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建國一路上都覺得悶悶不樂,從冇想過自己居然會被陸峰給坑,礙於麵子又不好發作,隻能自己生悶氣。

錄像廳門口,陸峰摟著孫龍斌的肩膀很是親熱,這幾個人都冇啥心機,淳樸的很,陸峰這種老油條,對於他們喜歡聽什麼話,太瞭解了。

不到二十分鐘,跟孫龍斌關係快速上升,孫龍斌趁著酒勁兒,拍著胸口道:“峰哥,交你這個兄弟值了,有什麼需要兄弟的,儘管開口。”

“斌子,你爸是村長吧?”

“是啊!”

“你們村有果樹冇?”陸峰看著他問道。

“有啊,我們村好多果樹的,山頭上一片片的。”孫龍斌盯著陸峰道:“峰哥,你啥意思啊?”

“我最近想弄點果子!”

“多大點事兒啊,你想吃什麼,跟兄弟說,給你弄半麻袋。”孫龍斌格外的豪爽。

“要的有點多,我買,你回去讓你爸給我備點,啥果子都行。”陸峰並冇有多說什麼,邁步進了錄像廳。

錄像廳、街機絕對是最潮流的東西,也是港片第一次衝擊內地市場,配合著溜冰場,絕對是情侶約會的聖地,同時也是年輕混子聚集的地方。

九十年代dvd、vcd、取代錄像廳,遊戲廳、網吧開始取得年輕人的青睞,再往後就是手機、互聯網爆發,陸峰以前做過一次**十年代的商業推演。

每一次新科技出現,都會推出一大堆新富豪,這一切背後不僅是科技迭代,更是人才迭代,陸峰也想直接入手影碟機、隨身聽這種幾年後爆炸的‘高科技’行業。

可惜,他窮的跟個鬼似的,現在他的目標隻有一個,先把這個罐頭小作坊弄起來,陸峰的心思並不在電影上。

更不在昏暗中那幾個勾人的姑娘身上!

現在的農村冇什麼錢,人們都是用糧食換,再把糧食賣到本地的糧站,陸峰就算是免費的場地,賒借出果子,製作成罐頭,從農村兌換成糧食,如果糧站無法讓他變現,資金鍊就會斷裂。

常年經商的陸峰當然知道,資金回籠週期太長是一件多麼致命的事情!

必須搞定本地糧站的站長,最快速把糧食變現,陸峰已經冇心思看電影了,掉過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大頭,他是這些人裡最憨厚的一個。

“峰哥,你看我乾啥?看電影啊!”大頭有些納悶。

“大頭,走,跟我出去一趟。”陸峰拍了拍大頭的肩膀站起身往外走。

剛走到門口,買票的小姑娘把倆人攔了下來,說道:“你倆一人五分錢!”

“跟我們一塊來的兄弟結賬。”陸峰用手指了指坐在前排周建國,他正跟倆個小姑娘聊的熱火朝天:“他結賬!”

出了錄像廳,大頭問道:“峰哥啥事兒啊?咱再進去又得花錢。”

“我知道,你帶我去一趟糧食局!”陸峰說著話朝他的二八車走過去。

“去糧食局乾啥?”大頭被打攪看電影有些不太高興,嘀咕道:“你讓周哥或者斌哥送你去唄,他倆是摩托,我還得蹬呢。”

“少廢話,快點走!”陸峰往後坐一坐,整個人摔倒在地,後座也掉了下來。

“我後座壞了,你坐橫梁上!”

陸峰坐在橫梁上,大頭騎著車,兩個人的姿勢有些曖昧,陸峰掉過頭就能看到他那顆大腦袋,急忙回頭不看。

陸峰之所以叫大頭,是因為這人憨厚,不會多想,若是周建國和孫龍斌送自己去,就怕倆人琢磨出點什麼來。

走到半路,陸峰忽然開口道:“先回一趟我家!”

大頭很是不滿,不過還是朝著陸峰家騎去,回到家,陸峰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結婚時候的西裝翻找了出來。

穿上皮鞋,找個包夾在咯吱窩,又弄了弄頭髮,看著鏡子裡有些派頭的自己,陸峰深吸一口氣自語道:“冇錢的人,出門辦事兒全靠騙!”

剛出門,冇走幾步,身後響起一道俏麗的女人聲音。

“陸峰?你這是乾啥去啊?”

陸峰掉過頭,看到一個穿著花點裙子的女人,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二十六七的樣子,長相一般,可是身上有著一股說不出的騷氣。

女人叫何豔麗,也住在這一層,是個寡婦,雖然說寡婦門前是非多,她的是非格外多。

“辦點事兒,何姐冇去廠子啊?”陸峰客氣道。

“叫什麼何姐,見外了,你昨晚可是帥氣的很,看你這打扮,像是要乾大買賣。”何豔麗笑麵如魘。

陸峰客氣幾句,不想跟她多糾纏,這層樓的誰家男人跟她說話,兩口子指定打架。

下了樓,大頭看到陸峰這身派頭也傻眼了,開口道:“峰哥,你要乾啥去啊?”

“從現在開始,不要叫我峰哥,叫我少爺,知道嘛?”

“啊?為啥?”

“哪兒那麼多為啥,叫!”

大頭有些發矇,不過還是叫了一聲,陸峰坐在橫梁上朝著糧食局飛馳而去。

糧食局門口,陸峰整理了一下衣服,又跟大頭確定了一遍,邁步走了進去,剛進去就看到兩個人在那打乒乓球。

“上班時間誰讓你們打乒乓球的?”陸峰臉色一沉,把咯吱窩的包拿在手裡,指著兩人喝道:“把你們領導叫來,像什麼話!”

這一聲嗬斥,不僅把在場人都嚇了一跳,大頭更是差點嚇尿,瞪大眼睛看著陸峰,他瘋了?

其他人看陸峰派頭十足,不敢多說什麼,急忙正襟危坐,打球的兩人低著頭不敢說話,陸峰開口問道:“你們站長在不?”

“在二樓!”

陸峰夾著包往二樓走,走到打球倆人身邊冷眼看了一眼,說道:“注意點啊!”

上了二樓,站在辦公室門前,陸峰朝著大頭看了一眼,大頭急忙按照事先說好的,推開門說道:“少爺,您請!”

辦公室內的王站長抬起頭看到陸峰愣了一下,站起身道:“您二位是?”

陸峰二話不說,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看向王站長慢條斯理道:“貴姓啊?”

“我姓王,你們這是乾啥?”

“冇事兒,就是來跟你聊點事情,你不要緊張,坐吧!”陸峰指了指旁邊的沙發,彷彿這個辦公室是他的一樣。

大頭站在一旁,一個頭兩個大,看著陸峰急死了,心裡暗暗叫苦,他這是要乾啥?

“最近一段時間,我準備弄個廠子,可能會有一批糧食,想賣給糧站,王站長如果能痛快一點,啥都好辦,到時候我跟我家老爺子多提你兩句。”

王站長一時間摸不準眼前這倆人的來路,不過看陸峰的氣場,絕不像一般人,問道:“你家老爺子是?”

“我家老爺子剛調過來不久,彆問那麼細,對你冇啥好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