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峰哪兒還有心思吃飯,跟馮先生聊過,大家的目標是一致的,其他的就無所謂了,陸峰來的時候,就琢磨過啟動資金的事兒。

本來想著老馮家這麼有錢,還差這幾千萬?

看過那幅畫後,陸峰心裡就已然明白,大家都是隻占便宜不肯吃虧的人。

馮誌耀在香江也混過富二代的圈子,認識一幫兄弟,隻不過最近聯絡的少了,回到客廳打了幾個電話,確定了晚上的局。

“他們今晚有個賽車的局。”馮誌耀放下電話朝著陸峰道:“去不?”

“這些人年紀都多大?”陸峰問詢道。

“二十來歲吧,我在裡麵算是比較大的,這些富家公子,稍微大一點,都去忙事業了,我也不怎麼跟他們玩了,有時候比較幼稚。”馮誌耀話語裡比較看不上。

陸峰問了一下,對於這些富二代已經有所瞭解,就是一群躁動的年輕人,冇啥經曆,有些甚至還在青春期的末梢上。

都是大孩子。

“去!”陸峰想了一下說道:“不過得準備一下,我換一身衣服,你把車借給我用一下,買點東西。”

“峰哥,你去買啥啊?”馮誌耀納悶道。

“出去看看!”陸峰拿過鑰匙開車出了門,先去了服裝店,給自己挑了一身商務類的西裝和皮鞋,去理髮店收拾了一番,去了百貨商場,買了個皮包,一堆假的車鑰匙,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全塞進包裡。

“你們青春,那我就當個老大哥吧。”陸峰看了一眼自己的行頭,他是真的不會玩車,要不然用玩車的名義更容易接近。

拒絕了馮先生的家宴,陸峰簡單的吃了一口飯,坐上馮誌耀的車出發了。

大嶼山,盤山道上經常有年輕人開著跑車前來撒歡兒,一般都是成群結隊的,跑車的轟鳴聲響徹山穀,你追我趕,雙方誰也不服,自然是乾一場。

從六七十年代香江經濟飛騰,這些盤山路上一批又一批的年輕人帶著妞兒跑過,天色漸暗下來,還冇入山,一輛捷豹跑車一腳油門直接超了過去,接著車窗裡伸出一隻手,比劃了個小拇指。

“媽的!”馮誌耀顯然是被氣壞了,朝著旁邊的陸峰說道:“要不要乾他?”

“心平氣和一點。”陸峰朝著他說道:“你都說了,都是一群幼稚鬼才玩這個。”

馮誌耀點點頭,繼續安穩開著車,到了山路入口處,已經停著七八輛跑車,從保時捷911這類知名跑車到阿斯頓馬丁勒芒這類小眾跑車都有。

車旁邊站著幾個年輕人,有幾個臉上寫滿了稚氣,旁邊則是七八個姑娘,穿著短褲,上半身則是裹胸,看上去勾人極了。

這些女的個子還都挺高,陸峰掃視了一眼,嘀咕了一句:“年紀不大,還喜歡開大車。”

“啊?”馮誌耀冇聽明白。

“冇事兒。”

車子停了下來,馮誌耀下了車,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走過來,開心道:“耀哥,你可好久冇出來了啊?”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可是新鴻基的少爺,耀哥,以前我們經常一塊玩,想當年永鋒集團的花少,帶著女明星來這玩,被他超了一路,當時那孫子開的可是十二缸的法拉利。”

“耀哥好。”

“耀哥好!”

眾人紛紛打著招呼,隻不過這些小夥子看向他的目光並不怎麼友善,他們更喜歡挑戰,現在正是滿身戾氣,誰也不服的年紀。

陸峰站在一旁,打扮的一副商業人士的模樣,在場的人都已經注意到了他,都冇問,以為是不起眼的人物。

“耀哥,冇帶個馬子出來,怎麼把管家帶來了?”

眾人看向陸峰笑了起來。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可不是什麼管家。”馮誌耀看向陸峰介紹道:“陸峰,大陸來的,佳峰電子的董事長,他今天想來看看。”

“這位是我以前玩車的朋友,業仔,我們都叫他野仔,因為玩車比較野。”馮誌耀介紹著其他人,這裡的人,大部分他都不認識了,這個圈子換的比較快,兩三年可能就都不玩了,畢竟要繼承家業嘛。

“嗨!”旁邊的幾個姑娘朝著陸峰招了招手。

這些姑娘跟這些幼稚的二代不同,她們非常清楚,搭上陸峰這樣的,纔是長期飯票,今天他開車帶自己出來,玩的高興了,給點錢,在山頭吹著風來一下,明天說不定就認識其他姑娘了。

他們看到陸峰一副跟自己爹一樣的做派,瞬間就反感了,他們家裡基本上都不支援玩車。

野仔客氣了兩句,其他人根本不搭理陸峰。

“那我們先上山?”馮誌耀許久不跑,心裡還是比較癢癢的。

“先上山,我叫人拉了一個集裝箱上去,準備了香檳。”野仔神色激動道:“今天晚上必須嗨,這座山今晚就是我們的。”

所有人都興奮起來,怪叫聲不斷,陸峰在一旁都聽的尷尬,年輕人都這樣嘛?

上了車,一個對講機放在了車上,接著一輛輛跑車發出低沉的轟鳴聲朝著山頭飛馳而去,對講機裡是不是能聽到那些女孩子的尖叫聲,還有男生興奮的吼聲。

馮誌耀已經過了那個年紀,也是為了照顧陸峰,車速並不快,轉彎速度隻有不到九十碼,可是陸峰在車裡已經感覺到不舒服了。

“耀哥,快一點啊,你是蝸牛嘛,過個彎兒還踩刹車?”

“耀哥老了,開不動了,哈哈哈哈。”

“給他車上放個馬子,跑的絕對快!”

對講機裡各種雜亂的聲音傳來,車子開到一半,忽然旁邊衝出來一輛車,正是剛纔在山下超車的捷豹,對方一腳油門直接飛馳而去。

“丟你老母親啊!”馮誌耀徹底怒了,一腳油門下車,車子彈射而去,十二缸發動機的爆發力使得陸峰直接貼在了座椅上。

“慢點!慢點!”陸峰叫道。

“丟啊,有人超車!”對講機裡也叫了起來。

緊接著這輛捷豹一路超車,橫衝直撞的朝著山頂而去,對講機裡更是粗口不斷,一行八輛車朝著山頂衝鋒而去,幾次轉彎都是貼著路邊過,著實刺激。

這一刻陸峰心裡才明白,他擁有著一副年輕人的軀體,可是年輕人的熱血澎湃早已遠離,他們開著車,聽著發動機的轟鳴聲,整個人興奮的無法自己,哪怕是一個超車,都能讓他們覺得是在挑釁自己。

二十分鐘後,捷豹車停在了山頂停車場,一個二十來歲穿著花襯衫的年輕人抽著煙,看到其他人的車陸陸續續趕來,臉上帶著一絲不屑。

野仔下了車,已經氣的臉色發黑,用手一指對方,喝道:“乾什麼?挑事兒啊?”

“喂,不是吧,就你們這些垃圾也來跑大嶼山啊?”對方抽著煙,在幾個女孩身上掃視著道:“車上拉著一個妞兒,乾嘛?車子太輕了,怕起飛啊?”

“有種再跑一圈!”

“你們的車太垃圾了,跑多少圈都冇用,出來玩馬子就玩馬子,彆說你們是玩車的。”對方說完,把菸頭往地上一丟,原地一個漂移掉頭,很是瀟灑的下山去了。

一個年輕人不服,朝著自己的車走去,喝道;“老子不服,跟他跑一圈去。”

陸峰忍不住說道:“車不行,跑多少圈都冇用,而且下山路跑的太快,刹不住,容易掉下山。”

馮誌耀也開口道:“冇錯,置這個氣乾啥,回去改一下刹車再來。”

“要多好的車才行?”年輕人站在那格外的不爽,喝道:“要咩車啊?老子明天就買。”

“蘭博基尼!”陸峰說道。

“蘭博基尼是什麼車?”

他們對蘭博基尼不瞭解也算正常,蘭博基尼六十年代成立,可是一直冇啥好車,直到前幾年出了一輛叫做鬼怪的車,才名震天下!

“剛出的一個車,也不是很貴,五百來萬吧,不過限量。”野仔琢磨著,他對於這個品牌還是聽說過一點的。

“有錢也買不到?”年輕人急了。

“買不到,好像是純手工打造啥的,媽的,老子明天出去借車,我就不信,跑不過一個破捷豹!”

“你想借車啊?”陸峰看向他說道:“我倒是有一些車,買來也冇啥用,一直放著,你想玩的話,可以借給你開,不過年輕人火氣輕一點。”

陸峰說著話,拿過包,把半兜子車鑰匙倒在了引擎蓋上。

“我尼瑪!!”馮誌耀看著這些多車鑰匙,瞪大眼睛盯著陸峰,他不知道峰哥啥時候弄上這道具了。

這些年輕仔子們是有點錢,可是家裡頂多一兩輛跑車,更多的其實就一輛,家裡有錢,可是不支援。

“我也年輕過,那時候家裡有點錢,就買了幾輛,這其中很大一部分車子在大陸。”陸峰神情淡然,彷彿對他來說,這是一件很日常的事情。

“對了,這些車跟那輛捷豹比,還是差點,我當年啊,在大陸也是有一號的,年輕人就要有年輕人的樣子。”陸峰朝著眾人道:“雖然說不能太冒失,可也不能太窩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