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十點鐘,陳總家的電話響了起來,接起電話陳總聽完內容整個人臉色鐵青,喝道:“要你們有什麼用?這點事情都辦不成,還想跟我要錢!!”

陳總說完把電話重重的砸在了座機上,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陳總,發生什麼事情了?”蘇有容走過來關心道:“您消消氣,喝口水。”

陳總不想搭理蘇有容,坐下來眉頭緊皺,她在思量著,這事兒是怎麼泄露出去的,目光在蘇有容的身上打量著,覺得不太可能。

這一整天的時間她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根本冇有任何異常。

陳總歎了口氣接過水說道:“有容啊,現在的情況已經有些控製不住,明天會出現什麼狀況冇人知道。”

陳總看著蘇有容,麵色有些幾分擔憂道:“對我來說,這可能是一場浩劫。”

蘇有容聽到這話,急忙坐在了她身邊,安慰道:“冇事兒,不管怎麼樣,我都陪著您,多大的風浪都會過去的。”

“這個陸峰來頭不小啊!”陳總喃喃自語著,目光深處滿是憂慮。

“他在這邊冇有勢力的。”

夜已經深了,這座不夜城依舊燈火通明,若是站在上空去看,與隔壁的深圳相隔不過幾十公裡,這邊的燈光更加璀璨。m.

夜幕下年輕人在瘋狂放縱,而更多的人躺在床上思量著明天開盤該怎麼辦,陳氏資本現在的局麵是機遇還是危險,冇人知道。

次日,早上關於陳總的桃色新聞更加瘋狂起來,大部分的版麵都是這些內容,而且說得更加露骨。

陳總到了公司門口,剛一下車就被一群記者圍堵了起來。

“請問您和大陸首富陸峰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能迴應一下嘛?”

“這件事兒是否對今日陳氏資本股票造成重擊?昨日在天海大酒店附近陸峰遭遇截殺,請問是你指使的嘛?”

“陳氏資本董事會目前怎麼看待這件事兒對公司的影響?”

“不是說儘快公佈去年的經營財報,儘快是什麼時候?今天能釋出嘛?”

陳總都快氣炸了,朝著遠處的保安喝道:“都乾什麼呢?攔著點,我冇有必要迴應你們,公司經營非常好,財報會儘快公佈,我們與陸峰這種不法分子將會鬥爭到底!”

一群保安衝了過來,將記者推開,護著陳總往大樓裡走。

這件事兒已經成為了香江金融界最爆炸的新聞,九點鐘,所有人都開始盯著陳氏資本的股票。

一座股票交易處幾個交易員坐在聊著天,神色間較為輕鬆。

“今天一開盤,最耀眼的絕對是陳氏資本,其他股票就算是漲再多,也不如陳氏資本兩個點的波動刺激。”

“今天的好戲,我跟你說,陳氏資本這事兒裡麵亂著呢,一個大陸仔能攪成這樣?聽說冇,昨天讓人在酒店外截殺了,估計活不長了。”

“我一直都納悶,他怎麼還活著呢,這要是一般人,早死不知道多少回了。”

一個三十多歲男人端著水杯走過來,坐下說道:“少說點冇用的吧,一個大陸仔能造成什麼動盪,也就是你們喜歡看八卦,金融是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股票交易下跌看的是什麼?是莊家,是機構。”

“一個大陸仔能影響這些大金融公司?”

“我就說這種垃圾,就是個博眼球的貨色,這幾天冇少參加宴會,蹭吃蹭喝的,有幾個野模特還跟他眉來眼去的。”

“不堪一擊罷了,熱鬨幾天就過去了。”

眾人話語裡多是調侃蔑視,普通人的心裡,大陸來的,就算是首富,那也冇多少錢,這種心理很是嚴重,就像是一些洋垃圾來國內,很多人都會高看一眼,是一種心理。

唐中韌今天也不在公司,而是去了交易所盯著大盤,這件事兒對他來說非常重要,人生第一次得到父親的認可,要親手跟一家上百億的金融公司合作,做的還是對抗股市做空這樣的大事情。

他坐在vip室內,右邊桌子上放著茶水和糕點,左邊則是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工作人員,看上去有幾分妖媚。

美女,對唐中韌而言,猶如空氣一般重要,他的座右銘就是,人跟牲口冇啥區彆,除了吃喝睡,剩下是交配!

九點半,準時開盤,陳氏資本開盤拉高一個點,買入一千萬,接著開始走低,散戶賣出較多,下跌一個點,價值拉平。

十幾分鐘的交易時間,一直是微小的波動,有散戶賣出,立馬就有人接盤,似乎想要維持住一個平穩的局麵。

交易所內,一些交易員盯著陳氏資本的股票,剛纔罵陸峰的幾個人激動的拍大腿,叫道:“我就是說他成不了氣候,開盤一個小時內如果穩住,後麵基本上不會有所波動。”

“我都跟你說了,一個大陸仔還想動搖陳氏資本,簡直好笑。”

“過幾天陳氏資本把財報一公佈,就算是大機構想要砸盤也得掂量掂量了。”

“陸峰已經冇有回頭路了,他的計劃徹底完了,終究是鬨了一場笑話。”

vip室內,唐中韌摟著姑娘哈哈大笑起來,叫道:“終究是個小醜,四處參加宴會,鼓吹陳氏資本股票崩盤,結果人家連根毛都冇動彈,不過是個鄉下來的粗鄙野人,隻會打架鬥毆。”

唐中韌說到激動處,掉過頭在姑娘香唇上狠狠的來一口。

帶勁兒啊!

陸峰冇去交易所,而是打開了收音機,因為這件事兒鬨的實在太凶,直播股票的電台都盯著陳氏資本的股票說了。

“陳氏資本的股票的交易量今日比較小,但是交易比較頻繁,剛纔拉伸一個多點,現在又跌了下來。”

“哎呀,今天的陳氏資本絕對是散戶與散戶之間的較量,我相信有很多散戶是被大陸的那個傢夥忽悠了,今天股票穩的很啊。”

“好,最新的交易量在上漲,護盤非常穩定,陸峰麵對記者的時候,口若懸河,號稱要在今天徹底擊垮陳氏資本,然而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是,他也隻是放放嘴炮而已。”

“我在前天就已經說了,像陸峰這樣站在媒體麵前,想要依靠一些出格的言論,去挑戰各大機構,絕對是螳臂當車,他已經出了全力,可是人家根本不動彈,大家儘管當個笑話來看,冇必要放在心上。”

馮誌耀聽著廣播裡的聲音,整個人有些發愁,看著陸峰坐在陽台的躺椅上曬著太陽,忍不住開口道:“峰哥,咱是不是該出手了?”

“再等等,讓他們熱鬨幾分鐘,你知道什麼時候噁心人能讓人最噁心嘛?”陸峰閉目養神道。

“啥時候?”

“午飯的時候!”

中午十一點四十,陳總滿臉笑容的站起身,她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下來了,隻能說這是一場雷聲大雨點小的事故。

拿起桌子上的電話給董事會成員打了過去,這兩天的時間,董事會給了她太大的壓力,今天她要好好揚眉吐氣。

唐中韌提起褲子,看著陳氏資本的股票走勢,他感覺體力消耗較大,需要吃中午飯補充一下了。

交易所裡的工作人員似乎對於陳氏資本股票冇了興趣,隻是偶爾聊了兩句,語氣裡滿是波浪不驚。

現在,大局已定!

陸峰睜開眼看了一眼時間,十一點四十九,拿起電話給馮家打了過去。

“馮先生,是我。”陸峰對著電話道:“現在陳氏資本上漲的較多,拋掉的話,應該能小賺一筆,您如果手裡持有的不多,我手裡還持有一些,下午拋!”

“不用,我持有的夠了。”馮先生說完掛了電話,又撥打出一個號碼,電話接通後沉聲道:“陳氏資本的股票,拋!”

電話那頭應了一聲。

十一點五十八,這種時候基本上冇有太大的波動,很多人已經站起身準備去吃飯,交易員都閒聊起來,準備下班。

下一秒鐘,原本一直平穩的陳氏資本股票,忽然出現了大跳水,十幾個賬戶賣出了價值七個億的股票。

原本略微曲折的股票線路圖,突然向下驟降,猶如像刀砍的一般,齊刷刷的往下走!

暴跌百分之十!!!

“什麼?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我丟!!”

“丟你老母嗨啊!!”

交易所內所有人都是滿臉震驚,看著陳氏資本突然拋售的股票,整個人已經木木呆呆。

原本準備去吃飯的唐中韌,回過頭看了一眼螢幕,整個人傻了,很是不敢置通道:“發生什麼了?我他媽這這怎麼回事兒?”

“誰拋的?哪個機構持有的股票拋了?瘋了吧!!!”

一瞬間所有人都慌亂了起來,如此暴跌散戶根本扛不住,他們想要賣出,可是交易時間已經截止。

收盤這條線,就像是一條平坦的路,突然前麵出現了萬丈深淵一般,至於這種暴跌還有冇有,冇人敢賭。

證券公司內,交易員看著收盤時候的是走勢圖像是見了鬼一樣,站起身大叫道:“陳氏資本暴跌!收盤時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