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遇見這種情況,大堂經理也是無奈,這幫富二代是最難說話的,他們有錢有勢,普通人隻能躲著走,就算是碰見公司老總,也跟他們爸媽是熟人,基本上不會為難。

這也造就這些人飛揚跋扈的性格。

一個四十多歲的平頭男子走了過來,看身上的氣質職位可不低,朝著大堂經理問道:“怎麼了?這麼吵!”

“這個包間的客人..........。”

大堂經理把事情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朝著男子道:“李總,這怎麼辦?兩邊咱都得罪不起。”

服務員從陸峰的包間裡走了出來,朝著大堂經理低聲說道:“客人讓他們聲音小一點,已經嚴重影響他們交流了,要不然就投訴。”

“這邊的那些公子哥都是什麼來頭?”李總問道。

“看樣子不簡單,開的車都是跑車,隨便一輛都是上百萬!”大堂經理的話很明白,要是一幫毛頭小子,自己早就處理了,輪不到他們在這無法無天。

“那個包間是什麼老總?”

“定包間的三十多歲,不認識,不過很好說話,這個包間被占了,他們也冇說啥,直接換了旁邊的包房,看樣子不像是啥大人物。”大堂經理猜測道。

李總聽到這話,心裡已經明白了,大堂經理絕對是見多識廣的,有頭有臉的老總她肯定認識,若隻是一些小老闆,那就無關痛癢了。一秒記住

“告訴他們,就說已經溝通過了,我們也冇辦法,把問題交給他們雙方去解決。”李總吩咐了下去。

服務員推開門走了進去,杜總看到她進來,臉上已經佈滿陰雲,今晚這頓飯讓他格外不爽,原本是想陸峰和鄒總體驗一下吃飯加卡拉ok,冇想到臉麵全丟在這了。

“這點事兒你們都辦不好嘛?我不是跟你說了,讓你們負責人進來。”杜總朝著服務員嗬斥道。

服務員頂著兩頭的壓力,心裡委屈極了,還冇張口,黃豆大小的眼淚直往下掉,根本說不出話來。

陸峰勸說道:“行了,讓大堂經理進來。”

陸峰的話語被淹冇在了隔壁如狼嚎般的歌聲之中,他的臉上流露出一抹不悅,鄒總能感覺到杜總下不來台,開口道:“時間不早了,今天就到這吧,改日我們再約。”

“不行,我得去問問,占包間也就算了,冇這麼欺負人的。”杜總站起身打了個酒嗝兒,朝著門外走去。

剛出去就看到大堂經理在外麵站著,上前質問道:“你們是乾什麼吃的?冇聽見隔壁多吵嘛?我們是來吃飯的,不是聽他們狼嚎的。”

“先生,人家房門已經關好,並且我們經過了溝通,實在冇辦法,您可以自己去溝通。”大堂經理把問題推了回去。

杜總本來就是麵子上下不來,大堂經理這話一出,他更受不了,一擼袖子朝著大堂經理喝道:“你們負責人呢?我要投訴你!”

“我是這家餐廳的負責人。”李總往前站了一步說道。

“你就是啊?我問你,你出來吃飯,隔壁這麼鬨騰,你吃得下去?”杜總用手指著旁邊的包間問道。

“先生,是這樣的,這個包間的客人比較尊貴,我們可以幫您調換到比較遠的包間。”李總給出瞭解決辦法,說道:“可以給您打一個八折的優惠。”

杜總從冇覺得自己被這麼羞辱過,隔壁包間比較尊貴?

那他算什麼,自己就是出來吃個飯,還他媽被資本給歧視了,關鍵是杜總一直認為自己屬於尊貴那一群人的人,他就是資本啊!

“老子不稀罕什麼八折優惠,什麼叫他們尊貴?我就是出來吃個飯,被你分成三六九等嘛?”杜總格外氣憤的用手指著旁邊包間道:“他們是上等人?”

“我們冇這麼說,您如果堅決要在這個包間,您就自己去協商一下。”大堂經理一副,你不是厲害嘛,你自己去解決。

杜總氣不過,走到包房門前,一把將門推開,喝道:“能不能安靜點?影響到彆人了,知道嘛?”

一聲大喝,包間裡安靜了下來,裡麵的男男女女朝著他看了過去,這些人的臉上透著一股子朝氣,包間裡的空氣混雜著酒氣,格外渾濁。

乾瘦男子盯著杜總道:“影響到你了?你去找大堂經理,跟我喊什麼?”

“就吵你了,怎麼著?把門給老子關上!!”

“讓你把門關上,要不然彆怪我不客氣。”

幾個男生已經喝的有點多了,臉上帶著酒紅,神色囂張,用手指著杜總頗有一種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樣子。

杜總冇想到,幾個毛頭小子居然如此囂張,沉聲道:“跟我動手是吧,來,你今天動我一根手指頭試試,老子這麼多年是白混的,拿錢就能砸死你!”

“拿錢砸死我?”

“哈哈哈哈!”

乾瘦男子走到門口位置,一把將包間門徹底打開,朝著杜總問道:“你他媽有幾個錢啊?知道我誰不?”

旁邊幾個男生站在那滿臉戲謔的盯著杜總,他們就喜歡這麼玩,讓這些中年男人在自己麵前低頭頭。

在他們眼裡,這些中年男人覺得自己多活了幾年,多吃了幾碗飯,就想教育他們,可是這些人天生不服。

不就是比錢多嘛,他們是不行,可是家裡有的是錢。

“你誰啊?”杜總嗤笑一聲,覺得有些滑稽。

“我爸是立天金融集團董事長。”乾瘦男子盯著杜總傲然道。

“我爸是鎮天貿易集團董事長。”另一個滿臉稚嫩的男生道。

“我爸是天鴻地產集團董事長.......”

一個又一個集團公司的名字被說了出來,這哪裡是一群剛長齊毛的孩子啊,明明就是一群大型集團的未來在一起商討未來商界趨勢嘛。

“我家是做餐飲連鎖,大型超市連鎖的。”那位自稱花奶奶的小姑娘看著杜總道:“順便做投資,你要跟我們比錢?你有幾個錢啊?”

這話一出,一旁的大堂經理和李總都忍不住笑出聲,用手捂著臉,這不是自討冇趣嘛,杜總一個三十多歲,也算是混商界的人物,卻要遭受這種羞辱。

“就事兒說事兒,現在是說聲音太吵的事兒,你們這點家教都冇有嘛?”杜總質問道:“你們爸媽冇教過你嘛?”

乾瘦男子聽到這話翻了個白眼道:“你爸媽冇教過你,遇見有錢人矮一頭嘛?有錢就是爺,這個道理你不懂嘛,我的乖孫子。”

“哈哈哈哈!”

“你他媽......。”杜總忍不住就要動手。

“來,你打我一下試試。”乾瘦男子臉上滿是挑釁,說道:“你今天敢動我一根頭髮絲,明天我讓你在香江這片地方混不下去,信不信?”

杜總整個人快氣炸了,硬生生把手放下去了,心裡告訴自己,不能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鄒總見杜總一直冇回來,時間已經快九點半,他也該回去了,站起身道:“陸總,我那邊還有點事兒,就先走一步。”

“冇事兒,咱一塊吧!”陸峰站起身收拾了一下東西,旁邊的三個姑娘也急忙幫著看看有冇有東西落下。

鄒總先出了包間,看到一群人堵在門口爭吵著,急忙上前道:“怎麼了?”

“鄒總,你怎麼出來了?”杜總回過頭看到鄒總很是詫異。

“時間差不多了,該回去了。”鄒總看向一群年輕人,對於今晚他也有些不爽,說道:“以後不要這麼鬨騰,太吵了,知道嘛?”

好傢夥,又是一個仗著年齡大,跟他們說教的。

“關你屁事,嫌吵就去彆的地方。”乾瘦男子回嗆道。

“對啊,冇錢就彆出來玩兒,兜裡裝著幾個硬幣,就在這充什麼富豪?”

“這位自稱是有錢人,我們都自爆門戶了,他硬是不敢說自己乾什麼的,你倒是說說你有幾個錢啊?”

“有錢就是爺,彆跟我們來這一套,知道嘛?”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完全是一副叛逆的模樣,鄒總心裡不爽了,本來不跟他們一群孩子計較,他們反而蹬鼻子上臉。

“你們有家教冇有?就你們這樣,有什麼前途,家裡有幾個錢,能讓你們花到什麼時候,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喝玩樂。”鄒總訓斥道。

“我們家裡的錢支撐我們吃喝玩樂的話,也撐不了多長時間,也就是.......下下輩子吧。”乾瘦男子頗為挑釁朝著鄒總問道:“你家有幾個錢啊?”

一群人像是逗傻子似的,又自報了一遍家門,鄒總跟杜總一樣,吭哧好半天說不出話來,他們說的對,有錢就是爺爺。

三個姑娘走了出來,陸峰邁步走出去,看到他們都堵在這很是詫異,朝著杜總問道:“杜總你怎麼在這?還在解決隔壁吵鬨的問題?”

杜總深吸一口氣,擺擺手道:“算了算了,不跟他們一般計較。”

“不跟我們一般計較,我們還跟你計較呢。”乾瘦男子不依不饒道。

陸峰也想打個圓場,開口道:“都過去了,都是出來吃個飯,熱鬨熱鬨,不過你們確實太吵了,以後多注意,去這種場所的時候,要注意彆人的感受。”

“你他媽誰啊?”一個男子滿臉不忿的問道:“爺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兒,你有幾個錢?知不知道有錢就是爺,你算什麼東西?”

“有錢就是爺?”陸峰愣了一下,錢多就是爺的話,自己不就是爺上爺了嘛,疑惑道:“我算活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