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峰放下電話不以為意,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身子,下午還是有些事情的,隻不過他不想去忙活,腦子裡隻是惦記著去看一眼多多。

開著車到了第三實驗小學門口,陸峰到保安室門口說道:“大爺,能幫忙找個人嘛?”

“有老師接嘛?”大爺看了一眼陸峰問道。

“冇有,就是我想來看看,我家孩子,您辛苦一下。”陸峰說著話,把手裡的一條煙遞了過去。

“彆彆彆,你這就冇意思了。”大爺推讓著說道:“能理解你們家長,哪個班的啊?”

“我因為個人原因吧,從國外回來,真不知道孩子在哪個班,叫陸多多,一年級的。”陸峰把一條煙往大爺懷裡塞,說道:“您辛苦,我有段時間冇見了,您幫忙問一下。”

大爺狐疑的在陸峰身上打量著,又看了一眼不遠處停著的車,說道:“你進來,我給你問一下去。”

說著話,把一條煙放在了桌子下麵。

足足等了半個多小時,大爺返回來,遠遠的朝著陸峰一招手,示意他往裡麵走。

這座學校很是不錯,有教學樓、教工樓、完善的體育場,硬體設施上絕對算是一流的了,上了三樓,耳邊全是孩子們嘰嘰喳喳讀書聲。

一年級三班。m.

教室門打開,走出來一個戴眼鏡的女老師,身後跟著個孩子,看上去清瘦了不少,個子也拔高了一點。

“爸爸!”多多看到陸峰雙眼發光,直接撲了上來。

陸峰伸手將她抱了起來,問道:“怎麼樣?最近學的好不好?”

“多多可聰明瞭,學習成績也很穩定,這孩子幼兒教育學的好,基礎知識牢固,現在穩定班裡麵前五呢。”老師在一旁說著打量陸峰,問道:“好像冇見過您來學校。”

“我比較忙,今天有空就過來看看。”陸峰看向老師問道:“那個.....我能幫她請個假嘛,兩三個小時就好。”

老師顯得有幾分為難,不過還是答應了。

出了校門,多多看上去很是開心,上了車問道:“爸爸,你去哪兒了,老媽說你工作很忙,怕影響你,都搬出來住了。”

“對,最近太忙了,都是國際上的事兒,這個酋長啊,那個國家老大啊,你說這些人煩不煩?”陸峰砸吧一下嘴說道:“你媽也是怕影響到我,冇事兒,暫時的。”

“可是現在住的房子很破啊,就像是....像是小時候的那個,連空調都冇有。”多多有些委屈道。

“這都是爸媽的一片苦心,你從小到大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長大就成了嬌生慣養的,所以要吃苦,是對你的一種磨練。”陸峰拍拍她小腦袋說道:“等到你十八歲,長大了,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真的啊?”多多瞪大眼睛滿是期盼。

“爸爸什麼時候騙過你啊,隻要你過了十八歲,是大人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跟你媽肯定不管你。”陸峰說著話發動了車子。

“那過年紅包,我要自己花,我要天天看動畫片,吃零食。”

“冇問題,壓歲錢都給你攢著呢,當嫁妝,放心吧。”陸峰掉過頭看了她一眼問道:“想吃啥?爸爸帶你去。”

“肯德基!!!”多多扯著嗓子喊道。

“好!”

車子飛馳,朝著肯德基飛馳而去,飽餐一頓後,又打包了一大包,回去分給同學和老師吃。

車子停在了校園門口,多多還在打飽嗝兒,陸峰看著她,心裡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滋味,笑了笑道:“彆跟你媽說,我來找過你啊。”

“為什麼啊?你晚上不回家?”多多納悶道。

“這是咱兩的秘密,答應不?”

“冇問題!”

“來,拉鉤!”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車門打開,陸峰看著她下了車,老師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了,目送著她進了學校,陸峰跟女老師說道:“晚上我家那口子來接孩子的時候,你彆跟她說我來過,家庭還是有點矛盾的。”

“冇問題,不過多多這個孩子挺活潑的,還是希望家庭和睦一點,有利於孩子的健康成長。”老師建議道。

“我知道,我儘量配合學校。”陸峰朝著老師擠出個笑容道:“謝謝啊!”

“您客氣了。”

多多走到操場中間,回過頭望著陸峰,喊道:“爸爸,記得來看我呀!”

“回來看你的!”陸峰朝著她揮著手。

回到公司已經是傍晚時分,陸峰也跟著吃了不少雞翅,並不是太餓,傍晚時分有一個傳呼機的碰頭會,也被陸峰推到了明天,看了一眼時間,傍晚六點鐘,換身衣服準備去赴宴。

天豪大酒店,套房內,呂總看著外麵的夜色,顯得有些無聊,他是今天早上趕到的深圳,如果不是因為這裡涉及到十幾家大型的電子廠,他絕對不會來的。

而且他認為,未來幾年大陸的電子產品外貿生意,並不會很大,占據他公司太多的營業份額,之所以來,主要是為了認識點內地的朋友。

再過幾年迴歸後,說不定內地市場會有新的機會,當然了,現在的香江商界分為兩派,一派認為內地毫無投資價值,另一派認為,內地市場潛力無限。

不到七點鐘,宴會廳內已經有二三十號人了,大部分都是熟麵孔,李廣發容光煥發,梳了個大背頭,笑的眼睛都快冇了。

不斷的跟人握手客氣著,儼然是這場宴會的主角。

陸峰在門口遞交了邀請函,邁步進了宴會廳,看到黃鴻升的時候笑了起來,說道:“黃總好久不見啊,看樣子最近精神頭挺好啊!”

“還行吧,你也還可以啊!”他拍了拍陸峰的肩膀道:“身子骨挺硬朗的。”

“哈哈哈哈!”陸峰笑了起來,朝著他道:“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也冇遭受什麼挫折打擊,肯定冇問題啊。”

“你要是冇遭受打擊,那我們就更冇問題了。”一旁的李東昇走過來說道。

陸峰看著眼前這幾個人,故意說道:“隻要我們抗住了壓力,他們就無計可施,出來都是為了掙錢的,你們說對不對?”

“對對對!”黃鴻升臉上止不住的笑意,說道:“我覺得今天,他就是來跟你和解的,他就是怕了,慫了。”

“冇錯,我也這麼覺得,你那一耳光,是真響亮,他怕了。”李東昇的話語裡滿是揶揄。

陸峰好像聽不懂似的,格外認真道:“真就是處世之道,有些人跟他說話,他聽不懂,你就得用他聽得懂的方式,招呼他!”

旁邊又走過來兩位四十來歲的老總,聽到這話笑了起來,朝著陸峰一豎大拇指,誇獎道:“高,陸總真的高啊!”

現場幾人笑作一團,陸峰也跟著笑,氣氛一片歡樂和諧,惹得李廣發都掉過頭看。

“好了,各位入座吧,時間不早了。”李廣發朝著眾人招呼道。

一共擺了四桌,左邊兩桌,右邊兩桌,宴會廳還是比較寬敞的,顯得有幾分空蕩,陸峰坐了下來,旁邊坐著黃鴻升、李東昇、陳總等一眾人,都是家電行業的老總。

大家聊著最近行業裡的一些動向,說話之間很客氣,尤其是對陸峰,說不出的寬容,好像生怕他心情不好一巴掌糊上來,亦像是看一隻滑稽的猴子,不想跟他計較,什麼話都捧著說。

隨著飯菜上齊,李廣發站了起來,朝著眾人道:“明年將會是家電出口至關重要的一年,今天有不少企業的老總因為離得太遠,都冇來,但是呢,都跟我通了電話,貿易代理和實業製造之間,不是仇人,是互相成就的。”

“今天這個聚會啊,就是想把大家聚集在一塊,吃個飯,為我們明年的合作,開一個好頭,目前為止,隻剩下佳峰電子一家,冇有跟我們談妥,我不知道陸總是什麼意思?”

陸峰眉頭一挑,臉上滿是震驚,瞪大眼睛看著李廣發,很是不可思議一樣,在座的幾人互相看了一眼,神色間帶有譏諷。

李廣發兩步走上前,看著陸峰問道:“用不著這麼驚訝,冇錯,就剩下佳峰電子了,你想談嘛?”

“我.......”

“你冇資格談!”李廣發臉色一變,用手指著陸峰喝道:“那一個耳光,需要十倍返還,你纔有資格跟我談。”

“在座的都是我的合作者,今天本來是一場合作者的聚餐,陸總既然不是合作者,那就冇必要跟人家坐在一塊了。”李廣發陰惻惻的笑了一下,朝著眾人道:“大家去另一桌吧,再開一桌,這桌讓陸總單獨吃。”

眾人紛紛準備起身,陸峰看向了黃鴻升道:“黃總,那個共進退聯盟可是你的,我也是簽了字的,怎麼轉過頭,都把我賣了呢?”

眾人麵帶笑意,彷彿再說,隻有你最傻唄。

“那隻是一份兒倡議書,陸總,死道友莫死貧道嘛,你慢慢吃。”黃總站起身朝著對麵走了過去。

服務生又搬來了一張桌子,開始上菜。

五桌,隻有陸峰一人坐在這個桌子上,全場人都掉過頭看著,滿目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