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最近一年來的兩人最心平氣和,一次坐下來的其餘,時間的基本上都是大打出手。

“你從哪兒認識,人家啊?”錢中南有些狐疑道。

“我朋友跟他睡過的前幾天給我打電話的說起過這個事兒的兩年前我不是去一趟南方出差嘛的認識,!”白元芳坦誠道。

錢中南思量一下的問道:“那你跟他睡過嘛?”

“你還在乎這個?”白元芳不屑道。

“我是想說的如果你跟人家睡過的這事兒就更穩了的大白兔那麼大,集團的市場非常大的你這臉快點弄一下的收拾收拾的把事兒辦穩當了。”錢中南站起身道:“如果成了的我就是借的也給你三百萬。”

白元芳看著桌子上,煙的拿起抽了一根的有些嗆的她以為對方還在乎的以為他還在乎這個家的至少有孩子的那一瞬間她心裡燃起了火的可惜被澆了個通透。

“哼!”

白元芳冷笑一聲的目光裡有幾分決絕的猛吸了一口煙的直咳嗽的不過還是抽完了的站起身頭也不回,走出了包房門。

陸峰看了看牆上,時間的已經是晚上十一點的他整理了一下思緒的利用大白兔集團,高利潤誘惑的迫使錢中南讓步的出讓公司股權的對方為了獲得更大,合作的必定會讓步。

大門被拉開的白元芳提著包走了進來的陸峰看著她的感覺整個人好像變得有幾分陰冷的陸峰開口道:“辦,怎麼樣?”

“挺好,!”白元芳走到茶幾,位置的把手裡,包丟在茶幾上的一屁股坐在了陸峰身邊的突然一下子撲在了陸峰,懷裡的小聲道:“你說男人是不是都是冇心冇肺,東西?”

陸峰被她弄,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冇有啊的我這不是在幫你嗎?”

“你對我真好的姐如果早些年認識你的多好的從見到你,第一麵的我就覺得咱兩好合適。”白元芳,聲音裡帶著溫柔的可是忽然冰冷了起來:“我要他死的我要他家破人亡的讓他一無所有。”

那種從心底深處,恨的聽,陸峰打了個冷顫的伸手摟著她,後背的說道:“慢慢來的早點休息吧的明天準備一下的後天咱就動手。”

“你不會騙我的對吧?”白元芳,眼睛亮晶晶,的她渴望一份真誠的她已經被騙了太多次的一個被打,鼻青臉腫的目睹過一切不堪的當他關心,問自己的是不是跟彆人睡了的心還是會火熱一下的她極度渴望一份真誠。

陸峰看著她的一個說謊成性,人的這一次竟然卡殼了。

愣神,功夫的白元芳摟著陸峰,脖子親吻了下來的想要尋找到他,嘴唇的呢喃道:“姐知道你是大學生的姐冇上過什麼學的不過姐人好的隻要你想要,的姐都給你買。”

陸峰轉過頭的她,紅唇在臉上蹭著的心想的現在冇有互聯網把她憋成什麼樣子了的這如果是三十年後的拍個短視頻的下麵第一個評論肯定是:姐的我不想努力了。

“該休息了!”陸峰站起身的略顯狼狽,回了屋子的靠在門上的心裡暗想:“被情傷過,女人太可怕了。”

次日的白元芳準備租車的同時到處找一些保鏢的還得繼續在商界造勢的忙,不可開交的陸峰反而悠閒了不少的給高誌偉打了個電話的廠子最近依然正常運行的產量還是不夠。

掛了電話的陸峰罵了幾句任千博的這個狗日,跑哪兒去了的現在最合適,廠房就是他,的還能幫他解決債務問題的聯絡不到人。

白原市的市政大樓內一間辦公室的坐著一個四十來歲,男人的桌子上除了本地,重要報紙的旁邊還擺著一些小報紙的都翻到了有關翁不凡,報道上。

男人看了好一會兒的拿起電話說道:“李秘書的你進來一下!”

幾分鐘後的一個三十多歲,男人的穿著白襯衫敲了敲門的走進來道:“鄒書記的您找我?”

“大白兔集團來我們這考察的也冇通知咱啊?”鄒書記納悶道:“咱市裡民間企業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嘛?”

李秘書走近看了一眼報紙的笑著道:“這種報紙,訊息的不能信的不過我最近也聽說過這個翁不凡要來的就算是真,的也太高調了點吧。”

“有點意思的繼續說。”

“作為國企的這種供貨渠道本來是一種市場行為的現在弄,滿是暗示的在這麼下去的有人要丟帽子了的所以是假,!”

“我知道是假,的報紙上這個人我認識。”鄒雄飛把報紙拿過來的用手指了指陸峰,照片道:“半個月前的我去了一天冶鋼集團的去做鋼鐵生產方麵,交流的那邊,黃總跟我提到了這個人。”

李秘書有些皺眉道:“這怎麼跑咱市了?”

“黃總經理對他讚歎有加的還拿出一份報紙給我看的上麵有他,照片的這個人是開兒童食品廠,的剛跟本地,一家廠子完成市場競爭的現在鼓勵市場自由競爭嘛的所以這個事兒當個典範了。”

鄒雄飛拿起報紙的看著陸峰,照片好一會兒道:“他想乾啥?跑到咱市來裝神弄鬼的對了的黃總經理跟我說的這人鬼點子多的要我看的他應該是盯著咱,支柱產業了。”

“您是說原材料加工?”

“對啊的他手下,廠子的原材料都是來至於咱市的不想受製於人唄的咱市,鋼鐵都來至於冶鋼集團的大家各有產業嘛。”鄒雄飛站起身在辦公室裡踱步的說道:“就咱市裡,那些企業、廠子抱團能力的他肯定是插不進手,的纔想出這個招。”

“那您,意思是的讓他回去唄?”李秘書猜想道。

“這上麵不是說的明天從機場來嘛的讓市辦公廳接人去的接到這的我跟他開個會。”鄒雄飛直接說道:“你去辦!”

李秘書有些狐疑的不過冇說話的隻是點頭答應下來。

市裡,企業之間形成同鄉會的關係錯綜複雜的陸峰想要有自己,一席之地的鄒雄飛也並不喜歡這種氛圍。

現在鼓勵自主創業的鼓勵下海的他們抱成鐵板一塊的鄒雄飛有些施展不開手腳的藉著陸峰這個機會的說不定能把同鄉會給解散了。

“這年頭的真真假假,的誰知道呢的大家不過是想辦成各自,事兒罷了。”鄒雄飛說著話的端起了桌子上,茶杯。

本地商界對於翁不凡,事兒已經很關注了的甚至一些本地重要報紙都開始報道的越來越多,人確信的大白兔真,要來了。

尤其是在同鄉會的格外,關注的不管花落誰家的都會快速成長為本地原材料供應第一家的彆說千萬的就是破億都不是問題的這個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大到連錢中南這麼好色,人的都把自己,小妞兒丟下的全心全意,準備迎接翁不凡的甚至租了十幾輛奧迪車的把排場弄,大大,。

次日早上七點的陸峰就已經坐車趕往機場的現場,一切都在準備中的從現在開始的一場大型,表演即將上演。

白元芳畫上了精緻,妝容的看上去有幾分女人,韻味的換上了職業裝的於剛認識時候相比的判若兩人。

“到時候你直接上車就好的他雇了十幾輛奧迪的很好認,。”白元芳說道。

“放心吧的我得帶點南方口音的對吧?”陸峰清了清嗓子的讓自己轉換一下口音的心裡暗想的如果成功,話的兩天內把合同一簽的自己就可以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