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翻譯小姑娘麵露為難之色,電梯門打開,陸峰笑而不語的走了出去。

“用不著他掏錢,我自己掏錢。”金婷婷以為是錢的問題。

“不是的!”翻譯在她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

“好吧,我看出來了,這就不是個正經地方。”金婷婷歎了口氣,自顧自的回屋去了。

國內,電視機的市場再度火熱起來,一時間針鋒相對,火耀味十足,年度電子大會再次召開,隻不過這一次去的人是朱立東。

威普達電視機單日破萬,第二天銷量就滑落到了七千台,隨著友商的活動宣傳,朱立東預計最終的單日銷量會穩在五千台左右。

這一次的電子大會,陸峰冇有露麵,對於很多電視機廠商的老總來說,真是一件幸事兒,朱立東雖然有陸峰那味兒,可是他嘴再臭,能臭到哪兒去?

而且這一次電子大會多了很多新人,例如波導,大批的新人出現,同時亦有大批的老人離去,大浪淘沙,能夠笑傲江湖的不過是來來回回那些人罷了。

大會上,朱立東跟友商進行了‘親切友好’的互動,同時也對外透露出佳峰電子集團化後下一步的動向。

併購國外研發公司這件事兒,對於目前的國內企業而言,是不敢想象的,訊息一出全場嘩然,佳峰電子這一步走的儼然是蛇吞象的劇情。

可是又一想,陸峰這種瘋子,什麼事兒乾不出來?

傍晚時分,酒店內,波導四個創始人聚集在一個房間裡,氣氛頗為凝重,之前說不在乎佳峰電子去做傳呼機,是因為他們知道,陸峰手裡冇技術,等他弄出來黃花菜都涼了。

現在,狼真的來了!

蒲傑倚靠在桌角處抽著煙,開口道:“國外的研發公司,那都是天價,他哪兒來的錢?”

“我打探一下,朱立東的秘書說,陸峰去了扶桑!”隋波長歎一口氣,有些想不通道:“他到底有多少錢?去年威普達電視機一直虧損,小家電產業更是一路被揍,全靠一個金豹VCD撐著,陸峰家裡有聚寶盆嘛?”

“前段時間你不是還誇他,這個人搞錢有一手嘛,這不就給你露一手嘛!”

不要說他們,外界對於佳峰電子的資金一直都很好奇,這家公司似乎一直在缺錢,可又在發展的關鍵時候出手闊綽。

陸峰到處哭窮,前兩年參加一些會議或者論壇,站在台上都是大吐苦水,他就像是一個人把自己兩個兜兒都翻出來,告訴大家自己馬上要窮死了。

可是下一秒,他就拿出一遝鈔票砸你!

外界猜測佳峰電子的股權早已被稀釋的七七八八,陸峰也占股冇多少,具體什麼情況,冇人知道。

“現在不是討論他錢從哪兒來,而是佳峰的傳呼機什麼時候能出來。”徐立華神色嚴肅道;“生產線、銷售渠道、品牌號召力,這三點上他比我們強太多了,隻要他們騰出一條生產線,打摩托羅拉的時候,順手就把咱收拾了。”

在場的眾人聽到這話,臉上的神情都陰沉下來,佳峰電子現在是大廠,兩個工廠全力生產,能夠滿足電視機、VCD、空調、收音機等一係列的產品,而且銷售渠道眾多,波導跟它比起來,就是個小麻雀。

這樣的一家企業來襲,說不害怕是假的!

“抓緊時間,儘快提高產能,鋪設銷售渠道!”徐立華給出了答案。

陸峰半癱在房間裡,外麵已經是華燈初上,他歎了口氣,這裡的經濟雖然崩塌了,但是基礎建設還在,整座城市裡一片繁華,馬路上乾淨整潔,路燈光亮無比,來來往往的車子,人們穿著光鮮亮麗,手裡拿著手機,商務區的人們西裝革履,手裡提著筆記本電腦,端著一杯咖啡。

國內的那些人走出來,看到如此的世界,怎麼能不迷糊呢?

陸峰上一世看過一張對比圖,上麵寫著九十年代各國的發電量,以及夜晚俯瞰地球拍攝的照片,發達國家亮如白晝,而國內除了幾個地區外,都是一片昏暗。

“1994年,不知道多少孩子此刻還趴在蠟燭旁寫作業,二十多年後,這些孩子長大,卻早已忘記了火柴和蠟燭!”陸峰頗為感歎的看著外麵,自語道:“二十年,敢叫日月換新天!”

屋子裡的電話響了起來,陸峰心頭一跳,給他打電話的,除了倉井結衣外,好像不可能有彆人了。

“哈嘍?”陸峰接起電話問道。

“陸峰君。”

後麵的陸峰完全聽不懂了。

“求豆麻袋!求豆麻袋!”陸峰急忙打開門,朝著對門敲了一下,問道:“翻譯在嘛?”

房門打開,翻譯小姑娘已經換上了睡衣,看著陸峰納悶道:“陸總,您有什麼事兒?”

“有個電話,快來!”陸峰說完掉過頭就往自己屋子走。

翻譯小姑娘接起電話問道:“您好,有什麼事情嘛?”

“我想問一下,陸峰君現在方便見麵嘛?”倉井結衣問道。

陸峰點頭道:“可以見麵,隨時都可以,她要是不方便,可以派人去接她。”

“好,我自己開車過去,一會兒見!”

“把那幫人叫過來。”陸峰臉上露出一抹喜色,說道:“這事兒有轉機,能今晚敲定就今晚敲定。”

幾分鐘後,金婷婷穿著拖鞋走了進來,臉上帶著幾分疲倦道:“怎麼了?有新動靜?”

“剛纔給我打電話,她果然扛不住了。”陸峰坐在沙發上滿臉笑意道:“我就知道!”

“你知道?”金婷婷坐下來納悶道:“你不就是請人家吃了個飯,去了趟酒吧嘛,就確定人家會答應你?”

“這個啊,跟心理學有關係,為啥請他吃飯要吃那麼好,那麼高階的,為的就是讓她感受一下有錢的快樂,以她的收入,平日裡根本接觸不到這些的,你如果說給她多少錢,她生活周圍都是跟她一樣收入的人,生活趨於穩定,冇有多餘的消費潛力!”

“所以,要給她進行一次消費升級,她體驗過後,再回過頭看自己的生活,肯定是怎麼看都不滿意,這種心理可以變成一種營銷手段,比如九塊九體驗,用低成本使窮人感受富人的生活質量,當然了,也可以成為輕奢什麼的。”

“去酒吧我本來是想灌點酒,冇想到那個紀子找事兒,這不是撞我懷裡了,我就是要讓她見識一下,富人有多囂張,有錢有多爽。”陸峰朝著金婷婷笑眯眯道:“見識了這些,她晚上回去肯定睡不著。”

金婷婷愣在了那,琢磨著陸峰的話,心裡震驚不已,冇想到這麼點事情裡麵有這麼多算計,她看向陸峰問道:“你是不是也算計我?”

“啊?”陸峰反應過來,急忙道:“冇有冇有,咱兄妹倆說算計這倆字,見外了,你把我當什麼人,柳城來了啊?坐吧!”

陸峰招呼了一下柳城,把話題岔開了。

“都準備一下,人馬上就到,合同給我準備好,不管她有什麼問題,今天晚上都要給她解決掉,把這顆定心丸給她吃下去,知道嘛?”陸峰朝著眾人道。

眾人點頭,陸峰看了一眼時間,換了鞋朝樓下走去。

倉井結衣開著車往這邊趕,她大學畢業後進入公司,從實習生到正式工,十幾年的時間,一步步走上了今天的位置。

可以說是兢兢業業,可是在今天她真的有點不想這樣下去。

隻要乾了這一票,自己下半輩子就能瀟灑的活下去,再也不用看誰的臉色,她的車速並不快,內心深處在掙紮著。

倉井結衣忽然想到了白天在居酒屋裡,柳城說的話,一年前他還什麼也不是,現在已經走上了人生巔峰,人生的機遇就那麼幾次,錯過就將是終身!

“滴!滴滴!!”

車外響起了刺耳的喇叭聲音,一輛林肯SUV從旁邊跟她並駕齊驅,降下車窗,車主辱罵道:“你會開車嘛?小心老子撞死你,你時速多少啊,慢的跟蝸牛似的。”

“不好意思,抱歉!”倉井結衣連連道歉。

車子飛馳而去,倉井結衣收起了臉上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陰狠,雙手握著方向盤,一腳油門車子飛馳而出,可惜她的卡羅拉排量太小,速度並不快!

剛纔那一刻她已經下定決心了,從此以後,她不允許彆人多她大呼小叫!!

酒店門口,倉井結衣剛進大堂,陸峰就迎接了上去,麵帶笑容的握著手道:“又見麵了,我覺得這一次你會給我帶來好訊息的,對吧?”

“我們找個地方談吧,這裡人多眼雜!”倉井結衣頗顯謹慎道。

倆人客氣著上了電梯,到了二十層的一處私人會客廳內,服務生進來倒了咖啡,端上來一些小點心。

倉井結衣看著陸峰,深吸了一口氣道:“我想知道,一千萬美金,足夠我瀟灑的過完下半輩子嘛?”-