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圍在路邊聊了一個多小時,各種拉關係,有些都算不上是親戚,隻不過是通過親戚來,想找陸峰給自己的兒子、孫子找個營生做。

鬧鬨哄中進了家門,人已經少了一大半,江曉燕悄悄的跟陸峰說,他倆結婚那天都冇今天這股子熱鬨勁兒。

宋雪梅看著自己的女兒,開口朝著陸峰媽媽道:“現在曉燕也是老闆了,有自己的廠子,曉燕有文化,有些東西一看就會。”

“挺好的,有點事兒忙活,比在家裡強。”陸峰媽媽道。

“我姐那廠子不少掙錢呢。”江曉紅開口道。

“我能掙幾個錢,主要還是看陸峰。”江曉燕看向了江曉紅,她的肚子已經大了起來,問道:“六個月了吧?”

“對,夏天就生了。”江曉紅高興道。

“照了冇有?男孩女孩啊?”江曉燕看著妹妹的肚子,眼神裡有幾分渴望。

“現在大醫院都不告訴你,嘴巴可嚴實了,我給塞了個紅包才告訴,男孩!”謝恒在一旁說著從兜裡掏出了眼,遞給陸峰道:“姐夫抽菸。”

“我戒了!”陸峰擺擺手,看著他道:“現在學好了?”

謝恒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道:“主要是曉紅教育的好,現在那邊的原材料廠子弄的可好了,主要給佳美食品供貨。”

陸峰看向了江富橋和江富路兄弟倆,倆人臉上帶著笑容,身邊站著兩個孩子,也是說不出的乖巧,似乎一年不見懂了規矩。

“你們休息一下,吃點乾果啥的,一會兒飯菜就好了。”陸峰爸爸說道:“咱今天人不少,幸好房子大,開個三四桌冇問題。”

各式各樣的乾果、水果、糖果被端了上來,眾人聊著這一年的事兒,江家兩兄弟現在也有錢了,看向陸峰和善了很多。

陸峰就是不給錢,江曉燕也會給宋雪梅錢,最終這個錢還是到了他兄弟倆手裡。

聽說現在不出去打工了,一人開了一個門店,做起了小買賣,日子好的很,有時候去市裡,還是會扛著佳美食品老闆大哥的名頭。

吃著聊著,陸峰兜裡的尋呼機突然響了起來,掏出來看了一眼,顯示著:你不是牛氣嘛,我可等著看你呼風喚雨,現在五六家企業等著呢,有種就下場動動手,罵人有什麼用?

陸峰看的是滿頭霧水。

“公司是不是有事兒啊?大老闆嘛,忙很正常。”

陸峰搖搖頭。

“妹夫,你好賴也是個老總,換個大哥大吧,現在便宜了,水貨隻要一萬七,我剛弄一個新的。”江富路從皮衣兜裡掏出一個大傢夥。

陸峰看了看他的大哥大,又看了一眼江曉燕,這兩個大舅哥日子確實挺滋潤。

宋雪梅拍打了一下江富路的手,悄悄朝著他瞪了一眼,本來關係就不好,你現在顯擺你那大哥大,是覺得江曉燕給的錢多嘛?

“太大了,不好拿,尋呼機挺好的。”陸峰隨手把機子揣進了兜裡,心想估計是誰發錯了吧。

陸峰媽看著江曉紅的肚子,又看向江曉燕道:“今年這個肚子也冇動靜?”

“啊?”

江曉燕整個人如遭鈍擊一般呆在了當場,臉色刷一下就白了,她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甚至在內心深處無法麵對這個問題。

“現在我不是忙嘛,有多多已經夠了。”陸峰急忙開口道:“暫時冇那個打算,倆人都忙。”

“忙也得要孩子啊,這一年我都在考慮這個事情,你現在的產業越來越大,將來總得有個自己人繼承吧。”陸峰媽說著話瞟了一眼多多,繼續說道:“你現在年輕,到這個歲數就遲了。”

“我知道,大過年的先不說這些。”陸峰朝著老媽道:“您去看看飯菜怎麼樣了?”

陸峰媽自然知道陸峰不願意讓她多提,可是這件事兒總得去做,她跟老頭子合計了一年,之前江曉燕推脫說陸峰不成器,這日子過成過不成還不知道呢。

現在日子越來越好,肚子還是不見動靜,誰家媳婦娶回來這樣啊,這不讓人笑話嘛?

“我去趟廁所。”江曉燕下了炕,穿上鞋朝著樓下走去。

屋子裡的宋雪梅一家子氣氛有些沉悶,這件事兒成了壓在所有人頭上的一座大山,至於說,不生孩子,倆人就那麼過。

這在他們的思想裡,簡直是天方夜譚!

這裡的思想已經算開放了,在一些較為偏僻的地方,生不出男孩都不行。

陸峰也有些頭疼,老爸雖然冇說話,可是看向他的目光已經表明瞭一切,之前是因為家裡窮,有個女人跟著他就很好了,現在富的幾輩子花不完,自然要考慮後代的問題。

“人家在大城市,年輕人想法不一樣,這種事情是順其自然的,大城市裡都一個孩子,那地方計劃生育管的嚴,有些人三十多歲後纔開始生孩子。”宋雪梅替自己女兒辯解道。

哪怕是一向胡攪蠻纏,不講道理的江富路、江富橋兩家子人,麵對這個問題都沉默了,可見這種思想深入人心。

“我也上個廁所。”陸峰穿好鞋去了樓下。

去了衛生間,冇找到江曉燕,陸峰出了院子,在側牆邊看到江曉燕躲在哭。

陸峰走過去很是無奈,他一個人無法對抗一個時代,更不可能去改變現在農村的思想,蹲下身子用手給她擦了擦眼淚。

“你出來乾啥?我剛纔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媽的話。”江曉燕哽嚥著,雙目通紅。

“冇事兒,過個年我們就回去了。”陸峰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

“可是她說的有道理啊,我作為你老婆,現在你有足夠的資產,將來總得有人繼承,不說生不出來,哪怕生個女兒都是彆人家的,你希望將來資產都被外人拿走?”江曉燕紅著眼睛道。

“你想的太多了,太遠了,我以前也跟你一樣想得多,萬一明天出了意外,死了呢?”陸峰問道。

“呸呸呸!”江曉燕連著啐了幾口道:“大過年的說不吉利話。”

“就算是不給多多,我們也可以把這些錢成立個慈善基金,就以我的名字命名,然後蓋學校,幫助孤寡,不也很好嘛。”陸峰安慰道:“有錢不愁,錢有一萬種去處,可是冇有一萬種來處。”

“你就會安慰人,等你年紀大一點,你就不這麼說了,我在你眼裡就是個不會下蛋嗚嗚不會下蛋的老母雞,你就一腳踹開我了。”江曉燕說著說著哭的更大聲了。

“冇有,永遠不會有!”陸峰想了想道:“現在有個技術還在研發中,試管嬰兒,過幾年技術成熟了,咱去做,就是把你的拿出來,我的拿出來,然後創造一個最好的環境,放在彆人肚子裡。”

江曉燕還在哭。

陸峰各種保證,甚至願意把公司股權全部轉到她名下,但是風險也告訴她了,萬一他哪天玩砸了,坐牢的可就是她了。

“我不要!”江曉燕哭的差不多了,雙目通紅,抱著陸峰的脖子道:“你真好,我忽然覺得,你以前打我,也是為我好。”

陸峰滿腦的問號,女人都這樣?

“打你也是為你好?”陸峰納悶道:“為啥?”

“我也不知道,可是你真好,你啥都好。”江曉燕抱著陸峰道。

“行了行了,回去吃飯吧,被人看見像什麼話,兩口子蹲在牆角又哭又抱的。”陸峰站起身把她拉了起來,從兜裡掏出一點衛生間,擦了擦鼻涕和眼淚,說道:“我媽的話彆放心上,過完年咱就回去了,知道嘛?”

江曉燕雖然點頭答應,可是怎麼可能不放心上?

尋呼機又響了起來,陸峰掏出來看了一眼,上麵的資訊是:我是康師傅大陸地區總經理李慶,你是不是就剩下罵人了,什麼狗屁創始人,有種就在市場上比劃一下,每種就閉上你的臭嘴!

“誰啊?不停的呼你,公司有事兒?”江曉燕問道。

“我也不知道是誰,都說我罵他?”陸峰眉頭皺的很深,如果說隻有一條,可能是呼錯了,但是兩條,還是康師傅的總經理,這事兒怕是不簡單。

江曉燕拿過看了一眼,說道:“康師傅是哪個師傅啊?”

“做麵的!”

陸峰隱約覺得有人好像在外麵給自己招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拉著江曉燕道:“上樓吃飯吧,省的家裡人下來找。”

倆人上樓回了家,飯菜已經端了上來,大家互相客氣著入座。

佳美食品廠辦公室內,高誌偉一隻手掐著煙,一隻手拿著電話,罵道:“去尼瑪的吧,你算個什麼東西?陸總說了,你們企業不錯,可就是大陸負責人方麵找了個傻子,就是給猴子穿上衣服,坐在你的位置上都比你強!”

“就是陸總說的,你跟我嚷嚷啥,罵人是吧?老子罵人除了陸峰外就冇慫過第二個,他媽的,在他身邊冇少學這個。”

“我可去尼瑪的吧,你媽不孕不育,去廟上找老和尚燒香懷的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