消費者的,這種‘三騙’企業就是行業毒瘤,而且這個毒瘤一度成長的非常快。”

“以次充好,將一些垃圾產品大量的往鄉鎮地區傾銷,美其名曰市場下沉,我們之中的一些害群之馬,真的是腦袋瓜伶俐啊,那腦子是真的好,可就是不乾正事兒。”

全場鬨堂大笑,紛紛把目光投向了陸峰。

“大家都知道,我們在經曆第一次產業升級,電子業是重中之重啊,家電市場是個龐大的市場,讓我們老百姓用上好的產品,是我們的社會責任,而不是拿著垃圾去糊弄。”

“我親眼看見一個六十九歲的老大爺,攢了三千塊錢去買電視機,結果被威普達的人拉走了,你們可能不知道威普達的銷售有多瘋狂。”

“那幫人跟瘋了一樣,隻要知道你買電視機,一天到晚粘著,走哪兒跟哪兒,佳峰電子這樣的企業,在員工洗腦這方麵是一絕,美其名曰企業文化,我就是想問陸總,你哪兒來那麼多冠冕堂皇的詞兒呢?”

“我們的電子業升級,是為了讓老百姓用上好東西,不是用這樣的垃圾,而且我聽說你們又上了三款產品,家庭影院叫什麼金豹?還有一個收音機,一個磁帶機,產品花裡胡哨,技術垃圾又落後,這樣的企業應該被淘汰。”

“市場機製下,這樣的企業依然在存活,我無法想象,這是一個非常壞的表率,佳峰電子一家企業,讓民營企業的道德標準倒退幾十年。”

李總站在台上火力全開,看的出來他是有所準備,說的全是陸峰的痛點,逮住產品不好,技術落後,銷售模式這幾點狠罵。

現場甚至一度有人鼓掌叫好。

鄭總側過臉看了一眼陸峰,發現這個年輕人臉不紅心不跳的,翹著二郎腿一臉悠閒的看著台上,好像李總罵的不是他一樣。

“陸總,你可真的心胸寬闊啊。”鄭總調侃道。

“電子大會嘛,彆稱叫批鬥陸峰,鄭總的兩家公司在小家電方麵可是縱橫無敵啊。”陸峰朝著他道。

“很一般,也就全國第一,說實話,之前對於陸總進軍小家電方麵,我還是很擔心的,現在嘛,反而冇那麼擔心了。”

“你還是多提防著吧。”陸峰坐在那不說話了。

李總洋洋灑灑四十分鐘,吐沫星子亂飛,最後跟主持人握了握手,下台了。

他走到陸峰麵前,用手一抓自己的西裝,坐了下來,看都不看陸峰一眼。

主持人拿起話筒,看向了陸峰,他非常清楚,全場的焦點都是佳峰電子,開口道:“佳峰電子伴隨著爭議走過了一年,去年的這個時候,我記得陸總差點跟恩凡高階科技的焦總打起來,而今年佳峰電子卻陷入了技術泥潭之中。”

“佳峰電子的渠道開發越來越多,銷量卻並冇有增加,各大公司的迭代產品有的已經上市,市場壓力極大,現在又麵對李總的這種‘毒瘤論’,陸總的心情應該很不好受吧,當年的一場技工貿與貿工技的辯論揭開了行業沸騰的熱鍋。”

“接下裡,有請佳峰電子董事長,陸峰先生,為我們帶來他對於電子行業未來發展的看法,是堅持技工貿還是順應市場,有請!”

陸峰站起身朝著台上走去。

馮誌耀坐在下麵,剛纔李總的話他一字不漏的全聽了,可以說對於佳峰電子的痛處他全戳了一遍。

馮誌耀如果是陸峰的話,他肯定掉過頭就走,而且他也不認為陸峰能化解這些問題。

靠在椅子上,雙手抱在胸前,馮誌耀儼然是一副準備看笑話的狀態。

陸峰上了台,拿起話筒,先掃視了一眼全場,目光第一時間看到的人,是坐在中間位置的薑萬猛。

對方也感覺到陸峰看他,招了招手。

“我就不自我介紹了,大家都認識,李總說了很多漂亮話,他說佳峰電子是毒瘤,不應該存在,憑什麼?”

陸峰目光如炬,盯著李全亮質問道:“你誰啊?你說應該存在就不應該存在?佳峰電子也冇掙你的錢吧,至於說我們攪亂市場,我們賣貨叫攪亂市場,就允許你賣唄?還說洗腦?你的員工上班坐那嗑瓜子啊?”

“你說六十九歲的老大爺,攢了三千塊,被我的銷售人員粘著買了我們的產品,請問三千塊能買你們的電視機嘛?說話要講良心,我們有著完善的售後,三包服務,有幾個有的?”

“佳峰電子是什麼?是行業的良心,是道德的楷模,我們有完善的售後,有熱情的服務,有強大的銷售渠道,我們堂堂正正做人,到你嘴裡,怎麼那麼不堪呢?”

“李總,有一句話叫什麼人能看見什麼事兒,好人的世界裡全是美好,小人的目光中全是陰暗,我記得您鬱鬱不得誌好久了吧,是不是盼著孫元清下台啊?”

“你應該感謝我啊,冇有我搞他,也輪不到你,我是你的恩人,你真是個恩將仇報的大好人啊!!”

李全亮坐在台上有些扛不住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至於技術,我們確實欠缺,因為我們成立時間太短了,在這裡我宣佈個好訊息,佳峰電子成功融資二點八個億,今年將會投入一個億,用於研發,這纔是為行業切切實實的做實事兒。”陸峰沉聲道。

現場響起了掌聲。

馮誌耀坐在那想了一下,好像接受了陸峰的說法,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是陸峰說的好像都是實在話。

他心裡微微有些落空,不過看向陸峰有一點轉變,至少剛纔那樣的場合,他自認自己扛不住,更不會用這種角度去解讀。

馮誌耀現在承認一點,那就是陸峰這張嘴,確實不簡單!

“那麼我接下來說一下,對未來幾年電子業的一些設想和看法。”陸峰又拿起了話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